为啥下体流清水一样的分泌物/好爽,好深,好多水

2022年8月5日12:03:19为啥下体流清水一样的分泌物/好爽,好深,好多水已关闭评论

        

“好厉害的剑!”

为啥下体流清水一样的分泌物/好爽,好深,好多水

        

躲在暗处,隐藏了身形和气息的修士见状叹道。

        

“果然,意外搅局的人出现了,还是如此了的大修士!”

        

斩了那法相之后,王哲抬手分开了那浓郁的阴气,来到了对开的鬼门前。

        

两扇青铜大门,上面雕刻着繁杂的文字。

        

“这文字,怎么看着和那碑文有些相像呢?”看着青铜门上的一些文字,王哲想到了自己曾经学到的碑文,还有那半块石碑。

        

“那可不是你想关就能关的上的。”躲在暗处的修士道。

        

他是用了罗刹的遗骨,再加上特殊的法器,在特定地点专门的术法方才能够找到这扇鬼门,将其打开。

        

此门,乃是横跨阴阳两界之物,若要将其关闭,需要特殊的方法和高深的修为。

        

王哲已经来到了鬼门前,备受闪耀着三色神光。

        

汹涌的阴气冲出来,冲击在他的身上,好似决堤的江水。撞在他的身上然后分开。

        

阴气之中有数不清的阴兵,却近不得他周身一丈之内。

        

王哲看着没有把手的两扇门,门朝外开,里面是无尽的黑暗,看着让人眼晕、心悸。

        

打开的门的好似一张张开的大口,似乎随时会吞人。

        

越是靠近这扇门,王哲的神魂都隐隐有些跳动。

        

他抬手按在了一扇门上。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阴司的鬼门岂是阳间的人能够触碰的。”暗中那人见状道。

        

“阳间之人一旦触碰鬼门,神魂不稳,顷刻间便会被吸入鬼门之中,变为活尸,然后被阴气吞噬。”

        

嘎吱,酸涩的声音响起。

        

那打开的鬼门居然动了,慢慢的合上。

        

“怎,怎么可能?!”躲在暗处的那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鬼门怎么可能被他关上,纵使人仙不得其法也无法凭借自身的法力强行关闭,这人身上莫非带着什么特殊的法宝?”

        

“这扇门可真够沉重的。”王哲有些艰难的推动着手中的青铜门。

        

慢慢的,一扇门关上。随后他又去关闭另一扇门。

        

“不行,不能让他将门关上,影响王上的大计!”

        

他一手托着那尊罗刹像,悄无声息的逆着从那阴司之中冲出来的阴兵向前,浑身被阴气所包裹,根本看不到身形。

        

眼看着离着王哲越来越近,不过十丈的距离。

        

突然他看到了一道光,十分的闪亮。

        

那道光一下子将浓郁无比的阴气展开,所过之处将那些阴兵尽数斩灭,然后瞬间来到了身前。

        

不好!

        

他手中的罗刹铜像亮了一下,然后一下子灭掉。

        

咔嚓一声,他身上护身的软甲碎裂,胸口一道血痕,骨头断了,脏腑也断了。

        

噗,鲜血飞溅。

        

四周的阴气之中的阴兵见到了阳间的鲜血立即蜂拥而上。

        

“不,不!”那人露出痛苦惊慌的神色。

        

走,他想要跑,却被四周的阴兵围住,手中的罗刹铜像被王哲那一剑斩灭,上面居然留下来一道细小的剑痕。

        

只是他被阴兵困住,深受重伤,走不了了。

        

“放出阴兵,祸乱人间,就让你亲身感受一下这些阴兵的可怕。”

        

王哲理也不理,缓缓的将另外一闪青铜大门关上。

        

两扇门合拢的那一瞬间,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王哲心头一跳,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急忙施展神足通到了远处。

        

却间那青铜门附近虚空扭曲、塌陷,那两扇门一下子凭空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深不见的裂缝,还有四周弥漫的阴气。

        

“呼,总算是关上了,还真有点吃力!”

