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清纯娇妻被骗的堕落小说

2022年8月3日14:09:11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清纯娇妻被骗的堕落小说已关闭评论

     

翌日清晨。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清纯娇妻被骗的堕落小说

        

小不点那小小的身影在晨光之下拉得很长很长。

        

“是小不点,小不点平安归来了!”

        

“快,快去接小家伙!”

        

石村众多村民涌出前去将小不点团团围住。

        

……

        

大柳树下,沈穆也看着这一幕。

        

一旁,柳神的法相再次显化而出。

        

“我曾好奇你为何关注这个孩子,直到我尝试窥探一角未来。”

        

沈穆有些意外的看着柳神,奥:“你能看到?”

        

柳神的声音响起,道:“只看到一片混沌雾霭,苍苍茫茫,化作禁忌。或许是他有所感应,让我看到了一角残缺的未来,黑暗的笼罩下,他站在一块焦黑的树桩旁。” 

        

“你似乎知道这个孩子的未来?”

        

沈穆没有否认,道:“太过于沉重,我想帮他,至少让他身旁有人陪伴。”

        

涌动的雾霭中,一双澈净的眸子浮现,在盯着沈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沈穆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

        

“若是这般,你要背负天大的因果,或许会应劫。”柳神的声音不知男女,带着莫名的道韵,沁人心脾。

        

“无所谓了……”沈穆摆了摆手。

        

对于诸天万界而言,他只是一个过客,便是天大的因果也无所谓了,毕竟不是什么恶因恶果。

        

小不点回来后,神色很是疲倦,一双大大眼睛中,不复之前的光彩,第一次动手杀人,对他的影响很大。

        

老族长给他煮了一罐兽奶,喝完之后便沉沉睡去了。

        

……

        

时间如水,缓缓流逝,经历了这一次狈村事件之后,石村又一次迎来了数月的安稳日子。

        

这段时间,沈穆没有外出,游历大荒。而是一直在柳树下修行,和柳神论道。

        

准确来讲,应该是柳神给他讲道,让他收获颇多。

        

柳神将自身的法传给了沈穆。

        

这是真正的无上经文,比十凶法更上一层的存在。

        

只要还有人诵唱祂的名,祂就会从中复苏涅槃,其涅槃的手段比寻常的仙王高了不知多少。

        

当然,柳神的法也并非将香火愿力纳入自身的神道,而是籍信仰秘力,和众生产生神异的联系,众生对于道的感悟,都会反哺给柳神。

        

要知道,柳神在涅槃前,曾经掌握了整片仙古的法。他的法中,包含了仙古时代所有的辉光。

        

【PS:柳神拥有全部十凶法,精通仙古时代所有的经文和宝术,是绝代仙王,半步巨头。】

        

柳树下的那颗龙蛋,如今也有了不少变化,上面的符文愈发神异,自动完善,向着无缺的方向演化。

        

柳神周身弥漫的道韵很神异,乃是大道道韵,沐浴在道韵中,有莫大的好处,符文会自动演化。

        

这一日,一只五彩雀儿从后山飞来,落在柳神的树枝之上,在梳理羽毛。

        

这只五彩雀儿很不凡,因为寻常生灵在看到柳神的瞬间,便会感到莫大的威严,忍不住去膜拜,这是仙古祖祭灵的无上道韵。

        

而这只五彩雀儿却能够安然自得的落在柳神的树枝之上。

        

“你不记得它吗?”

        

柳神的声音响起,祂的法相再次于沈穆的身旁显化。

        

沈穆摇头道:“未来我认识的人,我现在如何会记得?”

        

柳神闻言,解释道:“它曾经是你的坐骑,或许还记得你。”

        

沈穆一脸意外,他还有坐骑?

        

“五色雀,你认得我吗?”

        

沈穆尝试沟通这只五彩雀儿。

        

五色雀憨批的眼神中浮现出迷惘,当看到沈穆的时候,仿佛恢复了部分色彩。

        

“仙尊!”

        

沈穆神色略有惊喜,道:“你还记得我?”

        

五色雀眼底浮现出迷惘的神色,然后再次道:“仙尊!”

        

沈穆尝试和这只五色雀交涉,但是它似乎仅仅只会说大仙王三个字,其他的一概不知。

        

回到大柳树下,沈穆陷入的沉思。

        

“仙尊,是那个时代的我吗?”沈穆喃喃,回忆出梦中所显现出的景象。

        

那个梦,太模糊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柳神的声音响起,道:“当年的你,很伟岸,是诸王之尊,端坐天庭,后人还有曾作诗赞美你。”

        

“紫气浩荡十天地,端坐仙王不朽宫,身是天庭掌事尊,心是仙古引路人。”

        

“那时候的自己,已经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了吧?”沈穆有些向往。

        

就是不知道,他还要转生多少次,才能再回到这一界,降临那个时代。

        

……

        

这一日,村子里面的气氛有些凝重,原因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村子里面的小崽子们全都跑了出去,不知去向。

        

最近大荒之中并不安稳,总有恐怖的凶兽争斗,有时深夜便能看到天边有冲天火光亮起,仿佛欲烧破苍穹一般。

        

一群大人们脸上尽是焦急,若非老族长压着,他们早就深入大荒之中,找寻这些崽子的踪迹。

        

唳!

        

一声急促嘹亮的鹰啼从遥远处传来,顿时村子里面的大人皆尽面色大变。

        

他们如何不知道这声鹰啼的主人是谁,一头随时可能跨入化灵境界的青鳞鹰,在石村外不远处筑巢,在孵卵。

        

外出狩猎的族人都会刻意避开青鳞鹰的活动范围。

        

这声鹰啼之中包涵浓郁的杀意,能够让一只正在孵崽的大妖如此愤怒,定然是有人动了它的卵。

        

而距离这青鳞鹰巢穴最近的村子,只有石村一个,刚好村子里的崽子又跑了出去,不用想,祸事了。

        

族长石云峰当机立断,“飞龙,林虎,带上祖器,随我救娃子们回来!”

        

说着,石云峰身后一口洞天显现,一缕缕晶莹气息垂落,滋养着石云峰的身躯。

        

两个被老族长点名的青年,石林虎和石飞龙也不敢犹豫,取出早早准备好的祖器,便跟着老族长深入大荒之中。

        

不一会儿,石云峰及石林虎石飞龙便带着一群娃子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