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今晚让你弄个够&担心怀了儿子的孩子怎么办

2022年7月30日08:39:02岳今晚让你弄个够&担心怀了儿子的孩子怎么办已关闭评论

      

嗤!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担心怀了儿子的孩子怎么办

        

一剑横空,幽暗晦涩。

        

轮回剑意,刹那之寂!

        

瞬息,那座血色花轿爆碎,连同花轿中坐着的女子也化作一片光雨消失。

        

可苏奕却眉头一皱。

        

因为,那座花轿和花轿中的女子,只不过是一缕意志力量!

        

“不管你是谁,在失乡之城,注定有死无生,这是铁律!”

        

果然,那女子冰冷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

        

只是这一次,却让人无法看出,她究竟藏在何处。

        

“铁律?”

        

苏奕微微摇头。

        

在他眼中,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可打破的铁律!

        

天地归于寂静。

        

可那浓厚的黑色煞雾依旧遮蔽天穹,坟场中无数的坟墓都被笼罩其中,却再没有恶鬼的身影出现。

        

仿佛,之前的一战,已将那藏于坟墓中的鬼物全都吓退。

        

伍灵冲和斗笠女子暗松一口气。

        

扪心自问,换做是他们,怕是早已没命。

        

刚才那一战实在太可怕!

        

还好,有苏奕在。

        

这一刻,两人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已带上深深的震撼。

        

而苏奕,则像做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身影飘然落地,掌指挥动,一抹剑气乍现,直接将叶春秋的坟冢劈开。

        

坟冢底部的景象,顿时显露出来。

        

一具尸体横陈其中。

        

那是一个身着道袍的老人,须发潦草,安静地躺在那,尸体看似完整无损,却早已没有任何生机。

        

叶春秋!

        

当看到这位至交好友熟悉的脸庞,苏奕的心都沉入谷底。

        

无疑,当初叶春秋进入失乡之城后,在此遭难,甚至不得不提前给他自己修了一座坟!!

        

深呼吸一口气,苏奕轻语道:“人若死,也当落叶归根,老牛鼻子,以后我自会把你的遗骸带回仙界。”

        

说着,他正欲出手,将叶春秋的尸体带走。

        

“千万别——!!”

        

横躺在坟墓内的叶春秋忽地开口。

        

“我艹!”

        

伍灵冲吓得蹦起来。

        

斗笠女子也下意识退后两步。

        

这是诈尸了?

        

唯有苏奕眸光发亮,凝视着叶春秋的尸体,道:“老牛鼻子,你一直在装死?”

        

之前,他心中还难掩怅然和感伤。

        

可现在,则精神抖擞,重新生出一丝期待。

        

“装死?不,我已经死了,只不过神魂还在,并且活出了第二世!”

        

叶春秋的嘴巴掌控,忽地吐出一颗黑色珠子。

        

那珠子极为古怪,像活物一般,氤氲着一缕诡异禁忌的气息。

        

“你呢,为何竟认得我?”

        

那黑色珠子中,传出一道声音。

        

众人这才意识到,刚才说话的并不是叶春秋的肉身,而是这颗藏在叶春秋口中的黑色珠子!

        

苏奕道:“这世上还有谁惦念着你的生死,不惜来失乡之城走一遭?”

        

那黑色珠子一颤,声音急促道:“老王?”

        

听到这熟悉的称谓,苏奕不禁笑起来。

        

在整个仙界,也只有叶春秋称呼王夜为老王。

        

萧如意曾对此表达不满,认为这样的称谓太粗俗。

        

可叶春秋却乐此不疲。“老王,一定是你!哈哈,你果然还活着!我就知道像你这种神憎鬼厌的家伙,断不可能随便就玩完,当初萧如意那娘们还哭着要去拼命,她啊,还是没有我了解你这家伙!”

        

那黑色珠子传出大笑,无比喜悦。

        

可旋即,这珠子表面就出现许许多多细密的裂痕。

        

顿时,叶春秋的声音都变了,“不好!这留魂珠延存的时间太久,力量已快消耗光了!”

