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色诱男神h1v1&小丹的呻吟声

2022年8月1日13:12:21暗恋色诱男神h1v1&小丹的呻吟声已关闭评论

    

沐千源叹口气转过身来道:“罗宗主,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暗恋色诱男神h1v1&小丹的呻吟声

        

罗阳天一听沐千源如此说,心里一个咯噔,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想。

        

好半晌,他才稳住心神道:“沐大人,没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有事情直说就好了。”

        

沐千源眯着眼睛又是四下打量了一下剑窟,担心四周围会有人听墙角,又使出阵法将剑窟内外都隔离了,这才道。

        

“罗宗主,我想你自己心里也应该猜到了。这魔教为何对星河宗这么了解,你是不是有些疑问。”

        

罗阳天半晌没说话,好久才道:“世道有变,宗门衰落了啊。之前就出了魔教的叛徒,从那以后我就千万分小心,谁想到还是着了奸贼的道啊。”

        

一时这罗阳天感慨万分,唏嘘不已。

        

沐芊芊看到这样的罗阳天心里颇有些不忍,连忙道:“爹,你快别卖关子了,赶紧说罢。”

        

沐千源听闻瞪了沐芊芊一眼,却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盯着罗阳天道。

        

“宗主,如果真的是你身边的人出事了,你 会作何处罚?”

        

这件事情涉及面太广,他不得不问问罗阳天的处理办法。 

        

若是罗阳天想着当好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他也就不管不说不问了。

        

罗阳天低叹气一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宗门也有宗门的规章制度。不管是谁犯了事,我都不会徇私枉法。”

        

沐千源听闻却也不做表态,只是淡淡道:“既然宗主有所警觉就好。你身体现在情况太差了,我帮你看看。”

        

罗阳天听闻一惊,连忙道:“这可使不得。我的病我知道,不碍事的。”

        

沐千源却也不劝解,见罗阳天不配合,便收起来道:“也罢,那就等后面你死了让星河宗四分五裂吧。你别想着叶峰主会传你的衣钵。事实上,叶峰主到现在都生死未卜,音讯全无。”

        

“什么?叶空不在?怎么回事?”

        

刚刚还面色惨白,眼中一丝活力也无的罗阳天。

        

此时却是听到叶空的消息,却猛然翻身坐起来,直直地盯着沐千源看,似乎不相信沐千源所说的话。

        

沐千源知道罗阳天心中所想,淡淡道:“观星师,若有一句虚言,祸及子孙。”

        

一句话说中了罗阳天心事,罗阳天面色红了红,片刻后道:“您的心意我了解了,我治疗便是。”

        

沐千源却是冷哼一声道:“我可不是你的医官,你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作态不对吧。”

        

沐芊芊在一旁见沐千源不断卖关子,使劲跺跺脚道:“爹,你若是不治我便治,你看宗主伤的这样重,何苦捉弄人。”

        

沐千源拿沐芊芊没办法,只好换了副语气道。

        

“宗主,我知道你急着找出真相,可是像你这样以命换真相的行为简直是太愚蠢了。你是准备将星河宗拱手让人吗?”

        

听到沐千源一席话,罗阳天自己也醒悟过来。

        

他叹息着点点头道:“也怪我行事鲁莽,没有调查清楚就做了决定。”

        

沐千源见罗阳天终于醒悟过来,也是松了一口气。

        

罗阳天不在了,叶空势必还要分心管星河宗之事,这样就没人帮他教导女儿了。

        

除了叶灵的吩咐之外。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你的五脏六腑都受伤了,也得亏是你对外宣称闭关了,不然你们星河宗还有大麻烦。”

        

沐千源边说边拿出一套针灸器具来,又拿出一只烛台和一瓶丸药来。

        

将针灸器具在烛台上微微灼烧了之后,他朝着罗阳天道:“你忍着点。”

        

罗阳天听闻点点头道:“你不用管别的,直接来吧,我什么事情没见过?”

        

罗阳天话还没说完,沐千源的针早到了。

        

沐千源的手法极其娴熟,速度又快,很快就扎到了罗阳天几处大穴上,止住了罗阳天之前根本止不住的血流。

        

只是这针扎下来十分痛,就算坚强如罗阳天,也忍不住呻、吟起来。

        

沐千源淡淡道:“你想哭就哭出声来吧,刚开始确实是比较疼。后面就好多了。”

        

沐千源说着,又是几针下去。

        

罗阳天终于忍不住,嘶喊起来。

        

却说沐千源设置的阵法能挡住人们进来,却挡不住声音飞出去。

        

一时罗阳天的喊叫声几乎整个宗门都听见了,众人都是古怪的拧起眉头来。

        

秦寿首先忍不住出声道:“宗主这是怎么了?叫的忒大声?”

        

几个武道峰的弟子一时都望着万花峰的女弟子痴痴地笑起来,模样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秦寿话音刚落,秦无衣一个大嘴巴子便扇过去了:“这是你能说出的话吗?滚!”

        

秦无衣平时行事虽然不靠谱,但是对秦寿这个颇习得他传承的嫡亲弟子,却是从来都没动过手。

        

今日,却见众人面前出手,直接将秦寿给打蒙了。

        

显然,就连秦寿自己也没料到师父会打他。

        

“打你一巴掌算是轻的,这是什么场合!若再有下次,我秦无衣没有你这么个徒弟!”

        

剑窟内,沐千源已经快速地为罗阳天施针完毕,又让罗阳天吃了生骨丹,便让罗阳天躺下。

        

罗阳天对洞外的声音也听在了耳中,见沐千源嘴边挂着一抹嘲讽的笑。

        

不由十分难为情地笑笑道:“宗门治理不当,倒是让大人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