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儿子对我那个&昨晚我捅错了洞

2022年7月29日08:33:46半夜儿子对我那个&昨晚我捅错了洞已关闭评论

     

乔梁撇过头,没有理会对方。

半夜儿子对我那个&昨晚我捅错了洞

        

“靠,你们别碰我,知道我是谁吗?”唐云天推开面前的人,大声叫嚣道。

        

“赶紧把人带走。”尤程东皱着眉头,对那名副局長吩咐道。

        

副局長点了点头,很快就让人把唐云天一行带离包厢,乔梁远远还听到唐云天叫嚷着‘你们怎么把老子带走就得怎么把老子送出来……’之类的话。

        

包厢里总算是清静下来,尤程东一脸郁闷道,“吃个饭也能遇到这种破事,真是晦气。”

        

“这事估计是因为我,那个唐大少应该是看到我在这个包厢里,才故意来找事的,不过也真是冤家路窄,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也会在三江,还恰好遇上了。”乔梁撇撇嘴。

        

“老弟,你之前跟他有什么过节?”尤程东问道。

        

“也不算是过节吧,就是多管了下闲事……”乔梁笑道,将之前的事说了一下。

        

尤程东闻言恍然,原来两人之前打过那样的交道。

        

乔梁这时道,“尤哥,你刚让县局的人抓了他,怕是关不住他,我猜他人还没被带到县局,上面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乔梁摇头道。 

        

“至少也要给他一点教训。”尤程东哼了一声,对方打了他的秘書,他总不能无动于衷,否则传出去他这个县書记的脸面都挂不住了。

        

这事终归只是个插曲,倒是乔梁提到唐云天跟苏华新有渊源,刚刚还扯出了徐洪刚,尤程东没来由有了些其他想法,打发秘書张华去催促酒店上菜后,尤程东拉着乔梁坐下,道,“老弟,市里新来那位王尧华書记,好像跟徐市長是校友嘛。”

        

“没错,他跟徐市長都是江东师大出来的。”乔梁点点头。

        

“省里边的那个苏書记上任后,我看咱们江东省多了不少师大出身的干部。”尤程东意有所指地说道。

        

“或许以后就有个师大系了。”乔梁眯着眼道。

        

尤程东点了下头,又道,“王尧华能调到咱们江州担任副書记,看来是苏書记使的劲,现在市里的常务副市長一职还空缺着,这要是再调个师大出身的干部过来,那我看咱们江州市都快成师大系的天下了。”

        

“不可能的。”乔梁断然道,真要那样,吴惠文这个書记被架空了都有可能,乔梁相信省里边在考虑江州市的人事时,肯定也会权衡这些的,不可能任由苏华新都安排自己的人过来,省里边的领导同样也需要平衡,更何况吴惠文现在正在积极跟省里争取。

        

乔梁说完话,陡然有些明悟地看了尤程东一眼,对方这是对这常务副市長的位置有了想法呐,不过想想也正常,没人会不想进步,尤程东要是没想法那才不正常。

        

“老弟,我这两天原本就想找你来着,没想到你今天正好回三江了,也算是凑巧了。”尤程东道,“不瞒你说,我是想请你帮忙,看能不能帮我组个局,私底下跟吴書记一起吃个饭。”

        

“尤哥,你这么说就见外了,能帮的我肯定帮,饭局的事问题不大,回头我问问吴書记,看她啥时候有空,到时候再通知你。”乔梁说道,以他跟尤程东的交情,没理由不帮对方,而且如果能帮尤程东更进一步的话,他也是乐意的。

        

“老弟,谢谢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免得你又说我见外。”尤程东呵呵一笑。

        

“尤哥,咱们之间本来就没必要见外。”乔梁跟着笑。

        

尤程东点了点头,有意无意道,“刚刚那个小年轻仗着跟徐市長有点关系就无法无天,我还就不信邪了,非得关他个24小时,不然他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乔梁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尤程东一眼,尤程东这么做,看来是想通过他向吴惠文传达一个态度,一个明确站队的姿态。

        

在尤程东看来,今天这个意外插曲虽然让他有些恼火,但却也是个契机,一个让他向吴惠文递投名状的机会,在当前市里的人事格局大洗牌的情况下,尤程东知道处在他这个位置,要想再更进一步,是没办法骑墙的,他必须有个明确的站队,之前他一直在观察着市里的局势,一边等待着机会,同时也积极在省里走动着关系,但能不能再更进一步,尤程东现在没有一丁点儿信心,但有一点他很明确,那就是在徐洪刚和吴惠文之间,他必须是有所选择的。

        