        

在看那刚才躲在暗处准备偷袭他的修士,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浑身的生机和血气尽数被阴兵夺走。

        

一阵风吹过,一声脆响,尸体直接破碎,变成了数不清的碎片,然后化为灰烬。

        

“阴兵中断了,有人切断了阴间和阳间的通道?”远处山中,有人发现了异常之处。

        

“会是谁呢?”

        

从那裂缝之中出来的王哲看着那漫山遍野的阴兵。

        

随着几位鬼将陆续的被杀死,这些阴兵开始开始溃散。

        

朝廷的人只求挡住这些阴兵,不让他们去后山,而不会追击那些溃散的阴兵,也不会管他们去什么地方。

        

至于岱岳附近东平郡百姓的死活,也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

        

山坡上已经留下了超过上百具百骑司和军营将士的尸体,这些人都是被阴兵所杀,浑身的精血生气都被吸干了。

        

面目狰狞,死前都是惊恐的。

        

修士也好,百姓也罢,对死亡的恐惧都是相同,修士甚至可能比百姓更加的畏惧死亡。

        

王哲环视四周,

        

死了这么多的修士,还会死更多的人!

        

嗷,突然一声龙吟,寻声望去,隐约可见一条龙影在半空飞舞。

        

下一刻,那龙影一下子碎掉。

        

接着轰隆一声巨响,雷光闪耀。

        

王哲身形一动,没有去后山,反而拦住了一些四散的阴兵。

        

抬手一剑,剑光一道,天地两分。

        

眼前的一众阴兵尽数被这一剑斩灭,

        

后山之中,

        

一个看不清模样的道人,手中拿着一件宝物,发出一道光,照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立时倒在地上。

        

接连几个修士倒在地上,其中不乏一位二品修士。

        

“师叔,那是什么宝物,如此厉害!”

        

“是阴阳镜,阴照死,阳照生,传闻人仙能照死,乃是天下最厉害的法宝之一!”

        

“什么?!”那道人听后直接愣住了,看着阴阳镜眼中除了忌惮之外还有一丝丝的贪婪。

        

“这等法宝若是在我的手中......”

        

“不要靠前,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手段!”

        

“该死,居然是那种宝物!”

        

身穿暗黑色长袍的男子看着那修士手中的宝镜,很是忌惮。

        

毕竟,那可是号称能把人仙都照死的宝物,说不怕那是假的。

        

这么多年的苦修、钻营,好不容易到了现在这个地位。

        

一身修为,大权在手,谁不想多活两年,再往上走走。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一个老和尚面容慈祥,手持佛骨舍利。

        

“普兴禅师小心!”

        

“和尚找死!”只见那修士手中宝镜一照,和尚身上的佛光瞬间黯淡,和尚双眼之中神光瞬间黯淡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手中舍利子掉落在地上。

        

佛门宝物也没能护他周全。

        

“好厉害的宝物!”一众人大吃一惊。

        

哈哈哈,墓穴之中突然传来大笑之声。

        

“不好!”

        

嗡,一团烈焰从地下的墓穴之中喷涌出来。

        

墓穴之中变成了火焰的世界,里面的百骑司内卫在顷刻之间就变成了灰烬,唯独那四根柱子拱卫下的铁棺完好无损。

        

还有一人身穿这暗金色的甲胄站在烈焰之中。

        

“八方神将,蒋凤朝!”

        

火焰之中走出一道人影。

        

“是你,居然敢从不咸山中出来,不怕死在这里吗?”

        

“谁死还不一定呢?”

        

山前,阴兵已经四散,王哲接连斩杀了两波阴兵。

        

呼,阴兵总算是散了。

        

山上幸存的修士和将士们稍稍松了口气。

        

突然一人来到了他们身前。

        

“什么人?”

        

“还愣着干什么,去杀那些阴兵,乘胜追击。”

        

“你是谁?”一个百骑司的校尉开口问道。

        

王哲抬手一挥,那校尉直接飞了出去,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