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去世后爸爸每天玩我&三秒男自己会恢复吗

2022年7月20日09:31:34妈妈去世后爸爸每天玩我&三秒男自己会恢复吗已关闭评论

这次的间谍一如既往的被抓住的很快。

妈妈去世后爸爸每天玩我&三秒男自己会恢复吗

        

宋药他们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照旧是研究的研究,休息的休息。

        

自从中洲突然崛起之后,中洲的各种研究所就一直没有停下过抓捕间谍过,毕竟无论对方是处于恶意想来个“把你们的人才都干掉看你们还怎么发展”,亦或者只是单纯的“我们没想干什么就只是想偷偷摸摸学点技术”,总之来的人就没断过。

        

开始大家还有点惊慌。

        

后来次数多了,所有人都很熟练了。

        

反正防护罩在身,又是在自己地盘,他们不带怕的。

        

第二天,宋药就从原江那里知道了间谍的目的,果然是来刺杀他的。

        

他宋药的身份在各国高层之间算不上秘密,民间也有流传,不过因为“十几岁的科技天才单挑大梁”听上去过于【震惊部】,目前相信的人并不多。

        

宋药也不在意这些。

        

反正一次次的间谍刺杀已经让他拥有了满满的自豪感。

        

如果他不够厉害,会有这么间谍想要来刺杀他吗?

        

原江说:“这个间谍名字叫何正问,是中洲人,帮助他把枪带进来的人也抓了。”

        

宋药这才有点吃惊的扭头:“是在中洲长大的吗?”

        

“对,在中洲长大,因为成绩优异才会被选为来这里上课的学生之一,他父母亲人都在中洲。”

        

宋药这就不理解了:“那他为什么会成为间谍?为钱?”

        

“他想要移民到s国,对方答应了他这个要求,并且表示在研究所内还有他们的内线,这些内线会护送他逃离。”

        

这下青年是真的生气了,他甚至气到笑出声来:“移民s国?s国有什么?”

        

“虽然我国在国家舆论方面一向掌握的很快,但你知道的,总有一小撮人,觉得外面的月亮要比自家的圆。”

        

宋药合上书,起身看向外面的漂亮月亮。

        

“他们说的内线是骗人的对吧,要是真的有内线,也不会是护送他,而是弄走我。”

        

六年的时光对于当初才十几岁的宋药他们来说简直一天一变,但在原江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最多只是眉心多了几道刻痕,显得他愈发气质冰冷。

        

只有在面对这些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时,这位身体素质全方位都好好维持在顶峰的军人同志视线才会稍稍柔和:

        

“我们已经整体筛查了一遍,内线一说九成是在骗他。”

        

宋药猜就是这样。

        

这些年外国的间谍行动在针对他时屡屡失败,那些人派个这样完全没受过训练的人来,八成打的主意是能成就是走大运,不能成,牺牲的反正是他们中洲人,也不会影响什么。

        

虽然威胁力基本没有,但够恶心人。

        

宋药问:“那个何正问,上面打算怎么处理?”

        

“还是老样子,间谍罪。

        

原江眉眼里满是对这个学生的厌恶。

        

宋药却不打算就这么简单解决这件事,他眼里满是狡黠,说道:"放声出去,就说这个学生盗走了我们中洲的机密文档。

        

原江明悟:“好。

        

他出去了。

        

陆句接力,也跟着奸笑:“你是想让s国的人来赎他?”

        

“是啊,毕竟这是他们S国的间谍嘛。”宋药悠哉悠哉:“随便许诺点什么东西出去,就能让我们中洲的学生来刺杀中洲的研究人员,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宋药现在说话的分量可不容小觑。

        

第二天一早,各大新闻平台就开始推这个“一研究所学生盗取机密文件,案件正在审理中”的新闻。

        

中洲论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早就已经体系成熟。

        

虽然这些年陆陆续续出现了更多的社交平台,但中洲论坛依旧屹立不倒。

        

人们都习惯每天早上醒了之后,去论坛里开个贴,问一句:“吃了吗?”

