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同时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2022年8月1日14:19:12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同时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已关闭评论

    

慕容蓉一字一停顿,胡禄听的难受,他暂时停了下来,让她把话说完。

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同时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慕容蓉,“我说完了,你继续。”

        

胡禄问她,“那你这个弟弟知不知道你给我生了孩子。”

        

“可能知道吧,”慕容蓉还算坦白,“她们说过,小雪……”

        

“小雪?你弟弟叫慕容雪?”

        

“对啊。”

        

“确定是弟弟不是妹妹?”

        

慕容蓉在胡禄腰上狠狠拧了一把,“不许你对我弟弟有什么不轨想法,他虽然很漂亮,但确实是男孩……哎呀,你的腰怎么这么硬啊?”

        

何止腰啊!胡禄嘿嘿一笑,“你继续说。”

        

“她们说,小雪曾来过京城,本想亲自出手把我救出去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离开了。”

        

“还亲自出手,不知天高地厚,那他现在人在哪儿?”

        

“我不知道,知道也不说!”

        

“说不说,说不说!”胡禄逐层加码,慕容蓉紧咬牙关,打死不说。

        

一浪翻过一浪后,胡禄陪着慕容蓉躺在冰面上,最后那一下,蓉儿有些难受,因为太烫,她喜欢凉的,但想要生皇子,受这点辛苦想必她也是愿意的。

        

只是从医学理论来讲,宫寒会导致不孕,她长期生活在这冰天雪地里,还能生吗?胡禄持怀疑态度。

        

慕容蓉看着直接躺在冰面上,都不垫层褥子的胡禄,“你真的不怕冷吗,难道你也吃了蚀心火?”

        

胡禄侧身搂过她,咬着耳朵道,“难道胡无忧没告诉你,朕如今也是修行之人吗。”

        

“修行之人?什么意思?”

        

胡禄眨巴眨巴眼睛,“无忧来了这么多次,你都没有从她那里打听朕的近况吗?”

        

“没兴趣。”

        

“哼,冷血的女人!”胡禄问她,“那你这些天和无忧都聊些什么?”

        

“我就是问问她的近况,问问万玲珑对她好不好,姐妹关系好不好,”慕容蓉闭着眼睛,“她则对我旁敲侧击冰雪之心,应该是你告诉她的吧。”

        

胡禄哈哈一笑,“你放心吧,万玲珑对她就像亲闺女一样,该打打,该骂骂。”

        

“什么,她竟然打骂无忧!”

        

胡禄,“怎么,心疼了,那你告诉无忧,你是她亲妈,让她留在你身边啊。”

        

“不必了,”慕容蓉瞬间冷静,自己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跟她一起生活,但她还是伤心难过,“她是不是从来不打骂自己那两个亲生的?”

        

胡禄点点头,平安喜乐那么乖巧,想打骂也找不到理由啊。

        

见他点头慕容蓉更难过了,眼泪吧嗒吧嗒地从面颊滑落,“她怎么可以这样,毕竟养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为了避免玲珑姐被误会,胡禄必须要说,“谁说没感情了,若是你现在跳出来想要争夺无忧的抚养权,玲珑八成还不肯放权呢。”

        

“那她为什么还打骂我的孩子!”

        

“因为她很爱无忧啊~”胡禄道,他又抱紧一些,地气可以隔绝寒气,但慕容蓉就像火炉一样,更舒服一些。

        

“打她骂她只不过是因为你女儿实在太调皮,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

        

“就说这里吧,冰天雪地的,这么多年哪个小孩会无聊翻墙进来啊,也就只有她了,她不仅翻这个墙,还曾经翻过皇宫外墙,差点私自出宫,你说她是不是无法无天。”

        

慕容蓉被说的哑口无言,最后只能强行挽尊,“不愧是流淌着雪融国王室血脉的好姑娘,就该如此勇敢无畏!”

        

胡禄突然想起一件事,乐道,“你们雪融国是母系氏族,那如果雪融国还在,是不是国王就是我家无忧啊!”

