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用舌头伸进去妃子&把腿岔开我要摸

2022年7月20日12:38:32太监用舌头伸进去妃子&把腿岔开我要摸已关闭评论

李孝恭素来看不上这位持才傲物、桀骜不驯的魏王殿下,此刻听闻其言语刻薄、用心险恶,愈发不喜,甚至面色不豫亦未有所收敛,一览无遗。

太监用舌头伸进去妃子&把腿岔开我要摸

        

李勣缓缓道:“魏王殿下之言有理,人各有志,谁也奈何不得。但还请诸位殿下明白,此刻陛下仍在危险之中,朝野上下人心震荡,动辄有滔天之祸,若不想留下一世骂名,还是安分一些的好。”

        

由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语,已经算是明晃晃的警告了——陛下还没死呢,你们最好都老实一些,谁跳得欢,谁就死的快。

        

当然,无论太子亦或晋王,乃至于魏王,都未必将他的警告放在眼中。

        

还是那句话,天下至尊的皇权面前,谁也难抵诱惑,纵然九死一生亦要拼力一搏,哪肯放过一丝半点的机会?

        

三位皇子神色各异,但这次都没有说话。

        

房俊轻咳一声,道:“郡王老成持重,思虑周详,就这么办吧。”

        

以眼下情况来看,李二陛下大抵是未曾留有遗诏的,那么李承乾便依旧是大唐帝国的储君。虽然这么想很是不敬,但事实便是如此,一旦李二陛下昏迷不醒直至殡天,李承乾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即位。

        

即便之前对于储位归属有过诸多设想,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下局势实在再好不过,无论对于李承乾亦或整个帝国,都可以将损失减少至最低……

        

如此,便必须将晋王李治困在这里,免得出去搞幺蛾子。 

        

萧瑀眉毛紧蹙,有心反对,让李治困在宫里彻底丧失主动,但李孝恭“侍疾”的借口实在不容辩驳,只得看了李治一眼,微微颔首。

        

李治也不说话,看上去满面忧愁的孝子模样……

        

……

        

回到住处,李治与萧瑀对坐,一脸担忧,更多还是不忿:“郡王叔看起来是站在太子那边啊,亏得父皇对他那般信任,父皇病危之际,却又置父皇心意于不顾,只知一味的讨好太子,着实可耻!”

        

就算父皇未曾有遗诏留下,可父皇想要将自己册立为储君的意思谁不知道?若当真是父皇的忠臣,就应当在父皇晕厥之际拥护父皇的圣意,而不是倒向实力更为强大的太子那边。

        

都为了自身利益而已,哪有什么忠义?

        

河间郡王李孝恭尚且如此,其余宗室诸王之立场必然大同小异,最起码在人心所向这一点上,相比太子便落了下风。

        

可谁让父皇未曾来得及易储,时至今日太子依旧是名正言顺的国之储君呢……

        

萧瑀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跪坐在李治对面,抬手给李治斟茶,低声道:“未必如殿下想的这样,河间郡王乃是宗室领袖,此等危急之时代表着整个宗室的意志,稳定朝政必然是首要之务,他可不仅将殿下禁足于此,太子不也同样留在宫中?最为重要是陛下现在仅只是病危,他最怕殿下与太子因为争储而爆发出战争导致局面一发而不可收拾,因为一旦陛下苏醒,他的责任无法推卸。但等到父皇当真有什么不忍言之事,那时候他未必是这个态度。”

        

满朝文武,对陛下之敬畏早已深入骨髓,绝不会因为陛下病重晕厥而减弱半分,只要陛下尚有一口气在,无人敢僭越一寸一毫,唯有等到陛下殡天,那时候才会各见真容。

        

诸如李孝恭、李勣、程咬金之流,浸淫朝堂多年且生性严禁,这个时候是很难看出他们到底如何立场的……

        

李治想了想,觉得有道理,略有振奋:“右侯卫已经于春明门外集结,想必此举定会引起十六位其余部队心思浮动,一旦父皇病重不治,这些人岂能不择选站队?只要吾等能够先声夺人,不仅中立者纷纷响应,便是东宫属下亦会有人改换门庭!”