        

自从手机陆续售卖,中洲论坛的人数暴增,如果有人够无聊的话,早上醒了开始翻看论坛里一天内的新帖子都能一直看到晚上。

        

各大平台都在抢人,但唯有中洲论坛的人数只多不少,因此每次新闻一出,在这里讨论的人自然也最多。

        

“又是间谍,今年一年都抓了多少间谍了?那些间谍还有完没完了?”

        

“肯定又是眼馋我们中洲的科技水平派人来偷,上次我还看到一个外国媒体说我们中洲之所以科技水平突飞猛进,是因为中洲得到了外星文明。”

        

“哈哈,太搞笑了,还外星文明,我上次看到的那个中洲科技发展如此快速的背后竟是一位少年天才的新闻都没这个离谱。”

        

“那个新闻我也看了,十几岁就能单挑大梁,编这个新闻的小编也不怕被叫去喝茶。”

        

……半个小时内几千条的回复后,突然有个回复冒了出来:“你们快看新闻榜,s国竟然有脸问我们要人,说那个被抓的学生是他们国家的公民。”

        

这话一出,帖子里的人又都风风火火去围观新的新闻贴了。

        

宋药也正在看。

        

如他预料的那样,S国果然舍不得这个鱼饵,公开站出来表明对方已经入了他们国家的籍,就算是处置,也要去他们国家处置。

        

这几乎等同于公开承认间谍就是他们派的了,明显就是拿准了中洲目前的形势并不打算开战,为此,牺牲脸皮就牺牲脸皮吧。

        

赵晓东一开始还有点搞不懂:“这把柄落到我们手里可是能开战的,他们怎么会这么不顾一切?”

        

宋药喝着自己的养生水:“急了呗,眼看着中洲越来越好,跟中洲是友国的国家也越来越好,就他们原地踏步,好不容易弄到了新的技术,转眼就发现是我们淘汰的技术,他们自诩强国,当然不能容忍继续这样下去。”

        

赵晓东一想也是。

        

“但他们这样也挺烦的,时不时就找点事。”

        

“放心吧,等到飞行系统稳定了,我们就要开始研究小型飞船了,在这之前,国家会把他们一次性解决掉的。”

        

中洲扯皮的本事并不逊色s国,在几次扯皮下,s国付出了极高的代价,才成功将那名名字还是中洲人的学生带走。

        

但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那个学生根本不知道什么机密文件,在被送走时,他的情绪甚至还有点得意,因为S国真的如同说好的那样来救他了。

        

宋药站在栏杆边,看着那个穿着囚服的学生被推上车离开,眼底无悲无喜。

        

对方将会如愿去到他心心念念的s国,只希望到了之后,他不要幻灭的太早吧。

        

***

        

s国这边,一接到了人,立刻迫不及待开始进行交接。

        

学生本来满心期待迎接自己的s国生活,虽然在车上时,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兄弟,到了飞机上时,他开始有点后悔。

        

他的家境并不富裕,在他小时候的记忆里,家里人还要饿肚子,但因为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他从来没有被饿过肚子。

        

后来他去上学,因为成绩好,学校还给他奖金,就更没饿肚子了。

        

接着就业机会多了很多,他的父母偶尔会去轮流打工,慢慢的,家里那个泥土房子被推倒,重新盖了个新房子,他也去了首都上大学。

        

但首都成绩好的学生太多了,他的优秀放在老家是首尾,到了首都,却也只能在一众学霸里混个中不溜。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见到了有人分享s国的生活。

        

很便宜的价钱就能买到二手别墅,人人都有车,工作非常好找,到处都是工厂,一点都不像是中洲,说是要爱护环境,开车出去还要限行。

        

他看到了S国富豪的生活,看到了那的教育水平有多好,不像是中洲,甚至还要把他们送到研究所去学习。

        

最重要的是,那些人答应给他一大笔钱。

        

那些钱足够他在s国生活的很好了。

        

于是,一笔钱的诱惑,和移民的承诺,何正问决定铤而走险一次。

        

当知道自己的刺杀对象是那个年轻的教授时,他是松了一口气的。

        

毕竟对方那么年轻,身份应该不是很重要,刺杀起来也就更简单。

        

结果上课的时候他才发现,宋药的身份好像还是很重要的,走到哪里身边都跟着人,他只能慢慢找机会。

        

