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穿内衣出门坐车&班长是班里公共的玩具

2022年7月28日13:52:01忘记穿内衣出门坐车&班长是班里公共的玩具已关闭评论

       

饭菜准备好之后,许大帅招呼大家入座。

忘记穿内衣出门坐车&班长是班里公共的玩具

        

看着圆桌上丰盛的饭菜,秋生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就在他想要伸手拿筷子的时候,手背却被九叔打了一下。

        

“规矩点,等主人动筷之后你才可以拿筷子。”九叔小声提醒道。

        

秋生吞了吞口水,有些不情愿的把手收了回去,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许大帅的筷子,就好像等待发令枪的运动员一样绷直了身子。

        

好在许大帅是个爽快人,只是简单说了两句客套话,然后就示意大家可以吃饭了。

        

秋生一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许大帅手里的筷子,同时心里盘算着应该先吃哪道菜。

        

可就在许大帅的筷子马上要碰到菜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禀报道:“大帅,高真人和清心道长回来了。”

        

“那正好,快叫厨房添两副碗筷。”

        

许大帅一边说着,一边放下筷子起身出去迎接。

        

秋生都已经拿起筷子准备去夹面前的烧鸡了,可是看到许大帅离开座位,又看到九叔严厉的眼神,他只能吞下口水,然后老老实实的放下筷子。

        

高半仙在清心道长的陪同下走进大厅,刚一迈进门槛,清心道长就说道:“不愧是高真人,只是随便出去走走,就能发现红月镇闹僵尸的真正原因。” 

        

和九叔一样,高半仙也发现距离红月镇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养尸地,并推测附近的僵尸都是因为那片养尸地而起。

        

许大帅摸着下巴说道:“连高真人都说是养尸地的问题,看来应该没错了。”

        

清心法师听出许大帅话中的意思,忙问道:“难道还有其他人发现了那片养尸地?”

        

“是啊,墨贤弟刚才带回来一位高人,他也发现了你们说的那片养尸地。”

        

这时墨守辰带着九叔和秋生走过来,并进行了简单的介绍。

        

在得知高半仙的身份之后,九叔惊讶的问道:“难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高真人?”

        

清心道长讨好的说道:“你猜得没错,这位就是江湖上人称‘赛钟馗’的高真人!”

        

“久仰大名,晚辈失礼了!”

        

说完九叔一抱拳,单膝跪地行礼,由此可见他对高半仙是多么的尊重。

        

“只是虚名而已,不足挂齿!”

        

虽然嘴上说只是虚名,可高半仙的脸上却是一副很受用的表情,看来清心道长这个马屁拍的是恰到好处。

        

简单的介绍之后,几个人围着圆桌坐了下来,秋生也终于如愿以偿的吃上了盼望已久的烧鸡。

        

饭吃到一半,许大帅突然端起酒杯说道:“最近红月镇一直有僵尸出没,频频伤人性命,让我甚是头疼。”

        

“今天几位高人齐聚于此,我想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还希望各位能出手相助,帮红月镇渡过难关,我许某人就算是搭上全部身家也在所不辞!”

        

说完许大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清心道长赶紧端起茶杯笑着说道:“大帅言重了,我的清修观和红月镇是邻居,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且现在有高真人坐镇,解决区区几只僵尸,还不是小菜一碟!”

        

九叔也抱拳说道:“修道之人,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就算大帅不说,我也会想办法帮助红月镇的。”

        

见清心道长和九叔都表了态,许大帅又把目光投向高半仙。

        

高半仙刚刚咬了一大块肘子,见许大帅看向自己,他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然后一边咀嚼一边说道:

        

“老朽岁数大了,想过几天清闲日子,这件事就让老朽的徒弟去吧,他也很厉害的。”

        

清心道长谦卑的说道:“高真人,我和您的徒弟交过手,我们的实力差不多,光靠我们两个晚辈,恐怕难以胜任啊。”

        

其实清心道长并没有把墨守辰放在眼里,只是看在高真人的面子上,才违心的说来两个人的实力差不多。

        

墨守辰知道高半仙现在和一个普通老头差不多,就算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说道:“不是还有九叔嘛,有他帮忙,肯定没问题。”

        

清心道长看了九叔一眼,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然后略带轻蔑的说道:“你这个朋友对付一般的僵尸还可以,但隐藏在养尸地下面的东西十分凶狠,他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九叔可是墨守辰的偶像,可清心道长的态度竟然如此不屑,气得他站起来就想为九叔讨回公道。

        

不过这时许大帅起身说道:“在座的各位,只要有心帮助红月镇,无论强弱,我许某人都会感激不尽。”

        

“不过为了更有把握,我还是希望高真人可以亲自出马,不用您动手,只要在一旁指点一二,我们的心里也能更有底。”

        

许大帅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如果再拒绝,场面上就不太好看了。

        

而且他也说不用高半仙出手,所以高半仙点头说道:“那好吧,老朽就陪你们走上一趟。”

        

就这样,几个人边吃边商量,决定第二天就去那片养尸地看一看。

        

吃完饭回到房间,墨守辰气呼呼的说道:“那个狗屁道长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质疑九叔的实力,真是自不量力。”

        

高半仙挺着吃撑的肚子,慢慢扶着桌子坐在椅子上,然后端起茶杯吹了吹,轻饮了一口,接着说道:“姓林的小道士能力确实一般,我建议你还是劝他不要蹚这趟浑水了。”

        

听到高半仙也说九叔实力不行,墨守辰恼火的说道:“那家伙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就半天的功夫,你就叛变了?”

        

高半仙轻哼一声说道:“老朽可不是你说的那种肤浅之人,姓林的小道士虽然资质不错,可没有良师指点。”

        

“所以他的修为只是刚刚进入炼气期,如果无法突破瓶颈,他甚至连清心的水平都无法达到。”

        

墨守辰看到高半仙表情严肃,说的应该都是实话。

        

可是在他的记忆中,九叔明明就是一个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的高手。

        

难道在这个剧本里碰到的九叔,和他认识的那个九叔不是同一个人?

        

没有遇到真正的偶像,墨守辰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他突然看向高半仙,眼神中竟然透着兴奋。

        

高半仙双手护胸,惊恐的说道:“你这么看着老朽干嘛,虽然你帮老朽恢复真身,但也不能对老朽有什么非分之想!”

        

墨守辰切了一声,说道:“你想得美!我只是想让你把知道的道法全都教给九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