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打开双腿调教含玉势&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2022年8月4日12:28:28王妃打开双腿调教含玉势&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已关闭评论

        

闫墨雨耳听刘锐说自己是他老婆,有点小不爽,偷偷抬手在他后腰上拧了一把。

王妃打开双腿调教含玉势&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刘锐也不以为意,只是瞪着那个秃头。

        

那秃头听他自承是闫墨雨的老公,微微讶异,却也毫不放在心上。

        

他指着那靓女已经捡在手里的破碎手镯,歪歪着嘴叫道:“凭什么?你说凭什么?”

        

“你老婆撞了我老婆,把她手镯撞地上摔坏了。”

        

“我不该拦住她让她赔吗?我做错了吗?”

        

“你要是讲道理的话,就赶紧赔我们钱。”

        

“要不然我跟你们没完,你们俩谁都别想走!”

        

闫墨雨忿忿地道:“他们瞎说,他们冤枉好人!”

        

“根本不是我撞的他老婆,而是他老婆撞的我。”

        

“我先进的门,然后他老婆才急匆匆撞过来。”

        

那靓女骂道:“放屁,咱俩一块进的门!”

        

“你急着进厕所,就往我那边挤……”

        

刘锐没等她说完就问闫墨雨道:“那你还没上厕所?”

        

闫墨雨嗯了一声,被这个突发意外一打岔,她都忘了去厕所。

        

刘锐柔声道:“那你先去上厕所吧,我跟他们说。”

        

闫墨雨道:“好,我尽快出来找你。”说罢走入女厕。

        

她这一走,对面三人六道目光全部投到了刘锐脸上。

        

那瘦高个拿三角眼瞥了刘锐两眼,指着外面说道:“出去说吧,别挡着人家上厕所!”

        

刘锐没有理他,凝目看向那靓女手里的破碎手镯。

        

那是只玉镯,摔成了两半,看玉质混沌,棉絮状杂质较多,成色较差。

        

刘锐伸左手过去,把手镯拿到自己手中,在掌心里把断开的两半拼在一起。

        

那靓女纳闷的问道:“你干什么?还想给我修好了呀?”

        

“我告诉你,摔坏了就是摔坏了,你就赔钱吧啊!”

        

“我这手镯也没多贵,你肯定赔得起,放心吧。”

        

刘锐没理她,看看那手镯的内径,再瞄瞄她的左手与手腕。

        

那靓女手腕倒是纤细,但她的手掌不小。

        

就算手镯戴上去后可以在她手腕处自由活动,但如果她手不特意收拢,手镯也无法脱出她的大手。

        

至少,两人相撞的动作,是无法导致这手镯脱落的。

        

再联系闫墨雨所说的,是那靓女先撞上的她,而且对方不止一次提到赔钱,难道这三位是专业碰瓷的?

        

刘锐笑道:“你这么说我就踏实了,那咱们就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说吧。”

        

对方三人正是这么想的,闻言自是答应下来。

        

于是四人走出洗手间,走到东边一处角落里。

        

附近没什么人,非常僻静,正适合谈判。

        

站定后,刘锐看着对方三人,心中暗暗冷笑。

        

这是打哪来的三个不开眼的小贼,打主意竟然打到自己头上来了,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今天要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他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我跟我老婆还要赶时间去省城,没空跟你们废话,说吧,你们想要多少?”

        

那靓女见他如此爽快,很是得意,兴冲冲的道:“我这手镯刚买没多久,还九成九新呢。”

        

“买来的时候是五千多,但我肯定不能跟你要五千块。”

        

>

        

最新章节!

        

>

        

“那样就是我欺负你了,我从来不干那种事。”

        

“这样吧,你赔给我三千块就完了,让你捡个便宜。”

        

“快给钱吧,没有现金也好说,手机转账也行。”

        

她这番话说完后,轮到她队友表演了。

        

就见那秃头把眼珠子一瞪,凶神恶煞一般的瞪着刘锐,伸手对他胸口指指点点,似乎随时都会动手一样。

        

“今天这事,你掏钱就算完了,要是不掏钱……”

        

“哼哼,那就先狠狠揍你一顿,再报警抓你们!”

        

“那你不仅要白挨一顿打,最后还得老老实实掏钱!”

        

二人一唱一和,一文一武,一个扮红脸,一个扮黑脸,配合得相当默契。

        

若碰上这事的不是刘锐,而是另外一个普通人,就算不被他俩吓得服软听话,也要在思考一番后答应他们的条件。

        

事实上,如果事主不肯赔钱的话,那秃头所说的结果会真的降临到事主头上来。

        

刘锐把二人的表演看在眼中,微微一笑,伸右手过去道:“行吧,那你们赶紧掏钱吧。”

        

那靓女和那秃头听了这话,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二人对视一眼,看向那瘦高个以求确认。

        

那瘦高个脸上浮现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向刘锐。

        

那秃头这才知道自己没听差,抬手指着自己,质道刘锐道:“你……你让我掏钱?让我掏钱干什么?特么的,应该是你掏钱才对!”

        

那靓女埋怨他道:“你是不是刚才话说得太狠,把他吓傻了呀?”

        

那秃头醒悟过来,点头道:“肯定是,哈哈,肯定是把他吓傻了,哈哈哈!”

        

他哈哈大笑起来,那靓女与那瘦高个对视一眼,也都跟着大笑起来。

        

刘锐也跟着笑,在这诡异的笑声中,闫墨雨快步找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