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h乱小说&马车里低喘

2022年7月20日14:31:26麻麻h乱小说&马车里低喘已关闭评论

咚咚咚...

麻麻h乱小说&马车里低喘

        

战鼓的声音回荡在镇国寺周围,场中正在激烈厮杀。

        

空寂师徒三人首先冲出,苻勇先射三支冷箭探路。

        

龙辰见苻勇弯弓,坐下战马迅速往前冲刺,身体微微侧开,躲过了两支冷箭,但第三支冷箭没有射向龙辰,而是射向了坐下战马。

        

唏律律...

        

坐下战马被射中喉咙,发出一声悲鸣,前蹄瘫软跪下,往地上撞去。

        

战马失控,龙辰往前栽倒。

        

石勒见状大喜,喊道:“好!”

        

石勒记得龙辰写过一首诗,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苻勇深知马战精义,虚晃两箭射龙辰,实则瞄准坐下战马。

        

空寂见苻勇得手,心中狂喜,手中九锡禅杖猛地刺向还在地上翻滚的龙辰。 

        

石浩然紧紧抓住缰绳,身子直起来,伸长脖子看着。

        

他希望空寂可以一击得手。

        

空寂的九锡禅杖刺去时,坐下战马突然发出一声悲鸣,前蹄瘫软跪倒,空寂也从马背上撞下去。

        

苻勇转头看向龙家军阵营,正见独孤嘉丽左手弯弓,又射出两箭。

        

苻勇放冷箭的时候,独孤嘉丽也瞄准了空寂的坐下战马。

        

“小心!”

        

苻勇大喊一声,心空和心净跟着空寂往前冲。

        

龙辰坐下战马倒地,空寂杀向龙辰,两人觉得空寂可以得手,都很高兴。

        

不曾想空寂的坐下战马也被射死,空寂猛地栽倒,心空和心净吃了一惊,听到苻勇的喊话时,独孤嘉丽的箭已经到了。

        

两人的坐下战马同时被射中,两人同时栽倒在地。

        

石勒暗叫可惜。

        

“射得好!”

        

独孤嘉丽三箭全中,张茜大呼好箭法。

        

龙辰翻滚两圈,立即爬起来,手中长枪刺向还没有稳住身形的心空。

        

龙辰没有进攻空寂,虽然空寂受伤了,但他毕竟修为高深,而且老奸巨猾,杀他不容易。

        

心空年轻急躁,而且刚刚栽倒,身形未稳,突袭最合适。

        

长枪寒芒一闪,心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枪尖到了眼前,吓得大叫一声,慌忙抓起马牙刺格挡。

        

龙辰脚下发力,长枪往前突刺,马牙刺只让长枪稍稍偏离,枪尖还是刺进了心空的胸膛。

        

心空才刚刚爬起来,就感觉心口一阵发热,低头发现龙辰的长枪已经刺进了胸膛。

        

招提寺秘药让心空气血沸腾,心口被扎穿的瞬间,血立即喷出来。

        

刚刚出阵就被扎穿心口,心空很不甘,嘴里发出一声低吼,两手猛地抓向长枪,想钳制住龙辰的兵器,为空寂和心净创造机会。

        

一击得手,龙辰毫不停留,迅速抽出长枪,立即杀向心净。

        

心空两手抓了个空,心口的窟窿喷出一道血雾,身体往后栽倒,软绵绵躺在地上。

        

天上灰蒙蒙的,心空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心空虽有秘药加持,但修为差距摆在眼前。

        

一个刚刚突破武皇不久,一个已经进入帝尊修为,差距太大了。

        

趁着龙辰杀心空的间隙,心净已经爬起来了,龙辰的长枪已经刺来。

        

心净大吃一惊,手中链锤砸下,长枪被震开,身体慌忙退开。

        

空寂和尚已经稳住身形,见心空被一枪刺穿胸膛,空寂大怒咆哮:“狗贼!”

        

九锡禅杖猛地砸向龙辰,金环发出哗啦啦的响动。

        

龙辰收回长枪,转身和空寂杀在一起。

        

心净被吓出一身冷汗,旁边的心空躺在地上,胸口不停地冒血,看样子没救了。

        

哒哒哒...

        

苻勇骑马从心净身旁疾驰而过,围着龙辰转圈,手里握着硬弓,随时准备射击。

        

龙家军阵中,吴楚楚看到苻勇转圈,怒道:“嘉丽,射死他的战马!”

        

独孤嘉丽缓缓吸了一口气,轻轻拈起两支羽箭...

        

场中,龙辰已经和空寂厮杀在一起。

        

九锡禅杖猛地砸下,龙辰手中长枪架起上挑,正面迎击空寂。

        

当!

