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我们坐着做好不好/鲤鱼乡双性宫口

2022年7月21日06:25:15学长我们坐着做好不好/鲤鱼乡双性宫口已关闭评论

     

沈誉随后出去打了几个电话。

学长我们坐着做好不好/鲤鱼乡双性宫口

        

去接徐恒泽,自然要带空间药物,若伤势危急能及时救命,另外,之前托请西北边朋友帮忙寻找收集的药材,可顺便带回几样重要的,用于徐珍的药方。

        

沈誉连夜出发,徐姥姥就没让孟桃和宝宝回沈宅,沈和平徐珍也留下,往沈宅打个电话,刘建立和徐玉霆这几天有事住校,告诉高叔高婶一声,今夜全家都住徐府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除了徐姥爷和徐大舅、徐二舅依旧忙碌着出门,徐恒铠更是昨夜就没了影子,其他人倒是聚在家里,可以享受一下周日安闲。

        

但因为记挂徐恒泽,大家心情却是轻松不起来,连天气都是阴的,不像要下雨,就是天上没有太阳。

        

吃过早餐,孟桃想用小推车带沈云海出去逛街,顺便遛遛小旺财,徐珍要跟着一起去,徐明霓拦住她:“小姑在家陪奶奶,我和桃桃带宝宝散步。”

        

孟桃笑看徐明霓:“徐教授时间那么宝贵,平时都舍不得浪费,我们可不敢劳您大驾哦。”

        

“再宝贵的时间,花在你们娘俩身上值得。”

        

徐明霓大方地拍一拍肩上挎的皮包:“一会咱们去商店,想买什么尽管说,姐有钱,都给你们买!”

        

“那可受宠若惊了啊。”

        

“小意思,只要你回头帮我催催熟沈誉,让南边运货的给我把那堆陶瓷碎片送过来,要尽快!一定要给我保护好!我都打算自己过去的,沈誉非说不用,他叫人送过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你得帮我催催。” 

        

孟桃:“……”

        

她就说平时最不愿意花费时间逛街的四表姐,今天这么反常,原来是为了那堆破烂陶瓷。

        

东西就在空间里,沈誉故意说需要时间运过来,把徐明霓给急的。

        

孟桃表示会替她催促,但真不需要陪逛街,她有事尽管忙去,徐明霓却说自己也要买东西,正好一起去。

        

沈和平不赞成孟桃用小推车带孩子上街,近期好几处街面在修整,灰尘很大,这样出去逛半天,等回家来他白胖胖的大孙子怕不是要变成黑皮小泥鳅了?

        

于是不由分说,打电话叫来司机,开车送他们去逛街,小汽车相当于一个移动的小房子,宝宝隔一会就得喂奶,在车里也方便些,不然大街上怎么办?

        

孟桃没法解释,喂奶时她会找个偏僻地方进入空间。

        

现在徐明霓要跟着,那就不能进空间了,坐车就坐车吧,只是,计划中母子带小旺财轻松自在半日游,硬生生多出两个人和一部汽车。

        

徐姥姥听说她们要去逛街,本不想让带宝宝去,可宝宝要吃奶,必须得跟着妈妈,只好叮咛带着小宝宝不要太贪玩,早点回来,又要让麻婶跟着,孟桃说不用,和表姐一起能互相照应,徐明霓也认为太多人反而不方便,徐姥姥只好作罢。

        

到街上逛了几个商店,也买了些东西,在友谊商店二楼遇到窦茜茜和窦南南,姐妹俩是来买礼物去亲友家吃生日宴的,窦南南看见孟桃母子,果断不去赴生日宴了,让窦茜茜自己去。

        

窦茜茜没办法,谁让她是老大呢?就逗弄一会沈云海,得到小帅哥一个甜甜笑脸,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孟桃问窦南南:“有宴会都不去,你该不会是还惦记我欠你那一餐吧?”

        

窦南南抱着沈云海,白她一眼:“你自己也说是欠我的,难道不能惦记?”

        

“行吧,这会也中午了,都要吃饭,择日不如撞日,大家就去吃一顿好的。”

        

徐明霓说:“我请,算我的。”

        

孟桃拒绝:“下次你请,今天我要还债,省得人家天天惦记着。”

        

窦南南才不管她们,笑咪咪摇晃沈云海的小胖手:“走喽,咱们去老莫,宝宝高不高兴啊?”

        

司机送她们到老莫餐厅,小云海在车上喝完奶就睡着了,孟桃让他躺在儿童车里,小旺财紧挨小车车趴着,三个女子选好桌位坐下,洋妞服务员过来点餐,孟桃幽怨地看着两个同伴,她们可以吃冰淇淋,自己要喂奶,香辣凉冰都不能吃,月子里开始就被徐姥姥交待多次。

        

吃完饭,正慢慢喝着饮料,一拨客人从外面走进来,男男女女四五位,原本准备在隔着两张桌子和一根铜雕柱子的位置坐下,其中一个女的朝孟桃她们这边多看了两眼,径直走了过来,其他人停顿一下,也都跟着。

        

孟桃早看清走过来的女子是姜秀珍,就对窦南南说道:“你的朋友,找你来了。”

        

窦南南目光冷淡:“已经不是了,她对你有仇,以后别搭理她。”

        

孟桃:“……”所以我是做了什么,让她对我有仇?

        

不出意料的话,又是沈誉招的烂桃花了。

        

说话间那伙人已走到近旁站定,姜秀珍说道:“窦南南,人家请你吃顿好的,给点甜头,你就丧失自我了吗?”

        

窦南南看着她,压低声音:“闭嘴,离这儿远点,我过后再找你谈。”

        

姜秀珍看见了旁边的婴儿车,故意拔高嗓音:“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谈,现在就可以说啊,你说啊!”

        

婴儿车里的宝宝被吵醒了,他没哭闹,只是蹬蹬小胖腿,挥了挥莲藕般的手臂,孟桃把他抱起来,搂在怀里柔声哄着:“宝宝乖,妈妈在这里。”

        

一直稳稳趴着的小旺财忽然跳起来,冲着姜秀珍叫了两声,孟桃制止:“安静,公共场合不要喧哗,记住你是有素质、讲公德的狗狗。”

        

姜秀珍:“……”脸色泛红,咬着嘴唇怒瞪孟桃,感觉她在含沙射影骂自己。

        

徐明霓站起来,指着那伙人中的三个男人点名:“连应豪,魏子耀!你们是来这吃饭呢还是要闹事?想打架到外头去,姐陪你们玩!都什么人哪啊?看见有奶娃娃还大声吵吵,吓坏我家宝宝你们赔得起吗?简直连只小狗都不如!”

        

孟桃听见这两个名字,特意转脸去看了看他们,刚才光注意姜秀珍了,都没看其他人,这一看发现冯柳韵竟然在这群人里头,不由得暗暗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