……虽然最后没有找到机会,但他成功被带回了S国。

        

何正问满心要以功臣的身份留下来生活,但刚到s国,他就被带到了审讯室。

        

S国其实隐约意识到了这是个陷阱。

        

但他们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将何正问带了回来,可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

        

果然根本没有什么机密文件,中洲人根本就是在耍他们。

        

五天后,街头上出现了一个新的流浪汉。

        

他浑身都是伤,身上只穿着薄薄衣衫,茫然又无助的在大道上行走。

        

他会s国的语言,毕竟他早早的就想要来这里生活了,可会语言没有钱有什么用,对方答应他的钱和房子都没有,甚至还把他毒打了一顿。

        

当时有人看不过眼去拦,打他的那人却说:

        

“怕什么?他现在已经不是中洲人了,我们想打就打!”

        

也是在这个时候,何正问才依稀想起来,他的老师曾经出去旅行过,回来时曾经很自豪的告诉大家,中洲人无论在哪个国家都能受到礼遇。

        

如果遇到危险,去找中洲大使馆,国家就是他们背后的底气。

        

而何正问现在已经失去这份底气了。

        

他到底是个行动能力正常的成年人,在游荡了十几天后,还是让他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饭点里当服务员,每天努力笑着就为了得到客人给的小费。

        

平时闲暇的时候,服务员们会聚在一起聊天。

        

某一天,有人进店抢劫,何正问条件反射的去按腰间的防护罩,按了个空他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没有防护罩了。

        

防护罩是给中洲公民的,当他叛国的那一刻起,防护罩就不再属于他了。

        

幸好绑匪并没有带枪,只捅了他一刀。

        

老板还算好心,承担了医药费送他去治疗,躺在病床上,何正问起了购买防护罩的想法。

        

老板很吃惊:“你怎么会这么想?防护罩多贵啊,而且还限量,我都买不起,就你那点收入,你攒个五年都买不起的。”

        

于是何正问这才知道,原来在国内只要花几百块钱就可以购买使用的防护罩,在国外竟然卖到了天价。

        

而且买的人还多不胜数,就算是从现在开始排队,也能排个两年以后。

        

他听到老板很羡慕的说:“听说中洲人出生后就能免费得到防护罩,真羡慕他们,小孩人人都有防护罩,我和我老婆正在给女儿攒钱,估计等到她十岁的时候,就能买得起一个防护罩给她了吧。”

        

可能是因为何正问因为店里受伤的原因,一向不愿意和他们聊天的老板难得问:

        

“对了,你是黄种人,你是哪个国家的?”

        

何正问沉默半天,始终没有说,他是中洲人,原本是的。

        

这里的医疗费很昂贵,老板负担到他能站起来行走后就催促着他出院了。

        

换药的钱都是何正问自己出的,只是几次换药,却把他所有积蓄都花光了。

        

而在中洲,他是可以使用学生优惠的。

        

地铁里肮脏无比,仿佛没有工作人员打扫,何正问第一次上去差点吐掉,但他打不起车,只能硬着头皮坐地铁上班。

        

坐在上面时,他十分想念中洲的地铁。

        

四通八达,平稳整洁。

        

而这还不是让何正问最崩溃的。

        

s国近些年威望下降,几乎每年都要和一些国家爆发一些冲突。

        

今年也是如此,冬季刚到,s国就和k国有了冲突。

        

一向容忍的k国做了战时准备,s国内人人自危起来。

        

大部分国民其实并不喜欢战争,尤其不喜欢和k国这种能打过来的国家产生战争冲突。

        

恐·怖·分·子趁机出手。

        

中洲在撤侨里绝对称得上是反应迅速的。

        

消息刚出来的第二天,中洲大使馆就开始通知在s国的中洲公民撤离。

        

何正问只能跟着老板他们匆匆逃离,电视上播放着中洲撤侨的画面,那一架架漂亮又大的飞机落在机场,任由一个个中洲公民进入。

        

他恍惚的盯着电视屏幕,耳边听着老板的羡慕声音:

        

“听说中洲还会派车一家家接人,听说中洲竟然出了可以让人戴着翅膀飞行的工具,又能节省动力,又能保护环境,诶,我怎么就不是中洲人呢,何,你说是吧?”

