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昂扬抵着她的湿润入口&我喝了很多人的精子

2022年8月1日07:58:52总裁昂扬抵着她的湿润入口&我喝了很多人的精子已关闭评论

  

包厢里,坐了十几个男人,二十几个女人,一片乌烟瘴气。

总裁昂扬抵着她的湿润入口&我喝了很多人的精子

        

M国人开放,有的男女直接在角落半遮蔽状态下,玩起了现场直播。

        

陆景宝进去后,锁定了目标人。

        

周强与李天霸坐在左手边的沙发上,两人都没有点女人,在与旁边的男人交谈。

        

男人四十岁左右,面相凶狠,露出的臂膀上还有纹身,十足的社会人。

        

陆景宝一眼认出,跟周强与李天霸交谈的人正是他以前打过交道的人,叫华森。

        

陆景宝把酒放下,被人叫住。

        

“你,过来这边坐。”

        

叫住陆景宝的,正是华森。

        

陆景宝也不扭捏,走了过去,乖乖的坐下,尖细着嗓子:“帅哥,什么事啊。”

        

华森眉头一皱:“人长得不错,这嗓子怎么这么难听。” 

        

陆景宝清清嗓子:“感冒,嗓子坏了。”

        

华森也没多想,上下打量了陆景宝一眼,觉得有点熟悉,酒精上头,也没认出来。

        

华森大手随手按在陆景宝的大腿上,还猥琐的摸了一下,陆景宝笑着不动声色的拿开华森的手,娇嗔道:“讨厌。”

        

华森被逗得心情大好,抓住陆景宝的手:“美人,你这手,怎么这么大。”

        

“哎呀,人家天生骨架子大嘛。”陆景宝抛个媚眼,他自己都差点吐了。

        

华森顿时心疼起来,说:“你好好陪陪这位兄弟,把他陪好了,少不了你小费。”

        

华森让陆景宝陪周强。

        

陆景宝看了眼周强,颇有风尘中人的油滑,笑着挪到周强身边,端起酒就敬周强:“帅哥,来,我敬你一个,我叫小美。”

        

周强有点不适应,还很警惕,戒备心很强,伸手挡住了陆景宝递来的酒。

        

“不用。”周强说着,又看向华森:“华哥,坤哥让我们来,一是感谢华哥的照顾,二是给华哥传话,你要的东西,已经不好弄了。”

        

陆景宝听到这话,敏锐的嗅到话里的真意。

        

周强口中说的‘东西’,应该就是丢失的那批枪支。

        

华森面上不露声色,笑道:“不急,你们先玩一段时间,来了华哥的地盘,你们尽管玩,玩尽兴了。”

        

言下之意,玩了之后还是要干活。

        

周强与李天霸相视一眼,李天霸为难地说:“华哥,暗夜那边起疑了,就在几天前,我们与内线失去了联系,那批东西也没搞出来,我们就是刚成立的小组织,怎么能跟暗夜对抗,我们很感谢华哥的照顾……”

        

这话很明白了,这个K组织,不愿再为华森卖命做事。

        

陆景宝之前就有猜测,这个K组织背后应该有人,不然半年内发展人气上升这么快,有点不可能。

        

华森将酒瓶子重重地放在桌上,面色一沉:“卸磨杀驴啊。”

        

几个字一出,华森的人都已经全神戒备起来,就等着摸家伙,只要一声令下,周强与李天霸今天就走不出去了。

        

包厢里的女人们都吓着了,大气不敢出,陆景宝倒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群人狗咬狗。

        

K组织不愿卖命,肯定有内情。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道枪声,包厢里的人更是如惊弓之鸟。

        

华森噌地一下站起来:“怎么回事?”

        

周强赶紧说:“坤哥只派了我们俩人来,坤哥对华哥绝对没有二心。”

        

陆景宝神色微凝,担心万一一出事,他起身说:“几位先喝着,我出去一趟。”

        

敢在这个时候出去的,肯定是不要命了,也是会引起怀疑的。

        

华森警惕地叫住:“站住。”

        

陆景宝自然不惧,在华森拔出武器之前,速度之快地按住了华森的手,并将人给挟持了,扣动扳机,朝着吊灯开了一枪。

        

陆景宝速度快到让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吊灯被打掉下来,包厢里瞬间变得更加昏暗,女人们尖叫着往外跑,陆景宝一脚将华森踹了个狗吃屎,也趁乱出去了。

        

陆景宝一边往外走,一边扯掉身上的假发和裙子,里面是长裤与背心,几秒变装。

        

由于刚才的枪声,夜场大厅也乱作一团,陆景宝通过耳机联系万一一。

        

“我在会所外面,我发现了坤哥,他刚才中了弹,我看了流弹痕迹,就是暗夜丢失的那批。”

        

K组织的头目,外号坤哥。

        

万一一追人去了。

        

陆景宝说道:“原地等我。”

        

两人也有默契,十几分钟后,两人在边城一座天桥下汇合。

        

万一一追人到这里,就没再追了。

        

“陆景宝,这些人黑吃黑啊,好几批人呢,坤哥带的人伤了一个,跳水逃了。”

        

周强与李天霸出现在夜场,作为K组织的老大,也必定就在附近。

        

“看来,有人把消息透露出去,想从坤哥这里抢货。”陆景宝分析:“坤哥又是怎么被咱们的枪伤了?”

        

万一一说:“陆景宝,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坤哥中饱私囊,转卖给别人了。”

        

这里头有点复杂。

        

陆景宝说:“看来,不仅要查到货到谁手里了,还要整顿整顿这些人的野心。”

        

其实货到谁手里,暗夜不是很关心,特么的不能用偷啊,光明正大来跟暗夜做生意,真金白银的买,暗夜敞开大门欢迎。

        

敢白嫖,那就别怪暗夜不客气了。

        

万一一说:“我刚才趁乱,放了东西在坤哥身上。”

        

陆景宝找了块石头坐下,万一一会意,从背包里拿出电脑递给他:“给。”

        

陆景宝欣然一笑:“不错。”

        

够默契。

        

万一一说:“现在你一翘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陆景宝:“……”

        

“一一,咱们能不能稍微文明点。”

        

“大俗即大雅,雅俗共赏。”万一一蹲在他身边,双手撑着下巴,那模样,十分可爱。

        

陆景宝双手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万一一放在坤哥身上的,正是微型跟踪器。

        

很快,陆景宝就锁定了位置。

        

“走,抓大鱼去。”陆景宝收起电脑,牵起万一一的手,两人也不急,在河边人行道闲情逸致的走着。

        

陆景宝顺便给月九打了个电话:“把渔网撒大点,这次的鱼,有点肥。”

        

电话那边的月九会意,她设计已经抓到了内鬼,还没有终极审讯。

        

现在可以好好审讯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