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大腿疯狂撞击/快点吧啊下面都日出水了

2022年8月5日09:08:10扛着大腿疯狂撞击/快点吧啊下面都日出水了已关闭评论

        

他身上不着寸缕,而且床上也乱做一团。

扛着大腿疯狂撞击/快点吧啊下面都日出水了

        

傅衍夜突然脸色发青,瞬间跑到洗手间去查看,他肩膀上有吻痕,还有……

        

他侧脸,靠近镜子,仔细查看。

        

什么东西?

        

熏染了在他侧脸。

        

口红?

        

苏白宿醉后完全起不来,张明媚塞给他一个手机,他拿着就嚷嚷:“谁打扰老子睡觉?”

        

“你特么昨晚给我喝了多少?”

        

“嗯?衍夜?”

        

苏白多少清醒了点,但是还是懵的。

        

电话里的人好像很不高兴? 

        

“我昨晚怎么走的?”

        

“啊?”

        

“你特么,想死是不是?”

        

傅衍夜听着他的声音就知道他还醉的厉害,气的握着手机抵着洗手台不知道对谁生气。

        

他满脑子都是卓简,可是卓简怎么会……

        

他努力冷静下来,然后突然想到严正,严正没喝酒,他立即拨过去严正的号码。

        

“喂?”

        

严正刚跟钟麦吃过早餐,清醒又客观。

        

“昨晚我被谁接走的?”

        

“嗯?”

        

“严正。”

        

他很是严肃的嗓音。

        

“不是阿简吗?昨晚我们走的时候阿简最后陪着你。”

        

严正听出他的在意,却还是觉得疑惑。

        

“阿简?你确定?”

        

傅衍夜紧皱着眉头,他快疯了好么?

        

“我们走的时候是这样,她应该不会扔下你不管吧?”

        

“……”

        

“应该不会吧?”

        

严正突然有点心虚。

        

“这不一定。”

        

傅衍夜更心烦了。

        

那女人怎么可能不扔下他,把他塞给别的女人她都能干得出来,所以昨晚……

        

昨晚他去接卓简下班,就让王瑞先离开了,他现在想打给王瑞,然后又无奈的叹了声。

        

找消毒液,疯狂消毒。

        

洗澡,往死里洗,然后还有点想吐。

        

眼前一片漆黑,他围着浴巾站在床边,觉得自己算是完了。

        

彻底完了。

        

这不用说卓简不要他,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脏。

        

尤其是他掀开被子,看到一条珍珠手链的时候,他……

        

有点眼熟?

        

但是一时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

        

他坐在床边的沙发里,从白天到黑夜。

        

满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脸上的表情,跟他整个人的状态,完全可以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死气沉沉。

        

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再去拿手机。

        

他太脏了。

        

他的洁癖症突然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但是看到是橙橙的电话,他还是接起来,开了免提,他倾身到桌前,并未再碰手机。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想你了,妹妹要跟你说话。”

        

橙橙说完,立即把手机放到橙甜嘴边。

        

“爸爸,爸爸,爸爸抱。”

        

橙甜纯真的嗓音从听筒里发出来,又甜又软。

        

“好了,爸爸听到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跟妈咪一起回来吗?”

        

橙橙又在那头问他。

        

“爸爸抱,爸爸抱……”

        

橙甜继续抢话中。

        

可是许久,他们都没听到回应,以至于后来以为手机坏掉了关掉去找大人帮忙看。

        

“爸爸不配抱你。”

        

傅衍夜望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低喃了句。

        

他突然想哭。

        

脆弱的,不堪一击。

        

卓简晚上下班很晚,大家要一起去吃饭,有她在,大家嚷嚷着去星光吃打折餐,她没拒绝,只是遇到苏白,苏白搂着她的肩膀让其他人先去,他则跟她在走廊里,“昨晚是不是你带衍夜离开?”

        

“是啊。”

        

“那……”

        

苏白突然想到什么,然后又眼巴巴地看着他小简妹妹,笑的有点诡异。

        

卓简单纯的看着他,“怎么啦?”

        

“他好像不知道这件事。”

        

说完苏白就忍不住笑出来了一下,肚子都一抽一抽的。

        

卓简:“……”

        

“今天早上连续给我跟严正还有赵麟打了电话,都是问昨晚他怎么回家。”

        

苏白继续说。

        

卓简长睫呼扇着,特别漂亮,整个人也静静地,眼睛里特别清亮温柔,但是她脑子里却是模糊的。

        

他不知道他昨晚怎么回的家?

        

怎么可能?

        

他一定是有些醉的,但是不至于那么醉吧?

        

一口一个老婆,一口一个宝贝,还说他也很爱她不是?

        

卓简突然心里直打鼓,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