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白洁100篇艳篇小说全文阅读

2022年7月20日08:56:18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白洁100篇艳篇小说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四个人躲在石头,或者是海藻的背面,眼睛从缝隙里露出来,紧紧的盯着自己所感觉到的方向,或者是看着别人看着的方向。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白洁100篇艳篇小说全文阅读

        

很快,一股异样的波动传来,哪怕是任天赐,到了这个地步,都已经发现了。

        

他的敏感程度直接拉满,紧张的盯着传来异样波动的方向,一双眼睛连眨都不敢,生怕这是发现了他身上的气息不对的鲛人来追杀他。

        

不过很快,他又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把自己太当一回事儿了,也太低估了自己所吃下去的土方子的作用。

        

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再加上他们所在的路途,确实在那条……不对,应该说那两条鲛人,所在追杀的路途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被追杀的那个人族,疯狂逃命,却是往他们的方向。

        

随着那个人逐渐接近,也露出来了自己的真面目,那是一个人族男人,大概有三十多岁出头的样子,留着小小的八字胡,看起来有点儿猥琐,怀里抱着一颗洁白的,有着蓝色花纹的大蛋。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怀里抱着的东西拖慢了他的速度,以至于就在苏凡等人的眼前,那人族男人就已经被身后的两个鲛人追上。

        

并且用三叉戟,直接插住那人族的衣服,一个插衣服,一个插头。

        

人族的男人勉强躲过,又被三叉戟的尾巴部位狠狠的击打中身体,但是就在三叉戟的尖头,又想要戳上他的时候,他把手里捧着的那个蛋往前推了推,直接挡住了三叉戟的行进方向。

        

这一下子就让两个鲛人有些投鼠忌器。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还是说那个蛋对他们来说太过重要,直接就硬生生改变了三叉戟的方向,也就又给人族男人争取了喘息之机。

        

可是他连喘口气都不敢,直接往前继续奔腾。

        

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那么幸运的机会了,被他跑得了一次,又怎么可能再被他跑得了第二次呢?

        

早就防备着他这一手的鲛人,在拦住他的时候,就已经对周围的空间进行了封锁,根本没有给他出逃的机会。

        

很快,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就在海水中飞天而起,淡淡的红色把海水的颜色都晕染,鲛人有些厌恶的看着晕染开的人血,伸出手打散。

        

随后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被那人拿着当挡箭牌,或者是一直抱在怀里的蛋。

        

“好凶。”祝觉看完了整个过程,不由得感叹一声。

        

苏凡在旁边也点了点头。

        

“确实,鲛人在战斗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几乎没有人能够在水底下打过他们,哪怕是越阶挑战,他们都无所畏惧。”

        

这个结论是他通过刚刚的观察得出来的,鲛人的身体素质实在是让人惊叹。

        

哪怕苏凡没有过多的接触过,可看刚刚的那一场战斗,虽然是一面倒的压制性战斗,但也能推测出来一个大差不离。

        

这就让人很是震惊了。

        

祝觉也觉得很震惊。

        

尤其是看着苏凡的眼神,简直是在放光,心里更加觉得这次跟着苏凡一出来历练,是绝对不可能有错的选择。

        

换成以前教过他的一些老不死的,都绝对没有苏凡的这个眼力见。

        

眼力,有时候也能说明一个人的阅历和资历。

        

他砸吧着嘴,有点幸灾乐祸。

        

并非是他冷血,而是在海底,能被这么疯狂追杀的存在,身上又满满的都是人的味道,不是伪装的手段到期,就是因为做的不该做的事情。

        

自己作死,那样的话,简直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他又为什么要充当好人去可怜人家呢?

        

他笑着指指点点,“被撕碎的那个人真惨,不过,他刚刚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祝觉心里都快要好奇死了,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够引得鲛人情绪波动那样大,差点儿都把人给追出蔚蓝之海。

        

但也就是是因为他波动过大的情绪,导致已经即将离开的两个鲛人,发现了他的踪迹,大喝一声。

        

“什么人?”

        

“滚出来!”

        

他们的手里,紧握着三叉戟,看情况是若是不主动现身的话,就要又开始一场战斗了。

        

鲛人从来不畏惧战斗,更加不可能因为敌人没有现身而感觉到退缩。

        

可是对于祝觉等人来说,这一战能避免就避免。

        

刚还在笑着,祝觉现在就有些苦了脸,有些不敢去看苏凡,害怕自己被责备,把这么无语的事情也招惹上头,他只好站了出来,主动开口解释。

        

“别误会,别误会,我们并不是有心,只不过是察觉到你正在追杀人族,不好出面相碰,所以才躲了起来。”

        

那两个鲛人听到他这么说,依旧也没有放松警惕,反而动了动鼻子,有些谨慎的看着祝觉。

        

“你身上的味道好奇怪,你是什么种族?”其中一个鲛人询问。

        

祝觉直接大言不惭的张口就来。

        

“我是龙族,龙族也算是海族的一种吧?沾亲带故的说的话。”

        

反正现在也没有龙族能够拆穿他,更何况他的身体里,本就有龙族,身体从内到外带出来的气息,都是属于龙族的。

        

要是被拆穿的话,他就说自己不是纯血,绝对万无一失。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族对于非纯血的鄙视最强烈,其他的异族,反而没有那么在乎。

        

尤其是龙族。

        

龙性本淫……有混血龙族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旁边这几个呢?”最开始出声问话的,又指着苏凡几个询问。

        

苏凡直接开口作答,“蜘蛛蛊一族,我们两个都是,这是一条绿鲛,不过,并不会治疗技能,也不会说话,我们是之前捡到他的。”

        

这是他们之前给任天赐编出来的人设。

        

而这个人设和同为鲛人的身份显然吸引了这两个战士。

        

虽然神态依旧没有放松,但是脸色好了一些,只不过还在紧盯着他们,话语上却对任天赐放松了起来。

        

“鲛人?”

        

“过来,我看看。”

        

他们要近距离的接触,以辨识和排查任天赐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鲛人——也是为了防备任天赐是被这几个异族挟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