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写对一道顶一下

2022年7月20日13:01:15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写对一道顶一下已关闭评论

        

死了一了百了,也没什么思想,可现在……史密斯的脑子没有任何的问题,如此一来,现在这么躺着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写对一道顶一下

        

他想喝口水,都得靠别人喂,还只能用管子直接通往食道。吃东西也没法吃,只能喝流食,因为他的下巴根本无法咀嚼。

        

就算是大小便,也只能是在床上,让人服侍着。

        

尽管他们高价聘请了专业的护理师,是个年轻漂亮的美女,尽管人家每一次服侍他大小便的时候,都是面带微笑,但史密斯当然可以看出,那美女眼神深处的厌恶和嫌弃。

        

换做以前,这样的美女,史密斯一句话就能弄到床上。可现在……特么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了啊!就算是别人来主动,但他压根就站不起来……

        

浑身筋脉尽断,在西方科学的医学上来说,就相当于是他全身的神经元,全都没有了。大脑虽然能够思考,能够发出指令,但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不可能有反馈。

        

安隆史密斯终于是咬牙下定了决心,想要试试,毕竟儿子都这样了,任何办法他都要尝试一下啊!柳然最后的那句话,还是让他想明白了些,是啊,如果儿子是柳然害的,那么,她不需要这么好意跑来帮忙治疗,不管就是了。

        

“柳小姐,还请原谅我刚刚的无礼。实在是儿子变成这样,心中太急了些……”安隆史密斯立即变成了一副满脸笑意的模样,殷勤的道:“柳小姐,鬼神医,快快请坐……”

        

柳然看向陈阳,改用大夏语问道:“鬼先生,他又表示,希望您能替他儿子治疗。您觉得如何?”

        

其实,有一点需要注意,这个安隆史密斯,他是懂得大夏语的。虽然算不上精通,但能说会道。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是用的法语,并没有显露出来。

        

但其实这一点陈阳和柳然早就考虑到了,所以,他们虽然用大夏语交流,但并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呵呵,那就最好了。其实他这种情况,应该是筋脉尽断,有多种可能性,要么是被高手强行震断,要么是中了毒。不过,一切都得看了之后再做决定。”陈阳淡淡的道。

        

柳然这边,看向安隆史密斯:“安隆先生,鬼神医说了,需要看看史密斯的情况,再做决定。”

        

虽然柳然并没有翻译,但安隆其实是听得懂的。他内心深处,已经很是震撼,没想到,这位大夏神医,仅仅只是听旁人的描述,就把情况大致的说了出来。如此人物,看来的确是有真本事的啊!

        

这家医院利用最先进的手段,检测了史密斯的情况之后,得出的结论也是差不多,全身的神经元全部被不明手段摧毁!

        

而且,这种神经元想要修复根本不可能,因为全都是末梢,一根神经上的末梢恐怕有成千上万,而全身的神经又有多少?这是个天文数字,没人可能完成!

        

“柳小姐,既然说了请这位神医治疗,那我安隆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怀疑,用大夏的老话说,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啊!”安隆一副大度的模样,说道:“还请鬼神医进去看看吧,请柳小姐转告鬼神医,如果他能够治好我儿子,我愿付出一百万欧元的报酬!”

        

柳然心中忍不住撇了撇嘴,一百万欧元,打发叫花子呢?昨儿在你家店里买的包包,都不止这点钱了……

        

不过,她还是给陈阳转述了一下,陈阳摸摸胡须,一脸淡然:“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如果他儿子的病真的很复杂,老夫一文不要!”

        

这话,安隆依旧是听懂了,心中更是震惊,对这位神医的性格也是有了几分佩服。如此人物,心中只有疑难杂症,对钱财却丝毫不看重。他心中,更信了几分,也少了几分怀疑。

        

在他的引领下,进入病房之中,床上史密斯穿着病号服,直挺挺的躺着,望着天花板,眼中完全是黯淡无光,没有任何的神色。

        

仅仅一天时间,这个之前意气风发的公子哥,现在就已经是消磨成一个废人了。当然,他现在也确实是个废人。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毕竟这家伙现在吃喝拉撒都只能在床上解决,屋里的味道自然不太好闻。

        

“神医,请看看,我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安隆对陈阳恭恭敬敬的道。

        

床上的史密斯,无法扭头,但当陈阳和柳然走到了床边,他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惊惧绝望还有愤怒,他没想到柳然居然还敢来看自己。因为在他的心中,他是认定了,自己变成这样,必然是柳然害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柳然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害成了这样,但是,即便不是柳然,也肯定是她的那个丈夫!

        

“叽里咕噜#@!¥!@……”这家伙嘴巴里呜呜咽咽发出了一些听不懂的声音,但仔细辨认还是法语,勉勉强强是能够听懂的。

        

他这是在喊,父亲,就是这个贱女人害得我,赶紧把她抓起来,杀了她!

        

安隆听了十分尴尬,连忙打断了他的话,笑道:“柳小姐担心你的病情,带了一位来自大夏的神医,神医说不定可以治好你。”

        

顿了顿,他对柳然和陈阳道:“柳小姐,还有神医先生,请你们不要介意。史密斯他遭受了这种苦难,一时间心中非常的难受,情绪很容易激动……你们不要管他,尽管进行治疗。”

        

“能够理解。”柳然点了点头,然后对陈阳道:“鬼神医,麻烦您给他看看。”

        

陈阳上前,一伸手忽然按在了史密斯的脑袋上,下一刻,史密斯忽然发出了惨叫声,并且浑身都在抽搐,他甚至伸手想要打陈阳:“法克!噢,法克!疼死我了,你个混蛋,你他么想要干什么?!父亲,给我杀了他,杀了他啊!”

        

这一刻,安隆史密斯却是眼中露出了惊喜和震撼的光芒,这位……真的是神医啊!他仅仅是按了一下儿子的头,儿子居然可以说话如此的顺溜,而且,他的手都抬起来想要打人了,这……这简直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