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婚恋h文/多男玩一女的黄文

2022年7月30日08:43:54高干婚恋h文/多男玩一女的黄文已关闭评论

     

【请宿主接下来继续努力。】

高干婚恋h文/多男玩一女的黄文

        

苏桃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面板商城有些惊喜。

        

会有面板商城,是不是就说明她也可以像那些小说里的女主一样靠着各种科技大搞商业?

        

什么医馆酒楼美颜霜岂不是自己都可以开办起来?

        

看着面板上琳琅满目的商品,苏桃心里别提多美了,看来这个系统也还算有点用。

        

但是越看越不对劲。

        

“系统,为什么这些商品都是灰色?”滑动着屏幕,看着一片灰色苏桃有些奇怪。

        

【宿主权限不够,暂时不能开启商城。】

        

苏桃气结。

        

不能开启商城又为什么要给自己看?

        

“那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开启商城?”

        

【宿主目前亲近值24,好运值7,容貌值11,权限等级为一级,需要亲近值到达150点,好运值到达150点,容貌值到达150点才有权限开启商城,提示,购买商品需消耗气运值,请宿主继续加油。】

        

听见系统的解释,苏桃只觉得胸口疼得慌,这系统怕不是故意整自己的?

        

升级需要收集气运转换成亲近值,购买商品又要消耗气运值,这不是玩儿自己呢吗?

        

想了想苏桃才咳了咳软着声音说道:“系统,那你就没有什么天灵地宝什么的?不然让我一个人刷好感度升级不得等到下辈子去?”

        

系统沉默了会儿,好似在考虑她说的对不对,过了能有半刻钟才传出一阵提示音【滴,检测到灵宝,位置锁定中——】

        

堂屋里的南枝看着天色不早了,这才和沈妙妙告别带着之玉往家走。

        

“阿娘,阿呆怎么还不回来呀?”

        

走到一半小家伙看着站在墙头叽叽喳喳叫着的麻雀,有些郁闷。

        

六天前他让阿娘给阿爹写了封信,结果到现在阿呆都没有回来。

        

“它是不是被人抓住吃掉了?”

        

小家伙低着头,整个人都提不起什么精神。

        

南枝想到那所谓的信,不由得嘴角一抽。

        

之玉想你了。

        

五个字,也算是一封信吗?

        

不知道沈温辰看到了会不顾觉得自己敷衍……

        

想起自己那鬼画符一样的字,她又有些心虚,原本就来就不认识几个字,字写得抽一点也正常。

        

自我安慰好了,南枝正心里琢磨怎么安慰安慰小家伙,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叽叽叽的叫声。

        

抬眼一看,那熟悉的小红喙不是阿呆又是谁?

        

阿呆在之玉脑袋上转了几圈,最后才停在了他的肩膀上。

        

南枝看着被挂在阿呆脚上的纸条,轻轻取了下来才赶忙带着之玉回了家。

        

关好了院门南枝这才在小家伙期待的目光下打开了纸条。

        

上面只写着——

        

安好,勿念。

        

看着比自己写的还少了一个字的纸条,南枝莫名有些不大高兴。

        

这男人就舍不得多写两个字?

        

之玉不识字,却拿着字条细细看着,好像能通过这一张小纸条看到沈温辰一样。

        

看了半天也只能跑过来问南枝:“阿娘,阿爹写的什么呀?”

        

看着小家伙满眼的星星,南枝只能干笑了两声,指着那字条上的字说道:“阿爹也想你。你阿爹说他也很想之玉,让你不要太担心他。”

        

小家伙听着自家阿娘的话默默跑到一边,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数着上面的字,发现不对才又跑了过来:“阿娘!你骗小孩!”

        

被小家伙戳破,南枝也只厚着脸皮否认:“我哪里骗你了,你看这儿不是还有个字吗?”

        

南枝指着那个被沈温辰画成一团的地方说道。

        

沈之玉一脸狐疑地看着她手指的地方,这才勉强点头。

        

他总觉得阿娘在骗小孩!

        

可他没有证据。

        

阿呆窝在堂屋的桌上休息,看出它累得不行,南枝去抓了几只蝗虫干喂它。

        

结果阿呆只是瞥了一眼干巴巴的蝗虫就扭头不再多看一眼。

        

南枝一愣,怎么这小麻雀还挑食不成?

        

后院里的那两只母鸡可爱吃了!

        

沈之玉却是跑到厨房掰了一块早上蒸的窝窝头出来放在桌上。

        

阿呆嗅了嗅那块窝窝,又用着喙啄了一块吃下肚才眼前一亮开始埋头苦吃。

        

看着它把一小块窝窝头吃了个干净,南枝还觉得稀奇,刚要起身去给它倒些水来就听见它又叽叽叽叫了起来。

        

“阿娘,阿呆还要吃东西!”沈之玉拉了拉南枝的袖子,一旁的阿呆就像是能听懂一样跟着点了点头。

        

“那行,我再去拿一些过来。”

        

说着话,南枝去了厨房,拿了一个窝窝和一碗水放在桌上。

        

阿呆也不客气,灌了几口水,敞开了肚子一通猛干。

        

直到最后吃完了两个窝窝头,喝完了小半碗的凉水才满足的瘫坐在桌子上。

        

南枝不由得啧啧两声,这麻雀的肚子是怎么长的?

        

怎么就能一下子吃掉两个跟自己体型一样大的窝窝头?

        

难不成肚子里是无底洞?

        

冬乌镇现在却是人心惶惶,街巷上连个人影也没见着。

        

几天前镇上突然传出有妖怪现世,专门挖小孩儿的心肝吃。

        

十一看着面色沉重的沈温辰不由得有些担心,犹豫了会儿才开口问道:“沈大哥,这次的事情你有把握吗?”

        

“哪有什么鬼神,不过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伎俩罢了。”

        

虽然如此说着,沈温辰的脸色却依旧沉重。

        

这件事在上一世并没有发生。

        

他们回来的当天就碰上了一具被掏了心肝的幼儿尸体。

        

那伤口并非是什么爪痕,分明是人为用利刃剖开的腹部。

        

想到那幼儿诡异的死状,沈温辰的拳头握的紧了几分。

        

宋将军让他们就在这儿查清楚事情的缘由,务必保护冬乌镇居民的安全,抓住幕后黑手。

        

人人都说现在的官家痴迷炼丹,妄想长生才会惹恼了上天,引得今年天灾不断人祸频出。

        

两个皇子想要争权夺位又何必借着无辜孩儿的由头?

        

如果他不是重活一世,只怕也会被两个皇子的“良善”所蒙蔽。

        

三年昏庸治国,却没有伤到一丝根基,引怒民愤也是想要引有心之人出台罢了。

        

偏偏那两位受民众爱戴的皇子,却是个个毒蝎心肠。

        

看出他的气愤,老九默默上前说道:“沈大哥,等我们抓出背后之人就好,总会给孩子们一个交代。”

        

“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一行人纷纷隐入了镇中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