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藏不住新婚番外篇&爆乳校花H小说

2022年7月30日11:52:02偷偷藏不住新婚番外篇&爆乳校花H小说已关闭评论

“牛哇牛哇,看不出来,你在季家面前这么有影响力的!”

偷偷藏不住新婚番外篇&爆乳校花H小说

        

孙颖淑拿着合同从季家出来,满心欢喜,笑开了花来。

        

齐等闲只是淡淡地道:“他们是怕了我,倒不是我有影响力。”

        

所谓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季家那是千金之子戒垂堂,犯不着跟齐等闲这种人硬磕,更何况现在他还顶着个大主教的光环,属实惹不起。

        

说话间,齐等闲顺手就牵起了孙夫人那柔嫩的小手来。

        

行出季家这边的别墅区后,齐等闲道:“我准备到雷家去走一趟,先送你回去?”

        

“这么晚了还要过去吗?都十点半了。”孙颖淑看了一眼时间,不由问道。

        

“是啊……太晚了,我送你回去估计都十一点了,不如,我在你那儿休息?第二天,我好去雷家。”齐等闲笑眯眯地说道。

        

孙颖淑道:“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也不用你送了,正事要紧,你还是赶快到雷家去吧。”

        

齐等闲道:“再要紧的事,又哪里有把你安全送回住处去重要?”

        

他这句话,情商倒是到位。 

        

孙颖淑听后,脸上果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

        

“你还记得答应过我的事吗?”孙颖淑忽然问道。

        

“……”说实话,齐等闲不记得了,“关于你的一切,我都铭记于心。”

        

孙颖淑不由满意,说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完成这件事?我牵肠挂肚这么多年,一直等待着有人帮我完成此事。”

        

齐等闲心说完犊子,啥事他早就忘了,但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露馅的。

        

“我会尽快的,你知道,这类事情,是需要时机的。”他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孙颖淑叹了口气,道:“我父亲那牌匾,落在韩成峻手里多年了,都快成为我们孙家的一块心病了!”

        

齐等闲心里一颗石头顿时落地,还好孙颖淑主动说了,不然的话,再跟她打太极,自己肯定得穿帮,到时候,好不容易刷起来的好感又将归零。

        

“咦,我现在怎么会这么在意她的感受?以前我可都是只想着气她来着……”

        

“果然,我不是馋她的身子,而是喜欢上了她这独特的灵魂。”

        

齐等闲心里骚气地想着,眼睛却不由落到了孙颖淑深v的领口处去。

        

在孙颖淑的目光扫过来之前的一刹那,齐等闲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很正经地说道:“你放心,我跟这个韩成峻也是有仇的,牌匾肯定帮你讨回来!他要不是个装逼的人还好,他要敢装逼,我直接废了他。”

        

韩成峻的徒弟韩东山用阴招伤了杨关关,虽然这厮已经被齐等闲指使船长给弄死了,但这个仇,是没那么容易就烟消云散的。

        

孙颖淑微微一笑,说道:“有你出手,我当然是很放心的。”

        

齐等闲和孙颖淑上了车,返回她暂住着的酒店去。

        

到了酒店的门口下车后,孙颖淑道:“快去忙你的事情吧。”

        

齐等闲一本正经道:“那不行啊,我得送佛送到西,必须把你安全送到房间,我才能回去。”

        

孙颖淑却道:“我是怕你跟着上去了,我反而变得不安全了。”

        

齐等闲道:“哥们是个正经人。”

        

孙颖淑用一种非常鄙夷的眼神打量他,正经这两个字,从来都不跟这个家伙沾边过好吧?

        

孙颖淑任由齐等闲给自己送到门口来,全程都保持着微笑,甚至还让他拉着手,但气质上,却透着一种拒人于外的感觉。

        

毫无疑问,齐等闲属实是错失良机了,毕竟,昨天的久别重逢,才是点燃干柴烈火的最佳时机。

        

“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孙颖淑掏出房卡,转头对着齐等闲说道,甚至还将房卡在他眼前晃了晃。

        

“哇……这不得请我进去喝杯咖啡?”齐等闲说道,“这一路过来都没喝水,口渴啊!”

        

孙颖淑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得寸进尺,而且没长脑子!今天我没这个心情请你喝咖啡。”

        

齐等闲嘁了一声,说道:“没良心!”

        

不过,他也没在这个时候走人,很清楚,今天的成败在此一举。

        

他伸手就夺过了孙颖淑手里的房卡,嘀一声刷开了房门。

        

“你……”孙颖淑一愣,气得跺脚。

        

齐等闲直接走进了屋里,房卡一插,整个房间透亮,然后,拧开一瓶矿泉水,顿顿顿直接喝光了。

        

喝光一瓶矿泉水后,齐等闲将瓶子一扔,脑袋一抬,傲娇无比地走出了房间。

        

“走啦!”齐等闲说道。

        

孙颖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虎得一塌糊涂的背影,半晌说不出话来,直到这货走进了电梯,她才回魂。

        

“呃……真是来喝水的?!”孙颖淑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噎了一下,喉咙都是一堵。

        

齐等闲乘着电梯下楼,心里冷笑,想拿捏哥们,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噢!一瓶矿泉水,就能给你整得手足无措。

        

孙颖淑进了房间,把门给关上了,看着那空了的矿泉水瓶,反倒是一阵失神了。

        

片刻之后,内心当中,竟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这货就真的只是为了进来喝瓶水?没别的想法?

        

她有一种浓浓的挫败感!

        

她当然想看齐等闲求而不得的气急败坏模样,甚至有一种把他拿捏了之后的成就感,但现在,这种感觉因为一瓶矿泉水而没了。

        

“你以为我在第二层,其实我在第五层。”

        

齐等闲心里嘚瑟着,最起码,在这一场与孙夫人互相馋对方身子的较量当中,他扭转了局势,不再落入下风。

        

“当你以为哥们在第五层时,哥们已经到达平流层。”

        

齐等闲喝完一瓶矿泉水,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只留下无尽的问号给孙颖淑。

        

孙颖淑今天晚上,恐怕满脑子都是奇怪的问题——这家伙到底是真的低情商到这种程度,还是真的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呢?

        

她注定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齐等闲也是百思不得骑姐。

        

第二天一大早,他带着黄憧练完了武功,就直接前往雷家去了。

        

雷家这个情况,他必须要多多关注,要是雷家垮了,那会影响他在香山的一系列后续安排。

        

更何况,他敬重雷天赐这位长者。

        

“齐主教,您来了。”雷总管在看到齐等闲之后,不由露出笑意,但脸上,却也带着淡淡的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