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嘴含精大口吞精/doi感受文字描述

2022年7月28日06:16:06满嘴含精大口吞精/doi感受文字描述已关闭评论

      

入了京城,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一国之都的繁华。

满嘴含精大口吞精/doi感受文字描述

        

这个时代的建筑普遍都不高,大多也就是三四层楼,但街道却还算是宽敞,可以并排行驶两驾马车。

        

只是,京城中的大小摊贩实在太多,各占了道路的两旁,摆着各式各样的地摊,不停的叫卖着。

        

再加上商铺门口又多挂着招牌,使得道路被抢占过度,中间显得有些拥挤。

        

江朝歌和姬如雪都是骑马而行,倒不会被行人挤到,一路上如走马观花般欣赏着京城的盛世美景。

        

“二郎,前面便是夜侦司了。”

        

听到姬如雪的话,江朝歌看向了前面的一个衙门。

        

跟淮安县的夜侦司相比,京城的夜侦司的大门就要宏大太多太多了。

        

单是大门前留下的一块空地,就足有五丈方圆,再加上两只巨大的镇门兽和高大的府门,显得极为的威严。

        

门口,四名黑衣守夜人亲自镇守。 

        

江朝歌心里不由感叹,不愧是皇权直掌的衙门,单是这份气势就非普通的衙门口可比。

        

两匹马在衙门口停下。

        

姬如雪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丢了出来。

        

守门的一名黑衣巡夜人接过一看,立即恭敬道:“见过姬姑娘。”

        

“这位是淮安县的江铜旗。”姬如雪向对方介绍:“狄公现在在何处?我奉命带江铜旗觐见。”

        

“狄公正在四兽阁,我给姬姑娘和江铜旗带路吧。”

        

“不用了,我带他去就可以了。”

        

“好的!”

        

黑衣巡夜人退让开来。

        

姬如雪便和江朝歌一起下了马,向着夜侦司内走去。

        

进到门内。

        

江朝歌就发现这夜侦司的占地似乎极广,其中亭台楼阁,山石水榭,应有尽有,居然装修得极为雅致。

        

姬如雪似乎对这里的布局非常熟悉,一会儿便将他带到一个阁楼前。

        

在这间阁楼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雕着四尊巨兽,江朝歌只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乃是四神兽。

        

“记住我和你说的话。”姬如雪停了下来。

        

“好。”江朝歌点了点头。

        

姬如雪交待让他谨记的事情,其实就一句话:狄公乃是世间最正直之人,与狄公交谈,只可讲理,不可讲情!

        

……

        

“姬姑娘来了,狄公正在三楼等候。”

        

阁门口的巡夜人看到姬如雪后,立即恭敬的说道。

        

并没有阻拦,直接就让了通道。

        

“好。”

        

姬如雪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江朝歌径直的上了三楼。

        

很快,便到了一间屋子的门口。

        

“姬如雪,带淮安县铜旗江二郎,请见狄公。”

        

“进来。”

        

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只坐了一个人。

        

江朝歌不需要辩认,便知道这位便是狄公了。

        

眼前的狄公,穿着一套黑色的官服,头发却是并没有任何的打理,只是随意的披在肩膀上,上面也没有任何的冠帽。

        

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左右,长眉细目,白净而文雅,身上自然而然的透露一股随性和儒雅的气质。

        

这跟夜侦司多武夫的形象,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如果不是确定对方就是狄公,江朝歌更愿意相信对方是一个文官。

        

“姬如雪,江二郎,见过狄公!”

        

“好了,都是自己人,无须太过于客气,一路辛苦,坐下先喝杯茶吧。”

        

“好。”

        

两人落坐。

        

狄公给两人倒了两杯茶后,就直接开口了:“姬姑娘的信我已经收到了,南域巫师入侵中原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人在查了。

        

听说白石村的那名南域巫师是由江铜旗斩杀?这倒是让我颇感意外,江铜旗应该还未入境武夫吧?”

        

江朝歌听到这里,自然就把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狄公听完,看向江朝歌的目光似乎若有所思:“近距离搏杀,抢占先手……江铜旗的心智确实不错。”

        

说完,便没有再深入下去的意思。

        

而是开始谈论起乐信侯府的事情:“乐信侯府新承爵位的小侯爷‘赢晋’,已经在两天前到达了京城。听姬姑娘说,江铜旗擅长猜测办案,不妨就猜一猜这位小侯爷到了京城后,会做些什么吧?”

        

这是在考验我吗?

        

江朝歌心念电转。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位小侯爷赢晋到了京城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面见幼帝,陈述其父的“冤情”。

        

可是,幼帝现在根本就不在京城,还在来京的路上。

        

所以,赢晋是不可能见到幼帝的。

        

再者,赢晋也不太可能直接去见幼帝,第一、幼帝未真正掌权;第二、此事涉及夜侦司,而夜侦司又是皇权独掌,赢晋不会这么傻得直接找幼帝告状。

        

如此一来,赢晋能做什么,其实,就很容易判断了。

        

江朝歌略一思索,便开口道:“我猜这位小侯爷进京后的第一件事,应该是去见赢氏宗族的‘驷车庶长’,原因也很简单,他需要造势,而赢氏宗族自然是他的助力,而后他应该会让驷车庶长召集一次宗族的聚会。”

        

“没了吗?”狄公又问。

        

“没有了。”

        

“为什么你会猜他只见驷车庶长,而不见皇帝和太后呢?”

        

“狄公为何明知故问?”

        

“噢?”狄公似乎有些意外的看了江朝歌一眼,接着,便笑了起来:“哈哈哈,已经很少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