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伸进去都是水/女王玉足碾踩贱根

2022年7月28日11:56:42手指伸进去都是水/女王玉足碾踩贱根已关闭评论

萧鹿鸣走进殿内。

手指伸进去都是水/女王玉足碾踩贱根

        

谢千蕴已经主动迎了上去。

        

萧鹿鸣还有些惊讶。

        

平时没见谢千蕴这般热情。

        

想起昨晚两个人的肌肤相亲,萧鹿鸣嘴角微微上扬。

        

下一刻。

        

就蓦然看到谢千蕴突然跪在了地上。

        

萧鹿鸣嘴角的笑容,抽搐。

        

谢千蕴有抽什么风?!

        

“臣妾参见皇上。”谢千蕴毕恭毕敬。

        

萧鹿鸣皱眉。 

        

谢千蕴可从未给他行此大礼。

        

皇帝和皇后之前,本是夫妻关系,也用不着到这个地步。

        

不用想也知道,谢千蕴定然又是犯了什么错。

        

他表情严肃,冷声问道,“又做了什么?”

        

“臣妾不应该和长公主争执,臣妾是因为昨晚太累,今日精神不济,才会一时口快说了长公主两句。还请皇上惩罚臣妾,臣妾绝无怨言。”谢千蕴一脸诚恳。

        

和谢千蕴成亲也有一年有余。

        

倒也从未见她这般改过自新的模样。

        

“你和安琪争执了?”萧鹿鸣问。

        

谢千蕴缓缓抬头看着萧鹿鸣。

        

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怎还问她这句话。

        

她想象的是,皇上一来就要大发雷霆处罚她,她就先发制人,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表现出悔不当初的模样,皇上也就只能,从轻处罚了。

        

如意算盘这么打着。

        

萧鹿鸣的表现倒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哪个环节错了。

        

“长公主没给皇上说吗?”谢千蕴颤颤的问道。

        

“安琪只来给朕告辞,并未说其他。”萧鹿鸣冷淡。

        

谢千蕴有些惊讶。

        

萧安琪居然没有去告状。

        

莫非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差点都收拾包袱跑路了。

        

果然是她小家子气了。

        

萧安琪毕竟是长公主,又怎么会为这些小事儿而去告御状。

        

又不是宫里面那群莺莺燕燕的嫔妃。

        

她果然也是被告御状告怕了。

        

“安琪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萧鹿鸣又严肃地说道。

        

是是是。

        

在小皇帝心目中,萧安琪就是完美的。

        

不过因为这次她错怪了萧安琪,自然也就不敢反驳半句。

        

当然,没错怪,她也不敢。

        

“安琪从小在皇宫长大,便熟知宫中规矩,你做得不对的地方,她偶尔说教你几句,你听着便是,别和她顶嘴。”萧鹿鸣吩咐道。

        

大概也是猜到了来龙去脉。

        

今日谢千蕴这般怕死的模样,大抵是以为萧安琪去他那里说了她们争执的事情,以为他会来惩罚她。

        

在谢千蕴心目中,他有那么凶吗?!

        

刚刚谢千蕴分明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萧鹿鸣想到这里,脸色有些难看了,“还不起来?!”

        

谢千蕴才反应过来她还跪在地上。

        

连忙就起了身。

        

一起来,腿一软。

        

萧鹿鸣连忙眼疾手快的将谢千蕴扶着,避免她摔倒。

        

谢千蕴也是心有余悸。

        

睡了那么久,还是没让她,复原。

        

腿还是酸软的。

        

“小心点。”萧鹿鸣说。

        

看似严肃,却明显又带着关心。

        

“是。”谢千蕴恭敬道,又突然想起什么,“皇上现在来臣妾的寝宫,是有事儿吗?”

        

既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那来做什么。

        

萧鹿鸣脸色又沉了下去。

        

他是来用膳的。

        

刚才安琪来给他告辞的时候,知道谢千蕴醒了,所以安琪一走,他便直接过来了。

        

本以为经过昨晚,谢千蕴对他会有所不同。

        

而且作为男子,在事后自然也应该有所表示,就想着多来陪陪她。

        

结果谢千蕴似乎完全不在乎,甚至根本不需要。

        

“娘娘,皇上听说你醒了,就马上过来了。现在这个点,不正好可以用膳了吗?”公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貌似插嘴提醒。

        

谢千蕴皱眉。

        

萧鹿鸣居然主动来陪她用膳?!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但现在的谢千蕴也学聪明了不少,对萧鹿鸣得顺着来,也就立马对着公公说道,“那还不赶紧让御膳房送午膳,别饿着皇上了,皇上昨晚那么辛苦。”

        

“是。”公公连忙答应着。

        

也不由得笑了笑。

        

谢千蕴皱眉。

        

笑什么笑?

        

昨晚萧鹿鸣是很辛苦啊。

        

她也很辛苦了。

        

此刻觉得自己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她转眸,那一刻就看到了萧鹿鸣好像脸都有些红了。

        

这小皇帝。

        

昨晚上一直要一直要的时候,没见这么羞涩。

        

现在做完了,反而装纯良了。

        

很快。

        

御膳房送来了午膳。

        

两个人坐在一起,安静的用膳。

        

也没说话。

        

大概是都饿了。

        

谢千蕴吃了不少,尽量让自己吃慢一点优雅一点,但终究是抵不过胃里面的饥饿,吃得终究没有那么好看。

        

谢千蕴都做好了又被萧鹿鸣凶的准备了。

        

结果萧鹿鸣只是抬眸看了她两眼,什么都没说。

        

甚至还给她夹了些菜放进她的碗里。

        

谢千蕴愣了愣。

        

这人,转性了?!

        

“吃!”萧鹿鸣感觉到谢千蕴审视的目光,明显有些凶。

        

谢千蕴无语,她忍不住喃喃,“皇上就不能温柔点说话吗?”

        

萧鹿鸣手指微顿。

        

“每天都这么凶,对身体不好。”谢千蕴抱怨。

        

萧鹿鸣抿唇,“朕不凶。”

        

“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不凶……”谢千蕴说到一半不敢说了。

        

萧鹿鸣的眼神太凶了。

        

她连忙垂下眼眸,“哦。皇上只是严厉,一点不凶。”

        

萧鹿鸣嘴角轻扬。

        

谢千蕴听话的样子,莫名还有些可爱。

        

两个人吃完午膳。

        

谢千蕴以为萧鹿鸣就要走了。

        

结果。

        

一直没走。

        

就坐在她的内殿上,处理着公务。

        

公公在旁边伺候着,看上去就是不走的样子。

        

谢千蕴也只能在旁边坐着。

        

她本来还想去睡个回笼觉,吃了午膳又犯困了,还是昨晚精力消耗太大,实在没太多精神,但萧鹿鸣不走,她也就只能这般陪着。

        

好煎熬。

        

“皇后。”萧鹿鸣突然开口。

        

谢千蕴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