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笔和钢笔放在bb里/别动它想要你硬涨

2022年8月1日13:02:58把笔和钢笔放在bb里/别动它想要你硬涨已关闭评论

      

“但你这些话,真和表白一模一样,如果你用女孩身份说倒没事,用我的身份说…”

把笔和钢笔放在bb里/别动它想要你硬涨

        

“确实,他们都说我在表白,白姐好像也触动了。”古婉儿喃喃一声。

        

余小多目光一亮:“真触动了?”

        

“余小多,我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我这就告诉萧鸾。”

        

余小多双手环胸看着古婉儿,似乎等着看好戏。

        

古婉儿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余小多身上:“没事,等我回到自己身上再告你状。”

        

“你告啊,反正我不会承认的,你和白姐搞到这个份上,全是你的功劳,如果你当时走了,什么事都没了。”

        

古婉儿无言以对,确实,如果当时自己走了,白爷也不会允许自己和白姐接触,但自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女人吗,明显不是。

        

余小多安慰道:“其实也不怪你,这两老头太会整活了,为了撮合你们也是下足了功夫,你和白姐现在打算怎么办?”

        

“白姐的意思先哄着,等之后再想办法解决掉。”

        

“所以,我现在又得给白姐当挡箭牌,你是不是傻啊,咱们都要订婚了!!!” 

        

“那我有什么办法啊,我说了他们不相信啊。”

        

“换我也不信啊,你和白姐简直上演了一出蓝色生死恋,哎哟,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被你们搞得这么复杂,到时候白姐喜欢上我怎么办,真是的,让人头疼。”

        

古婉儿看着余小多那嘚瑟的模样,顿时就一拳过去:“我让你装逼,白姐根本就不喜欢你。”

        

“哎哟,你轻点啊,让我装个逼你会死啊。”

        

“臭男人,我打死你。”

        

这时,家门突然打开,古云呆呆看着客厅。

        

从这个角度看,姐夫骑在姐姐身上摇摆,姐姐还在求饶。

        

天呐,他们玩好变态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出去通宵。”古云赶紧识相离开。

        

两人看着逃跑的古云,也是一脸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起来啊,坐在我身上干什么,跟个流氓似的。”余小多无奈说道。

        

古婉儿看着余小多,忽然嘿嘿笑道:“原来骑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还不错啊。”

        

“我艹,古婉儿,你连你自己都有想法了,你TMD太恐怖了。”

        

谁知道古婉儿还捏住余小多的脸,嘴巴都捏成O了,笑眯眯说道:“这张脸真是太好看了,难怪你们男人老是喜欢盯着我看,是不是想把我占为己有。”

        

“你居然调戏我。”余小多难以置信,这女人怕是疯了,今天晚上刺激是不是受大了。

        

“我调戏我自己不行吗。”

        

“等你回到自己身上再调戏。”

        

“你不是说了吗,那样就没感觉了,还是这样有感觉点。”

        

余小多裂开,骂骂咧咧大喊:“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赶紧给我下去,靠!”

        

余小多疯狂挣扎,但古婉儿完全力量压制:“你叫啊,你越叫我越兴奋。”

        

余小多:“……”

        

为了遏制住这个女人,余小多一个顶膝。

        

“啊!”古婉儿裂开,顿时就滚在地毯上捂住裤裆。

        

看着古婉儿卷成个虾米,余小多嘿嘿直笑:“让你体验一下男人的痛,怎么样,酸爽吗。”

        

“余小多你个王八蛋!你连自己都下手!”

        

“对付你啊,得用特别的手段,别以为在我身上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啊,痛死了,你就不怕一脚干爆吗,混蛋!”

        

余小多耸了耸肩:“放心好了,我可是练过的,拿捏得很。”

        

“我艹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响后,古婉儿骂骂咧咧离开自己的家,看着余小多那嬉皮笑脸,恨不得一脚把他干飞出地球。

        

而古婉儿终于是体验了一下爆蛋的感觉,差点没哭出来,开不起玩笑的混蛋。

        

等回到家里,古婉儿终于感觉自己是恢复正常了,没有被白爷噶了,差点被余小多给噶了,原来最危险的人来自身边。

        

古婉儿洗了个澡,顺便检查了一下看爆了没有,

        

心满意足的古婉儿躺在床上,回想着这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该叫精彩人生,还是叫倒霉人生。

        

但相比起以前那枯燥的生活,确实要惊险刺激很多,如果没有发生交换身体这种事情,恐怕自己还在苦苦挣扎,到时候不堪重负妥协家里的安排。

        

感觉一切就像做梦似的,自己居然现在是个男人,真男人的那种。

        

想着余小多今天晚上那发脾气的样子,古婉儿撇了撇嘴,真是马后炮。

        

对了,班长的情书。

        

古婉儿突然想起那本粉红色的日记本,那可是班长给余小多的情书,也不知道班长怎么跟余小多表白的,自己也去学学,不对,自己要学个毛啊。

        

跳下床,古婉儿看着余小多的卧室,他会把日记本藏在哪里呢。

        

以自己对余小多的了解,这家伙不会藏在一般的地方,肯定是那种意想不到的。

        

古婉儿顿时就看向电脑的机箱,拿起手机打开灯光,爬进电脑桌下。

        

看着机箱里那粉色日记本,古婉儿露出得意的笑容,余小多啊,我现在可是拿捏着你。

        

找到螺丝刀,古婉儿将机箱盖板打开,小心翼翼地将日记本拿出来,放了几天都有一点灰尘。

        

将日记本放在桌子上,打开上面的台灯,古婉儿打算翻开,但又停了一下。

        

感觉自己这样做是不是不礼貌啊,偷看人家的日记。

        

想了办法,古婉儿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人,拿起手机就给余小多打去电话。

        

“干嘛啊,刚刚睡着。”余小多叹息问道。

        

“小多啊,跟你说个事。”

        

一听古婉儿这种叫法,余小多顿时睁开了眼睛:“你又想干什么!又惹祸了?!”

        

“哪有,没有的事。”古婉儿笑眯眯说道。

        

余小多舒了口气:“那你想做什么,大半夜的这么叫我很渗人。”

        

“我刚刚在帮你电脑清灰,突然就看见班长的日记本了。”古婉儿现在说谎也得到了很好的训练,起码得到余小多半成功力。

        

余小多眉头一皱,瞬间识破:“大半夜的你给我电脑箱清灰,你当我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