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厨房金银花露&为什么我的BB和别人不一样

2022年8月1日12:04:47下厨房金银花露&为什么我的BB和别人不一样已关闭评论

      

和血雾一同从半空掉落的,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下厨房金银花露&为什么我的BB和别人不一样

        

那股熟悉的气场让何小满知道,被爆成血雾的这位正是之前消失的白衣人,而那些掉出来的东西都落在何小满隐匿处不远的地方,零零碎碎,像极了包租婆撞上广告牌之后爆装备的名场面。

        

尽管之前曾经因为自己的弱小无助,何小满颇为无奈情绪低沉了片刻,依旧被眼前的场面弄得差点笑出声来,如果一艘船会笑的话。

        

“柴令循,老子知道你魂魄还没入轮回,一把年纪的老不死出来欺负个穿着开裆裤的小丫头你很有成就感?你他妈怎么炸她的老子就怎么炸你,不信你大可再继续!”

        

何小满瞬间麻了!

        

她是那个穿开裆裤的小丫头?

        

其实真正让她震惊却又意料当中的原因是,那是仇厌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感觉眼睛有点酸,她心里竟然涌起无限委屈。

        

就算面对张彩华面对外婆,何小满都一直以一种很强大的样子出现,以一种守护者的心态出现,包括槐树堡那些亲朋好友们,何小满面对他们从来不会有这种几近于示弱的情绪。

        

而这一刻,她竟然真的想哭。

        

因为柴令循这个名字,何小满终于想起为什么这人让她有股很熟悉的感觉,原来是和风旅店节界时自己就无可奈何的那个病秧子。

        

想来他是来报自己导致他没能得到五尾黑魇反而还被抢走了唯一的四尾之仇,所以上来就直接把自己轰杀了。

        

“居然是你?仇疯子,我这是杀了你心头好还是杀了你私生子?气……咳咳……气急败坏成这样?”

        

仇厌的声音再度响起,却不是跟柴令循的对话,而是对何小满说的:“去捡装备,那个王八犊子身上都是好东西,全都归你了,乖。”

        

声音竟然是少有的柔和,只是最后一个“乖”字让何小满浑身一阵哆嗦直接从溟雾空间刷出来。

        

何小满不知道柴令循何许人也,但是她知道这人身上都是好东西是真的,之前还曾经因为那人身上有高级防御符自己怎么都杀不死他而遗憾,现在看来那个时候她就算累死也弄不死柴令循。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是不能杀死自己还是没想杀死自己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自家老祖叫她去捡,那必须要去,她向来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敬老尊贤。

        

倏忽之间,柴令循大爆的物品全都被何小满收纳入袋。

        

“哎呀,是不是损失惨重啊,这次轮回难道要光屁股降生?我要去查查

        

仇厌喜气洋洋的语气十分欠揍,但是何小满忽然发现,当他贬损的目标换了别人,作为旁观者听起来还蛮爽的。

        

同时一股暖融融的感觉在心底悄悄滋生。

        

她能想象得出,在自己遇害时布布是怎样惊惶的去找仇厌,然后仇厌又是动用了怎样的力量破域而来,不但保了自己这条性命,现在还来给自己出气。

        

这一刻,因为他擅自抹除自己关于槐树堡一切的愤怒怨怼,忽然变得很淡很淡,毕竟她只要努力赚积分就可以重新定位槐树堡,可若是她死了,就万事皆休。

        

这世上有一种情感,叫你妈逼你穿秋裤。

        

你被什么保护,就会被什么约束。

        

这种情感,在你想挣脱时会拼命束缚你,可是一旦发现危险,他又会不顾一切第一个站在你面前。

        

“你果然是个疯子,别……咳咳……别硬撑了,这样……咳咳……无邀破域而来,想必……想必你小子也不好过吧?”

        

“呵,杀你如屠狗。”

        

仇厌声音依旧是一贯的气死人不偿命。

        

“如果不是你的小乖乖先伤了我,你以为……咳,咳咳,咳咳咳……你以为你的破域震荡真的可以把我的携带物资爆出来?”

        

伤痕累累的四级小破船左摇右晃,宛若喝醉。

        

原来她也重创了这位啊,原来她不是一无是处啊!

        

耳边忽然有人低沉的笑。

        

“就……这么开心?”

        

嗯。

        

只要知道我的努力不是白费,只要知道那些强敌不是杀不死的,只要知道我何小满不是个废物。

        

何小满忽然感觉自己头顶被人轻轻rua了一下,灵魂上的。

        

“还有更开心的。”

        

一条交易信息弹出来,何小满愕然。

        

“仇疯子,你爆我……我认了,不过起码……起码我以前还算帮过你吧,把玄冥真水还给我就成。”

        

“疯子?咳咳,疯子?还在不在?”

        

直到何小满这边交易完毕,丢下呆若木鸡的娃子仇厌才拨冗回了柴令循。

        

“是不是夜家答应给你一元重水,所以你才来杀她?”

        

“你我大哥不必笑二哥,怎么……怎么回事自己都……咳,都清楚。”

        

“你就不想知道夜家为什么要杀她?”

        

“难道……不是为了给夜家那位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出口恶气?”

        

仇厌用关爱智障一般核善的口吻回答:“村里该通网了,你这消息不灵通啊,蠢货,夜家是因为她身上有三光圣水才想要杀她!”

        

何小满听见一声悲愤的狂吼之后就是无比温柔的声音:“小乖乖,你感觉……咳咳,感觉我……我爆的那些礼物还满意吗?”

        

何小满:……

        

你才小乖乖,你全家都是小乖乖!

        

“她是小满,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最好人生是小满,花未全开月未圆。”

        

“咳咳!咳咳咳!看把你得意的,仇疯子,这是……你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