        

至于宿卫长安的程咬金,晋王府的幕僚们从未将其当作争储路上的绊脚石,盖因程咬金能为了自身之利益与山东世家分道扬镳,足见其本性自私,什么名分大义在他眼中皆是徒然,如何确保甚至扩大自身利益才最为重要。

        

所以即便爆发争储之战,程咬金也只会顺水推舟、锦上添花,而不是逆势而为、雪中送炭。

        

萧瑀却没有那么乐观,轻叹一声道:“十六位各军之中都有咱们安插的暗子,这些人或许不能陪着殿下一往无前,但随波逐流还是做得到的。问题在于这些人看似人多势众、占尽优势,可东宫六率由李靖执掌,战力剽悍、纪律严明,更有右屯卫虽然眼下由江夏君王执掌,但上上下下皆乃房俊心腹,紧要之时揭竿而起,也是一大麻烦,咱们这边未必顶得住。”

        

此前关陇门阀尽起其掌控之军队施行兵谏,声势浩大至极,数量更是东宫军队的数倍乃至十倍,任谁都觉得东宫毫无胜算。结果数量庞大的关陇军队被东宫六率以及右屯卫打得丢盔弃甲、落花流水,不仅一举断送了关陇门阀数百年底蕴,甚至连长孙无忌都不得不自戕谢罪。

        

面对天下第一名帅的李靖与公然战力第一的房俊麾下右屯卫,谁敢言必胜?

        

李治倒是不以为然:“右屯卫虽强,但是强在其火器战术独步天下,李靖虽强,也得有一支强军供其驱策。此前关陇兵谏,朝中各处衙门损毁大半,城外的铸造局更是夷为平地,如今虽然重建,但器具、人手、资金尽皆贵乏,产能不足站前之一二。右屯卫无充足之火器,东宫六率无足够之军械,任凭李靖与房俊有不逊于孙武之能,也无法翻起风浪来。到时候双方比拼的便是人数,咱们未必落在下风。”

        

无论怎么算,他都觉得己方不吃亏。

        

况且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世间哪有必胜之战?自己原本便不是储君,如今声势浩大的争储乃是逆袭,又岂能不冒上几分风险呢?

        

正如父皇当年发动“玄武门之变”一样,起先也只不过是存着玉石俱焚的心思,不甘遭受隐太子之屠戮而奋起反击,结果一场厮杀下来却险胜,最终逆而夺取,成就宏图霸业,御极天下。

        

如今之形势与当年颇有几分相似,甚至比父皇当时更有优势,毕竟那时候高祖皇帝可没有想着将储位传给父皇,父皇几乎是与整个天下为敌……

        

父皇在更为恶劣的局势之下能够开创宏图霸业,为何我就不能?

        

对于晋王的乐观,萧瑀不太认同,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的确没法子去规避所有风险。

        

只是叮嘱道:“一定要时刻关注寝宫内的情况,一旦陛下殡天,殿下必须第一时间知晓,而后占据先手,尽可能将优势掌握在手中。否则若晚上一步,殿下性命危矣。”

        

李治对此信心满满:“这一点宋国公大可放心,无论寝宫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无可能瞒得过本王。”

        

萧瑀颔首。

        

他知道李治自幼跟在李二陛下身边长大,对于李二陛下身边的人极为熟悉,既然有志于争储也必然会尽可能的拉拢陛下的身边人,随时探知一切消息。但既然李治这般笃定,那么这个眼线耳目的地位一定不低,甚至就是陛下身边侍候的几个内侍之一。

        

王德此人大智若愚,虽然不过是一介阉宦,但自诩读书人,标榜忠义,很难将其收买使其背叛陛下。

        

除去王德,大抵也唯有那个阴险狠辣的王瘦石了……

        

想到此处,他提醒道:“殿下仁厚,却也不可对人毫无提防,尤其是此等动辄生死的大事,更需要仔细甄别、稳住主意,绝不能坠入别人之圈套。”

        

能在陛下身边出卖陛下的消息,又岂能不会将你出卖?

        

那种人唯利是图、毫无立场,不可不信,却也不可轻信……

        

李治连连点头:“放心,本王省得。”

        

此前已经对当下局势做过完善的推演,每一个步骤都仔细推敲,争取做到万无一失。

        

一旦父皇不能救治,行动迅即展开,绝不会坐以待毙。

        

*****

        

作为宗室领袖,眼下宫中局势的掌控之人,李孝恭占据了御书房外侧的一间倒装房,在此办理公务。

        

得闻陛下暂时无碍,李孝恭也放下提着的心,身心疲惫的回到此处,在内侍伺候之下沐浴更衣,一身清爽的坐在书桉前印了一口热茶,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这才感觉浑身轻松了一些。

        

这两年身在西域掌管西域都护府,不仅气候恶劣物质贵乏且要面临关陇门阀的掣肘、域外强敌的入寇,可谓殚精竭虑,耗费无数心血,这一副养尊处优十余年的身子骨几乎透支。

        

继而被陛下秘密急诏回京,主持宗室事务,更是夜不安寝、食不甘味,差点支撑不住……

        

坐在椅子上出了会神,这才打起精神处置公务。

        

只不过刚刚看了两份公文,便有内侍入内通禀,说是英国公求见……

        

李孝恭不能怠慢,赶紧让人将李勣迎入,起身见礼之后与其一道坐在窗前地席上,问道:“刚刚分别,懋公便登门而来,可是有何要事?”

        

李勣也不寒暄,开门见山:“太子与晋王,郡王打算站在哪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