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着短裙肉臀&我躺着你自己动

2022年8月1日09:22:43撞击着短裙肉臀&我躺着你自己动已关闭评论

    

“终止自毁!!”

撞击着短裙肉臀&我躺着你自己动

        

伴随四大世家家主的意识体集体发出这道I级权限指令,登时主脑自毁倒计时,蓦地停顿在了‘1’这个惊心动魄的数字上。

        

意识被彻底控制的四大世家家主顿时又惊又怒,想要阻止,却根本无法阻止。

        

只因他们的意识主体俱已被江大力的意志囚禁。

        

而江大力又借助他们的意识,汲取出意志力量,模拟出相同的意识波动,达到以假乱真,迷惑主脑下达指令的程度。

        

就在这时。

        

至高联十二元老也均已是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迅速开始商讨其他补救措施。

        

“不妙!主脑仍没有正式自毁,已可以猜测,是内部人员出现问题。

        

现在唯有两种补救措施可以尝试,一是立即强行中断四大家主以及七位元老的登录设备;

        

二是我们立即有部份人立即现在上线登录,查看具体状况,争取能够补救援手。”

        

“第一种措施将导致四大家主以及七位元老集体与意识失联,时间一旦超过一个小时,将存在死亡风险;

        

第二种措施更为不妥,一旦我们中其他人进入主脑,也被敌人控制,行使最终投票权的主导权也将失去。”

        

难!

        

这一刻,十二位至高联元老齐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名最近替补进入元老会的元老凝重道。

        

“如今的状况,我建议以不变应万变,既然主脑并未自毁,代表黑风寨主以及朱无视也并不想彻底摧毁主脑,知晓他们的目的就好说。

        

即便我方有十一人被他们控制,待我们能与他们建立联系后,也可凭借投票主导权的优势,继续与他们商榷。”

        

此言一出,逐渐陆续得到了其他元老的一致认可。

        

理性分析,静观其变,的确是目前的最佳选择。

        

毕竟纵然黑风寨主真的控制了主脑,短时间也很难通过主脑做些什么威胁到至高联这边的事情,连玩家都威胁不到。

        

要知道目前除了其中一个倒霉玩家,其他所有玩家都已集体强制下线。

        

“静观其变,暂时先按兵不动,等待与黑风寨主和朱无视取得联系。”

        

“未防止黑风寨主控制主脑后重新开启玩家登录入口,我建议现在立即发布至高联危急公告,警示所有玩家不得贸然进入综武世界,并通过副脑设置登录拦截。”

        

“通过!”

        

“通过!”

        

...

        

主脑内部。

        

随着四大世家家主的意识集体被控制后,另外七名元老的主体意识更是毫无反抗的余地,很快便均被江大力控制住。

        

如此一来,整个主脑近乎完全控制在了江大力的手中,已可通过他控制四大巨头发布的指令行事。

        

江大力发布的第一道指令,便是解除主脑自毁程序。

        

结果这道指令才发布便进入元老会投票环节,很快便因十二位元老缺席而不允通过,宣告解除失败。

        

“至高联这些元老,果然刻意留了一手啊,这样看来一旦涉及最核心的既定指令,即便我控制了主脑,也无法单方面更改。”

        

江大力暗道一群老狐狸狡猾厉害,当即又发布另一道指令,重新开启玩家进入综武世界的登录通道。

        

这道指令倒是无须进入投票环节,直接决策通过。

        

然而纵是登录通道重新开启,一时间竟也没有玩家重新进入到综武世界。

        

“提示:副脑已设置加锁拦截权限,普通权限登陆者登录权限被锁定,须进入投票环节才能解开副脑加锁。”

        

“我讨厌投票!”

        

江大力一阵恼火。

        

“江兄,现在如何了?”

        

朱无视的意识在这时传达而来,与之交流。

        

江大力当即将具体情况告知,而后道,“现在主脑虽已是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但涉及到高级决策都须走投票流程。

        

我们虽控制了四位异人首领以及七位元老,但异人世界还有其他十二位元老,得不到他们的支持,一些高级决策我们无法进行。

        

现在所有异人已全部撤离综武世界,我们即便想要令异人们重新进入,也必须得到另外十二位元老的支持。

        

不过如今唯一对我们有利的就是,主脑以及他们的十一位高层均已是在我们手中,我们也拥有一半主导权。”

        

朱无视闻言意动道,“既然主脑能够帮助异人进入到我们的世界,我们能否也利用主脑进入到异人的世界,那样一来,控制其他十二位异人高层也不在话下,甚至......”

