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

2022年8月5日07:30:13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已关闭评论

    

看着季晨的离去,船上的所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

        

死里逃生!

        

所有人都感觉在鬼门关上走过了一朝。

        

尤其是四大堂主,无不感慨,活着的感觉真好。

        

不过他们并没有及时离开,所有人都清楚,悬空寺即将发生大震动,都不想错过这种盛况。

        

季晨横渡虚空,落在了悬空岛上,自然引起了悬空岛上的僧人的注意。

        

“何人敢来悬空岛闹事!”其中一个僧人开口呵斥道,抬手就是一枚钢蛋朝着季晨甩来

        

下一瞬,一道紫色剑光从季晨身上激射而出,仿佛一道神虹,划过虚空,直接洞穿了那名僧人的胸膛。

        

悬空寺,恢宏的大殿中,一群僧人盘膝而坐。

        

为首是一个身穿袈裟的僧人,一脸威严。

        

此人就是悬空寺的主持,法号空明。

        

“执法有消息么?”空明开口问道。

        

“暂无消息!”另一僧人回答说道。

        

“师兄放心,执法亲自前去,再加上圣女陪同,拿下季晨手到情来。”另有僧人开口说道。

        

这时,一个矮胖僧人开口道:“我到时担心,一旦执法拿下季晨,我悬空寺怕是会成为众矢之的。”

        

空明道:“执法这次去的很快,而且很隐秘,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据说有赶尸派的人出现在的烟雨镇,正好可以把这一切都推到赶尸派身上,转移众人的注意力。我们只需要取季晨身上的魔骨舍利即刻。”

        

“魔骨舍利事关十三绝神僧的传承,绝不容出事。”

        

“住持说的对,烟雨镇整个镇子都被赶尸派屠杀了,季晨去过烟雨镇,,我们可以运作一番,就说烟雨镇的人是季晨杀的,反正他的杀性也很大,只要稍微制造一下舆论,所有人都会深信不疑,即便到时候事有江湖人士发现季晨是被我们杀死的,我们也是除魔卫道。”

        

“此计甚妙,善哉善哉!”

        

“轰!”

        

山脚下传来巨大的响声,其中还伴随着惨叫声,大殿之中的众人都听到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空明开口问道。

        

就在这时,一个僧人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大殿。

        

“不好了,有人攻打悬空寺,已经杀上来了。”

        

“什么?”空明当即就怒了,“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攻打我悬空寺,活的不耐烦了。”

        

“对方是哪个势力的,来了多少人?”

        

“只,只有一个人,也是个僧人,他会御剑,正在大开杀戒,大肆残杀我们的人。”

        

空明刷的一下就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一个人,也敢来攻打悬空寺,真当我悬空寺没人么。

        

大殿里面的所有人都很愤怒,他们本以为是哪个势力打过来了,没想到竟然一个人。

        

一个人就敢来攻打悬空寺,是有所依仗,还是来者不善。

        

山脚下,季晨驱剑,一路射杀,所有遇到的僧人都没有逃得过他的飞剑。

        

他来悬空寺就来杀人的,毫不留情,片甲不留。

        

这就是来袭杀他的代价,他要用行动告诉整个江湖,想要杀我,就要随时做被灭门的准备。

        

一拳轰爆悬空寺的山门之后,季晨养着阶梯往上袭杀。

        

紫霞剑化作一道紫色剑光,在天空中穿梭,沿途遇到的所有僧人,全部被的紫霞剑洞穿身体。

        

“咻!”

        

紫霞剑化作一道神虹,洞穿了一名僧人的胸膛,那名僧人死不瞑目缓缓倒下。

        

有执事僧人事见到季晨如此屠杀悬空寺僧人,当即就双目圆瞪,睚眦欲裂,直接开口呵斥。

        

执事僧人身后跟着一群手持铁棍的僧人,每一个脸色都非常愤怒,散发着杀气,眼神非常可怕。

        

“你究竟是谁,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悬空寺,你竟敢胆大包天的来悬空寺闹事,不想活了么?”

        

他话还未说完,紫色神虹就激射而至,瞬间洞穿了他的脑袋。

        

“轰!”

        

他的脑袋直接炸裂,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缓缓倒在。

        

“罗汉阵!”

        

他身后的僧人,集体怒吼一声,组成阵法,朝着季晨围杀过来。

        

季晨意念一动,紫霞剑穿梭过去,如同神虹,激射而至,瞬间就洞穿了一名僧人的脑袋。

        

紧接着,紫霞剑如同射线一般,穿梭者在这群僧人之间,无情的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紫霞剑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有僧人能够挡得住。任何防御和阵法在紫霞剑面前都是一个笑话。

        

仅仅是片刻时间,这群僧人就被全部杀死,全部都是脑袋炸裂,鲜血喷洒。

        

满地狼藉,鲜血横流,染红了阶梯,血液顺着阶梯往下汩汩流淌。

        

到处都是尸体,没有一巨是完整的。

        

剩下的僧人被吓的颤栗,这和尚究竟是人还是魔,怎么如此凶残,仅仅是片刻时间,就袭杀了他们几十个同门,其中不乏超一流和绝顶高手,没有一个能挡得住他的一剑。

        

太恐怖了。

        

季晨拾阶而上,一路射杀,紫霞剑在他的操控下,如臂使指,仿佛一道紫色射线。

        

他忽然想起前世看过的一部动漫,勇度在用哨箭杀人的时候,和自己现在的场景简直如出一辙。

        

这些僧人,修为最低都是一流。

        

放在漠北那种边远地区,一流高手都能开山立派了。而在悬空寺只能成为杂役,打扫卫生,可见悬空寺有多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