        

“老王!我知道劝不住你,可我必须告诉你,趁现在,你还有杀出失乡之城的机会,千万别往深处去了!”

        

“这鬼地方藏有大恐怖,神明来了也得遭殃!”

        

叶春秋刚要继续再劝,苏奕已直接道:“你的神魂既然还活着,如今又在何处?指个方向,我去接你。”

        

言辞平静,却有不容置疑的力量。

        

叶春秋登时沉默。

        

半响,他喟叹道:“就知道劝不住你。”

        

“少废话,快指路。”

        

苏奕催促。

        

“你拿着这颗留魂珠,等抵达失乡之城深处的‘迷雾长街’,就能感应到我的气息。”

        

“切记,一定要隐匿行踪,不要惊动任何鬼神!那些都是早在很久以前,就殒命在失乡之城的神,一个比一个恐怖……”

        

还不等说完,苏奕已笑道:“你说晚了一步,我已彻底得罪了他们。”

        

叶春秋:“……”

        

他气急败坏,怒吼道:“那你还不赶紧逃!老王,这次和以前不同,你对失乡之城的情况根本一无所知,千万……”

        

这一次,苏奕没有打断他的话,但留魂珠却碎了。

        

伴随着一阵诡异的黑色雾霭消散,叶春秋的声音也就此戛然而止。

        

苏奕抬手将碎裂的留魂珠抓在手中,而后认真地凝视坟墓中叶春秋的遗骸片刻,最终决定,先把叶春秋遗骸留在此地。

        

“走吧。”

        

苏奕朝远处行去。

        

伍灵冲和斗笠女子都看出,苏奕的心情变了。

        

似乎……很高兴!也很期待!

        

“看得出来,那称呼苏道兄‘老王’的家伙,一定是苏道兄的生死之交。”

        

伍灵冲心中暗道。

        

斗笠女子内心也无法平静,叶春秋的神魂还活着,这是否意味着,自己父亲的神魂也还在?

        

穿过这片坟冢林立的地带,远远地已经能够看到一片被灰色雾霭笼罩的区域。

        

雾霭很淡,丝丝缕缕。

        

可以隐约看到,那是一条古老的街巷,有昏黄的灯笼在长街两侧的屋檐下飘荡,照亮雾霭,洒下昏暗暗淡的光泽。

        

那街巷很长,一眼望不到尽头。

        

街巷入口,隔着一个火盆。

        

一个骨瘦嶙峋的老人,蹲坐在火盆前,手握一沓纸钱,嘴里念念有词,声音断断续续,勉强能听出,似是在祭奠和缅怀什么人。

        

火盆内火焰汹汹,火光却碧油油的,映得那老人蜡黄的面容染上一片惨绿之色。

        

晦暗阴沉的天地,迷雾覆盖的长街。

        

一位老人蹲坐在火盆前,一边烧纸钱,一边念念有词。

        

当远远地看到这一幕,伍灵冲和斗笠女子背脊一阵发寒。

        

苏奕眼眸也眯了眯,这老家伙,一身气息晦涩诡异,明显和之前所见那些恶鬼不一样。

        

“三位终于来了。”那老人抬起眸,从远处望来,蜡黄枯瘦的脸庞上浮现一丝欣慰之色,“之前,小老已经为三位祭奠,烧了八辈子用不完的纸钱,相信三位上路的时候,一定会感念小老的一片好心。”

        

阴森的火焰,照在老人脸上,忽明忽灭,鬼气森森。

        

伍灵冲呆了呆,这才意识到,那老家伙是在给他们烧纸钱,不禁暗骂晦气。

        

苏奕则一声哂笑,“是吗,那就要看看,是谁送谁上路。”

        

他迈步上前行去。

        

呼啦~

        

一阵阴冷的风从长街上吹过,吹得火盆中的绿火剧烈摇曳,也吹起了散落在地上的一些纸钱。

        

其中一张纸钱忽地在半空中燃烧起来。

        

而伍灵冲和斗笠女子眼中,就见苏奕头顶三尺之地,无声无息地多出一张狰狞的血盆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