        

“但雪融国已经没了,被你父亲毁掉的!”刚刚还母性十足的慕容蓉重新变得恨意满满。

        

胡禄无所谓道,“你也不必这么咬牙切齿,我和我父亲并不熟,我五岁他就过世了,他在世的这五年也忙着睡女人,能有什么感情啊,所以这件事真赖不到我头上。”

        

慕容蓉当然知道这些,否则当她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就该和他拼命了,而不是说服自己进宫给他生孩子。

        

可雪融国王室几百条人命,雪融国士兵的血却让她无法跟这个男人彻底和解,只能打着给他生儿子,让雪融国血脉统治大岳国的念头哄骗自己一次又一次被他得了身子。

        

她知道自己这样显得很低贱,却无力抗争。

        

而今天,她显得更低贱了,因为胡禄说再来一次,而她推搡了几下就任由他爬了上来。

        

只是刚刚对接,外面就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喂,有人在家吗吗?”

        

慕容蓉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胡禄,“无忧来了,你在这里躲一下!”

        

胡禄抱住滚烫的慕容蓉不松手,“你走了,要冻死我啊!”

        

“福寿帝,你也不希望你的公主知道她生母是我吧。”慕容蓉要挟道。

        

胡禄,“我无所谓啊。”

        

慕容蓉败了,有所谓的是她,六年时间她都没有养育这个孩子,甚至最开始还想要利用她,虽然被关在这里的六年她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向她忏悔,但她依然无法以母亲的身份面对那个孩子。

        

“算我求你了,你藏一下,那里有个柜子,里面有毯子,应该会暖和一些。”

        

就这样,胡禄被慕容蓉塞进了柜子里。

        

她一瘸一拐地出去后第一时间把胡禄的衣服还有围脖找地方藏起来,幸好自己没脱衣服,把裙子一放就可以当无事发生。

        

“昨晚不是才来了吗,怎么又来。”慕容蓉打开房门,一脸嫌弃道,其实见到她心里不知多欢喜。

        

“大姐,人家想你嘛,”胡无忧没大没小地叫着,眼睛四处寻摸,“怎么开门这么慢啊?”

        

“刚刚在睡觉。”

        

“都这个时辰了可别再睡了,我给你带了个好东西,”胡无忧拿出一副纸牌,“这是我爹爹发明的,送你了。”

        

“这,怎么玩?”

        

“不如到里面我慢慢教你吧。”胡无忧说着就往里走,此前她就尝试过去里面,但因为太冷自己就缩回来了。

        

所以这次她特意把冬天最厚的衣服换上了,走来的一路上把她热够呛。

        

“你别……”

        

慕容蓉想要抓住擅自闯入的女儿,但因为行动不便,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进去,然后慢悠悠跟上去。

        

“里面太冷了,会冻伤你的。”

        

“没事~”胡无忧晃了晃自己的棉手套,她猜测冰雪之心就藏在里面,既然你不给我看,我就自己找。

        

然而房间里面的温度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她冻的直跳踢踏舞。

        

看着她滑稽的样子,慕容蓉噗嗤一声。

        

“说了很冷吧,我们在外面玩吧。”

        

胡无忧不想就这么功亏一篑,她直勾勾冲那衣柜而去,“我再穿一件衣服就好了。”说不定冰雪之心就在这里面!

        

“啊,不……”慕容蓉急了,像是被抓奸一般,难堪地捂着自己的眼睛,要知道里面的胡禄身上可是一件衣服都没有。

        

就在她认命地准备迎接社死的时候,胡无忧“咦”了一声,“怎么打不开啊?”

        

胡禄用地气压着门,无忧就算把衣柜把手拽掉都拉不开。

        

无忧敲了好久只好放弃,慕容蓉松了口气,“你不是想看冰雪之心吗,你出来,我让你看。”

        

把人骗出来后,无忧激动道,“冰雪之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