        

何正问:“是啊。”

        

他盯着屏幕,眼里流出了悔恨的眼泪,喃喃说着:“我可以是中洲人的。”

        

***

        

宋药时刻关注着s国与k国的战争。

        

当然,他的主要工作是为k国加油。

        

为k国加了一会油后才换台,眼熟的主持人严肃的说着最新新闻:

        

“第一批飞行翅膀已经展开线下销售,欲购客户需通过第一版体能测试,且进行不下三十节课的飞行训练,中央下达【不乱飞,小心飞,慢慢飞】的指导方针,宁愿飞得慢,也不要飞快出翅祸。”

        

“天空飞行通道即将开启,在这里要提醒大家,有翅膀不等于可以四处飞,依旧要遵守交通法规,红灯停,绿灯行,严格按照飞行通道的下三道中三道上三道飞行,不可随意窜道……”

        

宋药看的津津有味,对着旁边的王花说:“这下好了,这么多道,中洲以后不会堵车了。”

        

“对啊,是不会堵车了,以后改成堵翅膀了。”

        

王花嗑着瓜子,好奇问宋药:“幺儿,你还不去考体能吗?你身体素质挺不错的,稍微练练肯定能考过,你怎么就是不练?”

        

“到时候飞行通道开了,我们都在飞来飞去,你可不要哭啊。”

        

宋药勉强压下眼底的得意神色,他还等着飞行通道开启那天,给小伙伴们一个“大大惊喜”呢。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对了,这个新闻一出,各大学校的学生肯定都要高兴疯了吧。”

        

何止是高兴疯了。

        

简直高兴的想上天啊。

        

所有学生,无论是小初高还是大学,都对国家强制性的要求全体学生体能训练非常不解。

        

小学生还好,从小活动,再加上精力旺盛,也不算是很难过。

        

大学生就最惨了,本来以为上了大学可以好好的咸鱼了,结果竟然比高中还要勤快。

        

但他们不愿意也没办法,这可是硬性规定,每天也只能带着哀嚎声去操场集合。

        

但现在飞行翅膀的规定一出,他们振奋了!快乐了!恍然大悟了!!

        

“我每天至少锻炼一小时,学校的各项体能测试都能通过,这飞行翅膀我一定能买到!”

        

“哈哈哈哈哈我再也不骂体育老师了,我再也不抱怨这政策了,翅膀!我来了!”

        

学生们一时间容光焕发,做早课的时候也不觉得腿软了也不觉得腰酸了,一个个精神百倍的恨不得再上三节早课。

        

怨不得国家突然强制所有学生都锻炼身体,原来是为了飞行翅膀铺路啊。

        

再想想国家一直都在表示环境需要爱护,所有人都悟了。

        

翅膀多好,自由不说,还能节省能源,不排放黑烟,多好的节源产品。

        

一时间,中洲爱锻炼的人更爱锻炼,不爱锻炼的人为了能够通过体能训练开始疯狂锻炼,健身房爆满,有器材的公园要排队。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些老人才恍然发现,不知不觉间,中洲人民竟然一个比一个健康。

        

尤其是年轻一辈,因为经济条件上来了,营养补充的足够,个头都窜的飞快,再加上锻炼,这些少男少女们一个个都是体态均匀,面色红润,完全不像是之前媒体预言的“网络时代将会使下一代亚健康几率提升”那样。

        

他们一个个健康的简直过了头。

        

明明都是学生,偏偏体能训练都能过,和他们这些老人家抢名额。

        

中洲热闹的开展了考体能训练,买飞行翅膀的活动。

        

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长长道路,一些穿着制服的人戴着翅膀飞上飞下指挥,他们将会作为执法者在天空中上班。

        

每次天空之路修建(搭建?)时,底下都会站着一群男女老少戴着向往期待的视线围观。

        

向往和这些人一样也能穿上翅膀,期待天空之路的搭建完成。

        

听说翅膀只是第一个表现形势,后续还会出现各种空中载人工具,到时候体能训练不过关的也可以坐载人工具上天。

        

当然,对于生性向往天空的人类来说,能够自己飞当然还是自己飞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