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美女衣服摸她胸摸她机机/饱满挺拔的一对玉峰

2022年8月2日12:07:13扒美女衣服摸她胸摸她机机/饱满挺拔的一对玉峰已关闭评论

    

【西瓜仔:喂,喂,还活着吗?醒醒!】

扒美女衣服摸她胸摸她机机/饱满挺拔的一对玉峰

        

【星语星洲:主播倒是吱一声啊!吓死个人了!刚刚我都以为绝对没救了!】

        

【行义六合:刚刚那种绝境都走过来了,主播不会在岸上挂了吧?那可太艹蛋了】

        

【Deklinle:话说刚刚河里太黑,什么也没看见。路卡利欧到底怎么救的,谁能解释一下?】

        

“咳,咳呃!”

        

林羽吐出来几口河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一处河岸上。

        

“小羽馆主醒了!太好了!”耳边传来戚正平惊喜的喊声。

        

“我这是?”

        

记得自己不慎掉进了水里,然后大批暴鲤龙朝着自己游了过来……

        

哎?这都没死?我难道是小强吗?

        

意识到现状的林羽自己都惊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林羽只觉的身上一重,只见小荧正趴在自己身上嚎啕大哭。

        

一直积极乐观的少女,早就被这接连不断的事件弄的风声鹤唳。此时忍不住喜极而泣起来。

        

“是路卡利欧从河里把你救了出来。”

        

博士对懵圈的林羽解释道。

        

“小羽馆主,没事吧?”

        

“咳咳……还行……”林羽勉强给了博士一个微笑。然后转头看向湿漉漉的路卡利欧。

        

“谢谢你,路卡利欧,又再一次麻烦你了。”

        

“路卡!”

        

路卡利欧只是摇了摇头。

        

不是它的功劳,它可不想认。

        

林羽也没多想,他伸出手,把路卡利欧毛发上挂着的一根水草摘下。

        

别说,咱们家路卡利欧的狗刨还真厉害。这样危机的情况都能下河救人……

        

自己还以为他在水里绝对施展不开呢。

        

“呼,来电汪,大狼犬,火恐龙……大家都没事……”林羽第一时间检查起怀中的精灵球,还好没有遗失。

        

这时他才抬起头,看向了河面。只见河面上一群暴鲤龙正互相撕咬着,整座胡泊充满着暴鲤龙的嘶吼,宛如可怕的炼狱。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暴鲤龙怎么了?”

        

“是那只鸟帮了我们。”姜亭指了指天上盘旋的怪鸟。

        

“被它光线照射到的暴鲤龙,都会突然间开始发狂,然后就无差别的互相攻击……”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逃出生天。”

        

“那不是……”林羽眯了眯眼睛,然后掏出了图鉴。

        

[天然鸟,神秘神奇宝贝,能够二十四小时都一动不动的思索。据说能够看透过去和未来,是十分不可思议的精灵。]

        

看着天上依旧在盘旋的天然鸟,博士有些奇怪。

        

“那是野生的天然鸟吗?为什么要救我们……”

        

“不是野生的天然鸟哦。”

        

身旁的草丛突然发出了声音,把几人都吓了一跳。

        

“呸,呸呸呸……好多杂草……”

        

一个穿着登山装,身上沾着许多杂草的男子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大家好,小羽馆主和博士好……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两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实在是让人倍感惊喜啊!”

        

“那只天然鸟是我的精灵,幸好还来得及救人……”

        

“你……你是……”

        

姜亭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中年人,有些被吓到的模样。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陈辉。”男子对着姜亭一笑,风度翩翩。

        

“可爱的女士,吓到你了吗。”

        

“我是男的……”

        

姜亭虽然在惊吓状态中,但还是本能的回嘴。

        

“呃……哎哎哎?”

        

这回轮到男子受惊吓了。

        

“你是……训练师吗?”

        

博士开口问道。

        

“说是训练师也没错啦。”男子转过头。

        

“不过我的主业其实是环境学家……”

        

“这里依然有野生精灵出没。不介意的话,各位来我的营地谈吧?”

        

陈辉笑道

        

……

        

穿过数片灌木丛,再拨开一丛芭蕉叶,众人赫然发现,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处小小的营地。

        

营地的三角帐篷旁,摆着一条可折叠的露营椅。篝火上甚至还烧了水,正轱辘轱辘的冒着热气。

        

“条件简陋,大家还请见谅……”

        

陈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哪里哪里。都承蒙您救命了。哪里还有嫌弃的道理。”

        

林羽摆摆手,主动去搬了一块石头充当椅子。

        

众人身上都湿漉漉的,风吹过来忍不住齐齐直打哆嗦,便都自觉的围坐在篝火旁烤起火来。

        

“这就是天然鸟啊……”小荧拿着图鉴和一旁的天然鸟比对着。

        

“感觉和图片上比起来,实际的天然鸟更加帅气!”

        

“图鉴上说它能预知未来,是真的吗?”

        

“呵呵。能不能预知未来我也不知道。”

        

陈辉笑道。

        

“不过,它的感官确实非常灵敏。承蒙他的照顾,我好几次在险境之中逃出生天。”

        

“也是他感应到了八角湖上的情况,才领着我去救下你们的。”

        

【白兰天龙:感官敏锐的精灵吗?好厉害。感觉和利欧路能看到波导的技能一样】

        

【玄心谁懂:它真的,站在那里就一动不动了哎。好像一尊雕像一样】

        

【陳誠:虽然不动,可是感觉莫名可靠!据说它独自牵制了疯狂的龙群?】

        

【小城说书人:应该是善用了某种引起认知混乱的技能。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湖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林羽瞄了一眼手机,还好手机和摄像头都能防水,依旧在正常运行着。不过船上的行李全都沉湖了,浑身只剩下随身腰包的一点点补给。

        

“说起来,这些暴鲤龙为什么会突然攻击……”博士摸着下巴思索着。

        

“以前这里只有鲤鱼王,是真的吗?”他转头问钱老伯道。

        

“是真的!以前除了那只红色的暴鲤龙,湖里只有鲤鱼王!”钱老伯说的斩钉截铁。

        

“也是奇怪了,这湖里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暴鲤龙……”

        

“而且,那只红色的龙王哪里去了……”

        

“会不会,因为某种变故,导致鲤鱼王们集体进化了?”戚正平提出了猜测。

        

“这么大量的鲤鱼王同时进化吗?那得是多大的事件。”博士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里并没有得到什么异常的消息……”

        

“不是有吗?”

        

陈辉突然打断了几人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