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我接电话,说刺激&势不可挡柴鸡蛋肉车做晕哪章

2022年8月3日13:48:11他让我接电话,说刺激&势不可挡柴鸡蛋肉车做晕哪章已关闭评论

   

“啊这……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他让我接电话,说刺激&势不可挡柴鸡蛋肉车做晕哪章

        

“我还是觉得遇见不平之事应该拔刀相助,就比如那事情如果让男孩子撞见了,一定会出手,可惜啊,被女孩儿给撞见了。”

        

“楼上你是有什么毛病吗?施暴者不仅有女生也有男生啊,你不要在这儿挑起男女矛盾了。”

        

“就是,我都怀疑楼上的楼上不是我们华国的人,而是内奸了。”

        

“某些人的三观让我觉得你们应该回炉重造。”

        

……

        

“什么声音?”

        

王衫瑶看着四周,一脸慌乱,为什么这人会知道?

        

莫不是她以前的同学?

        

可是……人在哪儿啊,为什么她看不见?

        

傅之衍看着这人到处找人,直接开口:“直播连线呢,别找了。” 

        

而此时的王家村,一个小平房里。

        

一个中年妇女看着手机上熙禾的容颜,慌忙朝外面喊叫道:“闺女儿,闺女儿?”

        

没人应声,吓得中年妇女急忙拿着手机随便穿了一个拖鞋便朝外面奔去。

        

“闺女儿?”

        

刚出了门,这妇女便看见自己的孩子顶着炎炎烈日正朝这边走过来,妇女想着直播间熙禾说的话急忙跑了过去,直接就抓住了女孩儿的手腕。

        

吓得女孩儿下意识缩了一下。

        

那妇女看着女孩的动作,心好像被扎了一下,随即忍着眼泪开口道:“闺女儿,你是不是小学和王衫瑶一班过?”

        

女孩儿听见这个名字,眼中划过一丝恐惧,随即迟疑地点了点头。

        

那妇女看清楚了女孩眼中的恐惧,想着自己和王佩一的妈妈差不多的行为,忽然大叫了起来,无力地瘫坐到了地上,“我可怜的女儿啊,是妈对不起你。”

        

女孩儿看着妇女哭泣着,不明所以,只是妈妈哭得她心里也不好受,有些迟钝的女孩只能试探着张开双手抱着妈妈,默默地流着眼泪。

        

这一幕,在王家村中许多和女孩一届且漂亮的姑娘家庭里上演着。

        

熙禾继续道:“再之后,上初中,由于村里并没有初中,所以孩子们都是在乡里上学,再加上乡里的初中学校管得很严,于是她就收敛了一些,可是私下里还是会孤立排挤好看的姑娘,对那些女孩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再后来,她拿着破烂的成绩走后门上了高中,高中的男孩多啊,毕竟那个时候,很多家庭都是只供男孩上到高中的。

        

于是,她开始交男朋友,她交的男朋友全部都是长得好看的,由于她自己并没有那么好看,所以一旦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多看了别的女孩儿两眼后,她就会带着自己的小团体给那个女孩一些颜色瞧瞧。

        

就这样,她高中但凡遇见的好看的男生,她基本上都谈过。

        

高中毕业,家里开始准备给她安排相亲、催婚,她同意了,千挑万选选出一个和她同样不是东西的张大雷,这二人都是爱玩的人,于是他们弄了一个协议。”

        

熙禾顿了顿,随后抬手拿过一杯水喝着。

        

嗯……她有点渴。

        

直播间的水友们傻眼了。

        

“咋滴,战术性喝水是吗?”

        

“你好歹说完再喝水啊,那么渴的吗?”

        

“你是不是不是冥王,而是锦鲤啊,那么需要水。”

        

“为什么不是鱼?”

        

“众所周知,锦鲤代表好运。”

        

“言之有理。”

        

……

        

熙禾也没让水友们等太久,继续道:“他们弄了一个婚前协议,大概内容是结婚后生下张家子嗣之后,二人便可以各玩各的,互不打扰。

        

这俩人一直以来都遵循这个玩的很好,直到有一次,张大雷喜欢上的一个男人爱上了王衫瑶。

        

张大雷一怒之下杀了那个男人,把那男人分尸,扔到了粪池里,毁尸灭迹,你们可以看看,那里面被腐蚀得最厉害的那个就是那男人的尸体块。”

        

熙禾说着,镜头缓缓对准了腐蚀最厉害的尸体块。

        

“大可不必好嘛?”

        

“冥哥,你能不能做个人?”

        

“冥哥:不好意思,我本来就不是人。”

        

“就没见过这样的直播间,要是换成别的直播间早就被关了好嘛。”

        

“我刚缓过来劲儿,你是不是想逼我跳进去打你?”

        

“冥哥,你把家庭住址给我,我给你寄点土特产。”

        

“也给一下我,我请你吃螺蛳粉,送锅的那种。”

        

……

        

熙禾停了几秒,让直播间的水友们欣赏了一下这些尸体块后继续开口:

        

“从那以后,二人开始出了裂缝,有一次,王衫瑶把一个男的带回了家,好巧不巧,张大雷又看上那个男的,但是那男的宁死不从,张大雷失手把那男的也杀了。

        

同样的方法,毁尸灭迹,这两个人,都是王衫瑶帮张大雷一起埋的,她虽然不喜张大雷心狠手辣,但是更不想让孩子没有爸爸。

        

至于那个小男孩东东,那是因为东东经常和王衫瑶家的小孩希希一起玩,可是有一次,俩孩子因为一个玩具打起来了。

        

李清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希希抓伤了,直接上去给希希打了两巴掌,把孩子牙都打掉了。

        

这一幕刚好被王衫瑶看见了,她当时没说什么,可是没过多久她就用好吃的把东东引诱进来了,之后直接下手杀了他,同样的方法,抛尸厕所。”

        

熙禾说完,眼神淡漠地看着屏幕上的几个人,这几个人没几个好东西。

        

“卧槽,摊上李清这么个妈妈,东东也是够倒霉。”

        

“比起东东的不幸,希希也不遑多让。”

        

“这对夫妻是真的狠啊。”

        

“我希望我日后的老公也可以和我这样,但是前提是不要和我喜欢同一个性别的人,我害怕出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