        

铁枪和锡杖撞击在一起,爆出一阵巨响,九锡禅杖被震得弹起来。

        

巨大的力道,震得空寂右臂钻心疼。

        

不管药力多好,右臂毕竟刚刚骨折。

        

忍着剧痛,空寂和尚大踏步冲上来,禅杖哗啦啦转动,直线刺向龙辰心窝。

        

在两颗秘药的催动下,空寂和尚生猛无比,龙辰刚刚也被震得手腕酸麻。

        

空寂杀来,龙辰抖擞精神,催动体内真气,非但不退,还往前跨出一步,手中长枪如蛟龙探首,迎着禅杖刺去。

        

当!

        

又是一声巨响,龙辰和空寂同时被震得滑出数米。

        

若非秘药加持,空寂早被龙辰震飞,此时却势均力敌。

        

“还不动手!”

        

见心净发呆,苻勇在马上大喝。

        

心净回过神来,挥舞着链锤杀向龙辰。

        

咻!

        

见空寂落了下风,苻勇连射数箭,龙辰侧身躲过冷箭,长枪刺进地面,然后抬脚踢在枪身,地面的石子被弹起,射向苻勇。

        

苻勇举手遮挡,心净从身后跳起来,双手握住链锤,对着龙辰猛地砸下。

        

龙家军阵中,独孤嘉丽见苻勇遮挡面门躲避石子,立即射出两箭。

        

苻勇善于骑射,听到弓弦响动,立即猛地提起缰绳,坐下战马前蹄高高扬起,独孤嘉丽的羽箭居然落空了。

        

“没中?”

        

独孤嘉丽大失所望。

        

吴楚楚说道:“冷静!再来!”

        

场中,心净的链锤猛地砸下,龙辰知道链锤冲击力大,后脚一撤,躲过链锤攻击。

        

砰!

        

链锤砸在地上,石子被砸粉碎,碎裂的石子溅射飞出,龙辰的脖子中了一枚石子,嵌进了肉里。

        

“好家伙,两个秃驴打鸡血了!”

        

这个心净也明显不正常,眼球充血,样子十分疯狂。

        

心净一击未中,又转身冲向龙辰,空寂提着禅杖冲上来一起围攻。

        

链锤和禅杖轮番进攻,龙辰舞动长枪,边战边退,两边杀得旗鼓相当。

        

石勒一直冷眼看着战斗。

        

龙辰一枪刺死心空的时候,石勒被吓到了。

        

一个武皇高手,居然被一枪毙命。

        

但是打到现在,石勒觉得龙辰也不过如此,也就是以一敌二的实力。

        

对于武皇强者来说,能以一敌二,而且不落下风,确实很厉害。

        

但厉害归厉害,龙辰不是无敌,不用恐惧。

        

“父王,龙承恩这厮不过如此!”

        

石浩然也放心了,他刚才把龙辰想得太厉害,现在觉得也就这样。

        

石勒冷冷笑道:“不错,本王高估了这厮。”

        

“走,杀了龙承恩,再灭掉龙家军!”

        

石勒一拉缰绳,坐下汗血宝马发出清脆的嘶鸣声,四蹄奋起,奔向龙辰。

        

石浩然跟着石勒,一起杀向龙辰。

        

龙家军阵中,张茜见石勒和石浩然加入战斗,心中焦急万分。

        

龙辰一个人斗两个已经很吃力,石勒和石浩然加入,情况必然恶化。

        

吴楚楚拿起朴刀,上了战马,随时准备冲出去。

        

张茜也拿起长枪,上了战马,白婷婷和吴湘云一起翻身上马,随时准备出击。

        

龙辰见石勒和石浩然冲过来,脚下步伐不慌不忙,手中长枪荡开链锤,一个抖动,又将禅杖击退。

        

空寂和尚面目狰狞,完全不顾右臂的剧痛,他今日一定要杀了龙辰报仇。

        

“龙承恩,你死定了!”

        

心净和龙辰厮杀几十个回合,发现龙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心中已经不惧。见石勒和石浩然加入战斗,链锤砸向龙辰的长枪。

        

龙辰长枪猛地一抖,震开链锤后,立即收回。

        

链锤是一个带铁刺的圆形铁球,一条铁链连接一根铁棍的兵器。

        

如果龙辰长枪不及时收回,很容易被链锤的铁链缠住。

        

就在龙辰收回长枪的时候,心净见师徒二人力战拿不下龙辰,心中又焦躁万分,心净一发狠,居然将手中链锤抛出,砸向龙辰面门。

        

龙辰挥枪荡开链锤,心净已经冲到了跟前,对着龙辰扑过来。

        

这厮想抱住龙辰,为空寂他们制造机会。

        

心净想一命换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