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求求你不要舔了要尿了

2022年7月30日14:14:41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求求你不要舔了要尿了已关闭评论

另一边也分出胜负,和大白鲨伤痕累累的胜利不同的是,苦役号几乎是零伤亡赢得这场胜利。

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求求你不要舔了要尿了

        

不同之处就是他们选择了投降。

        

再不投降北极星号就会面临沉没的结局。

        

抓紧时间投降,争分夺秒修复船只,总比他们失去这艘船再重新从竹筏开始强。

        

只是每投降一次,他们船只上面就会悬浮着一个代表失败的黑色大圆点,对船只和船员并没有什么损伤,只是对北极星号的面子有损伤,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们是投降敌人的软蛋。

        

可以欺之。

        

而这个黑色点点的屈辱,需要用连续五次劫掠获胜来洗刷。

        

大白鲨号这边一边统计战利品一边在研究,面对六级船只的“帮忙”,他们是逃跑还是感谢。

        

逃跑会不会显得有点不够意思,若是过去感谢万一被六级船劫掠了是不是有点傻逼?

        

【附近;警告!大白鲨号对苦役号开启了劫掠模式!】

        

当一条血呼啦的消息出现在三艘船只上每个成员的眼里,所有人心头都不约而同出现大写加粗的两个字:卧槽! 

        

当然,大白鲨号船员还同时附带输出很多祖安文化。

        

如果不是契约限制,蒙德绝对会用黑鹰复合弩给汉克来一个近距离五连发,宁可破产也要在汉克那张大脸上镶嵌自己的五枚弩箭!

        

红胡子直接开骂:“汉克,你他吗脑子进水了吗?”

        

汉克也无比恼怒的大声咒骂:“谁开的劫掠撒旦会带走他全家!真的不是我,我发誓!”

        

“你是觉得我们都是傻瓜?你是船长,你不下达指令怎么可能开启劫掠?你他妈是想出名想疯了,还是想发财想疯了,去劫掠一艘刚刚帮助过我们的六级登陆舰!”

        

所有活着的船员都在咒骂汉克这个船长,而唯一会一直忠心耿耿维护他的海狗却已经挂掉下线了。

        

汉克心里无比憋屈,这个自认铁骨铮铮的汉子委屈的几乎要现场表演一个猛男落泪。

        

我特么……

        

这是他第二次品尝到这种百口莫辩的憋屈。

        

人群中原本义愤填膺的蒙德忽然若有所悟,同样的桥段曾经发生过一次,那么……

        

他贼眉鼠眼环顾左右,难道又是“幽灵”出手了?

        

于是这个莽汉乖巧的收起手中的复合弩,独自一人走出驾驶室,往甲板上溜达。

        

如果是“幽灵”的决定,那他必须要盲从。

        

因为“幽灵”是他的救命恩人,“幽灵”带领他走上致富道路,最关键的问题是“幽灵”就是这艘船,能不能下去他特么说了不算!

        

驾驶室内,很少说话的盾牌终于在船员们七嘴八舌的咒骂和汉克势单力孤的反驳声中沉声说道:“别吵了,劫掠已经开启就不会改变,现在咱们真正应该争吵的问题是战还是降。”

        

看着成像仪上威风凛凛的登陆舰,汉克无奈在附近区域发出很没骨气的信息。

        

【附近:玩家68500:我是大白鲨号船长,可以听我解释一下吗?劫掠不是我提出的,事实上我们船上任何一个人都不想跟苦役号船开战,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启劫掠,真的,我可以发誓。】

        

随着他的解释,破甲勾悄无声息牢牢勾住对面大家伙。

        

可惜的是破甲勾的攻击力并不能损害到登陆舰的复合金属,只好选择勾出对面船只进行拖拽,而四级船在登陆舰面前弱小的像个孩子一样,只引起苦役号微微震荡。

        

于是大白鲨号倾尽全力拖不动敌船的下场就是……

        

把自己送到对方面前,也成功引起对方的警觉。

        

还……再一次证明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这样闻所未闻的骚操作,两艘船上所有成员已经无力吐槽,唯有“牛逼”二字可表。

        

而执着的大白鲨号已经开启了攻击模式,加特林近防炮不断喷吐着火舌攻击人高马大的登陆舰,破甲勾也一下一下挠痒痒一般徒劳无功的妄图破坏苦役号的船体。

        

苦役号船员真的给跪了,他们进入游戏这么长时间,从未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恩将仇报,苦役号刚刚解救大白鲨被两面夹击的悲惨命运,这救命之恩还热乎着呢,对面竟然对他们宣战!

        

最可耻的是,大白鲨号船长一边道歉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边搞偷袭,你玩不起,你个小辣鸡,你没有实力~

        

哎,年轻人不讲武德啊!

        

这边不用船长吩咐已经开启近防系统,之前破甲勾好歹还能勾住船只的某些地方,现在彻底滑不留手,勾无可勾。

        

加特林近防炮“咕咚、咕咚”的发射,虽然也对船身造成一些损失,可是船员们完全可以用【船只创可贴】进行修复,他们的战略资金可以打到对面大白鲨变成死鲨鱼。

        

任由船员们自己折腾自由发挥,白衣人依旧老神在在坐在自己的房间内。

        

“少主,这是大白鲨号上面所有人的资料,全是本节界土著,并没有任何异常发现。”

        

“这就奇怪了。”

        

白衣人双眉微蹙,苍白修长的食指不自觉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艘四级船,还是刚刚经历过战斗有所破损的船,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对我们发动攻击?他们若真有实力可以……咳咳……直面我们的登陆舰,刚才……咳……刚才完全可以正面硬扛那两艘船,而不必这样狼狈逃窜,要通过放风筝的办法去逐个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