吴惠文是省里的郑国鸿書记钦点的,再加上吴惠文原来在江州担任市長期间,尤程东在市旅游局工作,跟吴惠文也有不少接触,对吴惠文的能力和为人颇为敬佩,所以尤程东心里原本就倾向吴惠文这边,如今只是做出最后的选择。

        

而乔梁跟吴惠文的关系亲近,这也给了尤程东一个更好接近吴惠文的途径,当然,光靠乔梁也不够,尤程东知道自己也得做出一番姿态,今天唐云天这事,正好是一个契机,在尤程东看来,这事不是什么大事,却又足以表明他的态度,同时又不会过分得罪徐洪刚。

        

乔梁和尤程东吃饭时,省城黄原,一家高档的私人饭庄门口,楚恒站在大门前,不时抬手看着时间,又看着马路来车的方向。

        

楚恒在等待着重要的客人到来,今天晚上是他的大喜之日,他和俞小丹在经过短暂的交往后,主动向俞小丹求婚,而俞小丹也爽快地答应了。

        

两人毕竟都是成年人,又都是过来人,彼此都很确定自己需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对于俞小丹来说,她对楚恒各方面都颇为满意,再加上关新民的撮合,所以在俞小丹眼里,楚恒是一个很不错的结婚对象。

        

而对楚恒来讲,这婚姻则是他精心算计的关系他个人前程的一门亲事,他不需要对俞小丹有多深的感情,只需要确定俞小丹能给他带来仕途上的助力,那他就不介意跟俞小丹组建一个家庭。

        

此刻,楚恒就是在等待俞小丹跟其父母一起过来。

        

看着远处的来车,楚恒目光飘忽,今晚是他人生的又一次大喜之日,楚恒想到了前妻季虹,时至今日,季虹依旧杳无音信,楚恒希望对方最好一辈子都别再出现,否则……楚恒眼里闪过一道寒光,他不会让任何人影响到自己的仕途前程,哪怕是他的亲人也不允许,谁影响到他,他就要谁的命。

        

楚恒默默想着,脸上不知不觉露出狰狞的神色。

        

楚恒并没有意识到,在渴望和追求权力的路上,他的心态早已经扭曲,并且变得极端,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到底是对的,又或者是一条不归路……

        

楚恒发呆的功夫,一辆车开了过来,车灯照射在楚恒脸上,刺眼的灯光让楚恒回过神来,眯着眼睛看着在眼前慢慢停下的车子,楚恒很快就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俞小丹。

        

知道是俞小丹及其父母到了,楚恒立刻上前帮忙打开后座的车门。

        

后座坐着的正是俞小丹的爸妈,楚恒白天跟俞小丹去机场接机,已经见过俞小丹的爸妈,这会很是熟稔地喊了一声伯父伯母。

        

俞小丹自个从副驾驶座下来,她今晚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这就是她今晚婚宴的礼服。

        

因为两人都是再婚,所以两人经过协商后,也都一致同意不大肆操办,今晚来参加婚宴的人除了双方的父母,也就只有关新民一个客人,可以说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楚恒不想隆重操办,是因为他内心深处对这门婚事并不怎么上心,如果不是因为俞小丹的家庭背景,楚恒压根不可能跟俞小丹求婚。

        

而俞小丹及其父母也不想大肆操办,毕竟这二婚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再加上俞小丹的父亲目前仍身居高位,所以也不想搞得太招摇。

        

当然,今天晚上的喜宴只是让双方父母以及关新民这个媒人做个见证,过后楚恒还得跟俞小丹去一趟京城,宴请一下俞家那边的亲戚,至少让俞家的人认识一下他这个新姑爷。

        

“你爸妈来了吧?”俞小丹下车后就向楚恒问道。

        

“来了,我下午就派车把他们接过来了,他们现在在楼上。”楚恒笑道。

        

楚恒说完,看到俞小丹脸上隐约露出不悦的神色,心里猛地一惊,他似乎有点考虑不周了,没有让自己爸妈一起下来迎接俞小丹及其父母,这看来是让俞小丹不满了。

        

楚恒不由暗怪自己马虎,事实上也不能怪他,他刚刚一直在想着心事,所以没考虑得那么周全,再加上母亲之前因为中风而导致腿脚有些不便,楚恒就不想让老人家上下折腾。

        

楚恒知道这时候必须赶紧解释补救一下,急忙对着俞小丹爸妈道,“伯父伯母,实在是抱歉,我妈之前中风过,腿脚不太利索,身边也经常离不开人,所以我爸大部分时间也只能跟在身边照顾,考虑到这点,我就没让他们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