        

“老朱!”

        

江大力打断朱无视话语,语气郑重冷然道,“有一件事我需要你清楚,我之所以竭力控制主脑,不是为了反入侵到异人世界,支配异人们的命运,将战火蔓延到异世界。

        

而是通过控制主脑,遏制异人首领的野心,并且,借助主脑的力量,将这个扭曲的世界拨乱反正......”

        

朱无视一怔,随后爽朗大笑起来,笑罢以一副仿佛重新认识江大力的口吻平静而欣赏道,“江兄,看来,不止是你对我有误会,一直以来,我对你也是有所误会啊。

        

当初异人出世,你是最热枕与他们接触之人,且后来更是借助异人的力量发展壮大,你更是我所知晓的最先与异人首领打交道之人,我以为......哈哈哈哈......”

        

江大力登时明白朱无视这句话透露的含义。

        

显然,非但他从朱无视之前说过的反入侵的话语中产生了误会,对方也是从他极力控制主脑、交好研究异人的举动中产生了误会,误认为他一直存了侵入异人世界,称霸异人世界的野心。

        

这种双方之间共同产生的误会,居然也并未令二人彻底离心离异。

        

只能说明二人都对对方,保留了最后一份真挚的信任。

        

搞清楚这一切缘由,二人均是大笑,一切芥蒂与猜疑,均是随这一笑彻底了之。

        

笑声方歇,朱无视郑重建议道,“江兄,尽管你并无入侵掌控异人世界之心,但异人入侵我们世界称霸的野心却是不假。

        

故此若真有机会,我建议,还是尽可能打入他们的世界,将那十二位元老控制,至少要掌控绝对占优的主导权,我们才能更好发挥主脑的作用。

        

你大概还不清楚,蚩尤以及刑天魔神虽是被你困在陷落之地内,天渊内的堕落天地之意,也已荡平。

        

但天渊依旧存在,扭曲之地也未曾消除,天地怨气,依旧会随着岁月推移,有故态复萌的那一天......”

        

“哦?”

        

江大力既感意外,又感意料之中。

        

扭曲之地未曾随着堕落天地之意消失,他是清楚的。

        

但天地怨气还会反复卷土重来,这是他未曾想到的。

        

毕竟四大神兽已经复活,天地失德的瑞气,也重新得到到了弥补......

        

朱无视继续沉声道,“你可还记得,我说过,这世界,有黑即有白,有白即有黑。

        

四大神兽除得了天地堕堕落的意志,却除去不了人心中的恶念。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你曾说这个世界是扭曲的,既然扭曲之地都未消失,扭曲的世界也就不会复原,那么四大神兽即便复活又怎样?终究还会因人们的贪嗔痴而再次死亡......”

        

江大力不由一时沉默。

        

的确。

        

天渊最终一战之前,朱无视的确是说过这样一段话。

        

但他当时,并未认可。

        

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

        

扭曲之地并未消失。

        

代表这个世界的扭曲根源,也未曾得到解决。

        

朱无视说的未必是全对,但对方显然也是对扭曲天地有过深入的了解,所说之话,也占七分道理。

        

四大神兽能除去堕落天地之意,却未必能除去人们心中的恶念,甚至会反受其害。

        

因为天地之意不会刻意去加害四大神兽,人却不同。

        

人会因为觊觎四大神兽的力量,觊觎四大神兽的寿命,觊觎它们身上的一切,从而去加害它们。

        

故此,只要未来有强者再起恶念,四大神兽同样会死,天地瑞气会再次失衡,天地怨气会再度滋生出堕落的天地之意,这是一个无法解除的恶性循环。

        

更莫说扭曲之地,同样也是一块天地间难以消解的恶性毒瘤。

        

它非但将天地扭曲,更是将人心也扭曲。

        

“你说得对。”

        

江大力沉吟道,“现在主脑已经被我们控制,综武世界这边的局面,也被我们掌控,另外那十二位异人元老,想必也要不了多久就会主动与我们联系。

        

届时若有机会,我们要尽可能掌控绝对主导权。

        

在此之前,我要先看看主脑内,是否搜集有解决扭曲之地的方式,并找到通往异人世界的通道入口。”

        

“好!这里的局面既已被你掌控,我的目的也已达成,江兄,我先行退出主脑。”

        

江大力心中一震,察觉朱无视的意志逐步退出主脑,旋即郑重道,“老朱,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