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高跟鞋的少妇作爱/老何做梦都想睡了白玫瑰

2022年8月2日14:36:30穿高跟鞋的少妇作爱/老何做梦都想睡了白玫瑰已关闭评论

      

我是骗他的。

穿高跟鞋的少妇作爱/老何做梦都想睡了白玫瑰

        

我识人观相的能力并没有萩原研二那么有天赋,  也没有松田阵平那种天生的直觉。我对微表情的读取能力只是普通的职业水平,大部分时间还是在靠逻辑推断,然后假装是自己的看出来的。

        

这就是只要我不说,  大家都不知道。不过,  这种假话说出来,一定要有信念感,相信自己说的话,才能取信于人。

        

当然这一开始也是基于微表情和肢体语言。我在进门的时候就看出,  赤井秀一对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恶意,  否则在我靠近他的时候,他肢体反应不会那么松懈自然。这与他说不相信我并没有任何冲突。换作是我,  我也不相信一个刚见一次面的人,  哪怕周围的人都说这个人是好人。

        

只是这两种情绪里面,他更偏向于选择相信我。

        

不是常有这么说吗?

        

当你为某件事犹豫不决而选择掷起硬币的人瞬间,  让你犹豫的那个决定才是反应了他的心声。哪怕理性让你接受另一个判断。也就是说,  他在一开始让我进门的时候,  他的态度已经偏向于相信我的立场,哪怕摆在他面前的事实都说我很可疑。

        

可这些话没有必要和赤井秀一讲。

        

如何有效地保持赤井秀一与我之间的良性关系是我们见面开始,  才是我要注意的话题。

        

要知道从各方面来讲,我都是能力有限的人,也没有达到某个领域最高点的自信,而这一点不自信若是被识破的话,  被轻蔑、被看不起,  被不信任也是在所难免的。而最重要的是,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轻蔑的情绪,  那么两个人是很难正常相处的。 

        

我不认为赤井秀一会因为我能力比自己想象中弱而鄙视我。只是他本身是个能力出众的独行者,  习惯众人仰望他。相对应的是,  他不习惯去照看弱者——能力弱,性格也弱的弱者,甚至会直接忽视,因为没必要花时间在上面。

        

对我而言,这并不是需要提出来专门来评判对方性格秉性的话题。

        

松田阵平有时候忽视他人,是因为他性格使然,他向来是比较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相对应的也容易固执,不容易理解别人的感受。而赤井秀一则是习惯。因为绝大部分情况下,他的决定都不会出错的,大部分人都会应合他。他并不需要刻意去倾听能力比他弱的人的意见,同样的,他也习惯不去解释。

        

所以在和这种人合作的时候,首先要培养他倾听自己说话的习惯,尤其是我不爱开口。我习惯有人推着我走。

        

……

        

说太偏了。

        

见到赤井秀一的眼瞳闪了闪的时候,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他惊讶了一瞬。我都感觉他脑袋里面会冒出一句“真的吗”这种话,但因为不符合他的人设,所以我只是脑补了这么一句话而已。

        

我摊开手,不留痕迹地转移话题,要是他纠缠那句“眼睛不会说谎”的话,我就得开始扯各种论文依据了。

        

“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我们也许可以好好聊一下。你应该明白,当你说不信的时候,其实是对我产生疑惑的时候。不妨直说,毕竟我们是要合作的。”

        

说话节奏刚刚好,赤井秀一眼睛往外看了一眼,跟着我的问的话走:“你怎么在酒店里面不见的?”

        

我最期待的问题终于来了。

        

我没有掩饰我的笑容:“我做得还挺不错的吧。这是我期待的问题,我相信你做了种种猜想。”越是想要隐瞒的事情,越该以坦荡的态度面对。“你觉得我怎么逃离的?”

        

目光。

        

手指动作。

        

脚尖朝向。

        

都要注意去克服逃离反应。

        

我索性做出饶有兴致的动作,仿佛正在期待事情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发生。赤井秀一性格比较强,也对自己的判断有很强的自信,他在我的笑容里面迟疑了一会,很快也跟着直视我。

        

“高楼翻窗离开的可能性很低。廊道没有人离开的迹象,却多出了一只几个街区外的猫。地上的衣服调查是毛利先生的西装衬衫。凭空消失的人,凭空出现的猫,排除意外,巧合和偶然,我不否认两者是有联系的。”

        

做完一秒惊讶的假动作之后,我又笑起来:“你怎么不干脆说我变成猫离开?我倒是挺想听你说这句话的。”

        

赤井秀一听到这句话之后,微微颔首:“看来不是了。”他干脆大大方方地直接问:“所以,你怎么做到的?”

        

我笑了笑:“我要是暴露了,下次你不就会警惕了吗?”

        

“那提示呢?”

        

“ideomotor  phenomenon”

        

“心理暗示?”赤井秀一不确定切入点是哪里。

        

赤井秀一见我不愿意继续说清楚,痛快地放弃了。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不过仔细想想他能和柯南合作,并且由他主导红黑之间的对抗,保护基尔(水无怜奈)继续卧底,他这人也是赢得起,输得起的人。

        

我有点惊讶,打算再给他一些提示,让他更加扑朔迷离的时候,赤井秀一说道:“难怪你朋友听我说,要小心注意观察那只猫之后,他还是相信你用了其他人不知道他的方法。”

        

朋友?

        

什么朋友?

        

我突然觉得自己意识发黑,虽然只有一秒,但是我觉得我跟快要倒下没什么区别。

        

“……”

        

估计我的表情透出去我的意思了,赤井秀一说道:“我不知道他真名,也不清楚你知不知道他在组织的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