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的作文/h她跪趴撅起

2022年7月28日08:30:01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的作文/h她跪趴撅起已关闭评论

       

到了华生后,南宫肆又开始帮忙搬器械。

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的作文/h她跪趴撅起

        

搬完以后,已经到了中午。

        

看了一眼时间,南宫肆心想着无论如何,这次必须宰念穆一次!

        

他问了刚才送他过来的研究员,摸索到念穆办公室所在的地方。

        

办公室门没有关,跟在T集团一样,也是乱糟糟的,各种箱子放在地上,而念穆则是站在办公桌旁边,一个个箱子拆开收拾。

        

“念教授。”南宫肆笑眯眯地走进去,跟她打招呼,似乎刚才被安排做苦力的怨气消失地无影无踪。

        

念穆皱眉,没想到南宫肆真的来了。

        

她还以为,他会中途逃跑呢。

        

“南宫先生,没想到你还过来了,这敬业的精神,让人敬佩。”念穆挖苦道。

        

南宫肆并没有生气,“那可不,毕竟没有哪个搬运工的工资能比我高,所以敬业一点,也是应该的。”

        

“工资?我可没打算给你开工资。”念穆说着,收回目光,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我也没说让你开工资,念教授,已经到了中午,我今天帮你们小组搬了一个上午的东西,怎么说,你也得请我吃个午饭吧?”南宫肆厚着脸皮说道,不吃回一顿,他心里不舒服。

        

毕竟这辈子,他很少在女人面前吃亏。

        

念穆看了一眼时间,确实已经到了中午,要不是他提醒,她不知道还会闷头忙到什么时候。

        

毕竟她已经习惯慕少凌每天中午带着便当盒过来她的办公室一起吃饭,所以根本不用想着中午吃什么,自然的,连午饭时间也不会太在意。

        

“好,南宫先生今天你也辛苦了,我把这个箱子的文件收拾好,就请你去吃饭。”念穆说道。

        

南宫肆满意一笑,“念教授,我要吃农家菜。”

        

“好,这附近就有一家农家小吃店。”念穆说道,农家小吃,虽然没有农家菜那么丰盛,但也是农家菜系的一样,中午的休息时间有限,要是去太远的地方,会赶不到今天下午的会议。

        

“行。”南宫肆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莫闲走到念穆的办公室门口,看见南宫肆坐在沙发上,有些意外,不过她立刻回过神来,这个男人,似乎刚才还在帮忙搬运实验室的器械。

        

难道是搬运工人?

        

莫闲立刻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哪有搬运工人会穿成这个样子。

        

“念教授。”她敲了敲旁边靠墙的门。

        

念穆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莫助理,有事吗?”

        

“您在T集团办公的这段时间,公司换了新的工牌,我来给您送过来,还有一些文具。”莫闲抱着个小纸箱示意道。

        

“啊,好,谢谢。”念穆走过去接过,小纸箱里有一个新的工牌,还有一些文具。

        

不过这些文具现在也用不着,她也有在T集团带过来。

        

“还有,念教授,下午两点半公司有一个会议。”莫闲怕她忘记,又一次提醒。

        

“嗯,我知道了。”念穆把小纸箱放在桌子上,继续收拾文件。

        

“嗯,那我先去吃饭了,对了,念教授,需要给您带饭吗?”莫闲又问道,现在念穆是整个华生的大功臣,因为药物的上市,好些教授对她夸赞不止,而且只要药物成功上市,资金流就回来了。

        

她是华生建立以来,第一个成功研究出药物,并且让药物上市的教授,以后的前途无限。

        

所以莫闲想要好好抓住机会,让念穆对她有个好印象。

        

“不用了,我等会儿跟……”念穆看了一眼南宫肆,他挂着如同狐狸一般狡猾的笑容,“我要跟这位先生去吃饭。”

        

“好的,念教授。”莫闲又看了一眼南宫肆,挺帅的一个男人。

        

念穆这么美,身边都是俊男,真让人羡慕。

        

莫闲离开后,南宫肆调侃道:“念教授,好歹我也帮你搬了那么多东西,再说了,你跟我大哥他……”

        

念穆瞪了他一眼。

        

有些话不能在这里说,一旦被有心之人听到,就会传遍整个华生。

        

南宫肆接收到她的眼神,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怎么说也算的上朋友吧,你用这位先生来称呼我,不会太生疏了吗?”

        

“不用这位先生,难道用这位小姐吗?”念穆毒舌地回复着他。

        

南宫肆张开嘴,没料到念穆变成这般的毒舌,他讪讪道:“也不是,我想以我跟大哥的关系,你把我当成弟弟,也不是不行。”

        

“南宫先生。”念穆敲了敲桌子,提醒他,“你应该跟慕总同龄吧?”

        

“是。”南宫肆说道,虽然是同龄,但他比慕少凌小几个月。

        

“我比慕总小,所以你不是我弟弟。”念穆说道,她可没打算把南宫肆认作是自己的弟弟。

        

要是自己有一个在感情上这么不开窍的弟弟,她一定会被气死。

        

想到这里,念穆又想起Tina跟阿木尔,无奈叹息一声。

        

“说的也对,我也不想当你弟弟。”南宫肆无所谓道。

        

念穆把箱子最底的文件拿起来,放入抽屉后,便拿起一旁的外套穿上,“走吧,南宫先生,我请你去吃农家菜。”

        

“行,走。”南宫肆站起来。

        

两人一同离开华生,殊不知他们在往农家小吃店走去的时候,有人拿着手机,连着拍了好几张照片。

        

南宫肆看见念穆带着自己去的店,不免抗议道:“念教授,这就是吃农家菜的地方?你少蒙我,我吃过很多家农家菜的。”

        

“这附近就这么一个农家小吃店,食材很新鲜的,坐下点菜吧。”念穆笑眯眯的,把菜单递给南宫肆。

        

他除了不吃番茄的东西,其他应该还好。

        

因为她以前听慕少凌提及过南宫肆的事情。

        

他那会儿执行任务,条件有时候会很艰辛,能在那种艰辛条件下活下来的,嘴巴都不会太挑。

        

“失算了,早知道选择西餐厅。”南宫肆说道,他本来想点十个八个菜,让念穆的钱包大出血的。

        

眼下他看了一眼菜单,十个八个菜,价格也不贵。

        

“这里已经算是A市的郊区,在郊区哪里有那么多菜馆?再说了,你也听到我下午两点半要开会,没时间跑太远。”念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