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腐文高H总受/乐正宇×谢邂

2022年7月20日06:15:35纯肉腐文高H总受/乐正宇×谢邂已关闭评论

     

江朝歌看了过去,眼前是一个刷着红漆的木门,门口放着一些农耕的木具,其它并没有什么特别。

纯肉腐文高H总受/乐正宇×谢邂

        

王志走上前,敲响了木门:“村长伯伯,有外乡人过来借宿。”

        

不多时,木门打开。

        

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布衣短衫的中年男人。

        

单看长相,差不多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同样有着一头苍白的头发,脸颊上还有一颗大大的黑痣。

        

“是王志啊。”中年男人看到了王志,笑了起来:“外乡的客人在哪儿呢?”

        

王志就指了指身后的江朝歌和姬如雪:“就是他们,说是去往泾阳县投奔亲戚,错过了宿头,想在村里借宿一宿。”

        

“两位客人你们好,我是白石村的村长,我叫王大森。”王大森看向江朝歌,态度非常的友善。

        

“村长好,我叫江三郎,这是我妹妹江四妞。”

        

“好好好,两位客人快请到里面坐。”

        

“多谢村长。”

        

江朝歌道了声谢,带着姬如雪进了屋。

        

而王大森则是随手拿了些吃食,打发王志离开,又领着江朝歌和姬如雪穿过了小院,进到了前厅。

        

一进到前厅。

        

江朝歌就发现,在前厅中摆着一个祭神的神坛,只是,神坛上并不是什么土地,而是一个用黑泥捏成的古怪泥雕。

        

泥雕并不高,只有一只拳头大小。

        

敞着肚皮,披着宽大的衣裳,造型上倒是有些“弥勒佛”的影子,只是,体态相对瘦小,没有那么圆润。

        

而且,这泥雕的造型明显是一个孩童,脸上也并没有笑容,瞪着大眼睛,咧角向着两侧夸张的咧开。

        

当然,这只是表面。

        

在江朝歌的眼中,这个黑泥雕中正盘膝坐着一个影子。

        

影子就藏在泥雕中,两只眼睛瞪着江朝歌和姬如雪,不断的舔着嘴唇。

        

最主要的是,这个影子的五官……

        

几乎和王大森一模一样。

        

……

        

王大森带着江朝歌和姬如雪进到厅中后,便向着那个拳头大的泥雕叩拜起来,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发出古怪的声音。

        

“#¥%—#%”

        

念了大概有一刻钟,终于念完了。

        

王大森便坐了下来,说道:“两位客人莫要见怪,这是我们白石村的习俗,如果二位不介意,晚上便在我这屋子住下吧。”

        

“那就打扰村长了。”江朝歌嘴角微微上扬。

        

“不用客气。”王大森说完,朝着里屋喊了一句:“丫头啊,还不快去给客人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出乎意外的是,王大林并没有要让江朝歌和姬如雪也去叩拜黑泥雕的意思。

        

“好咧!”

        

里面屋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

        

但是,却并未露面。

        

而王大森也没在意,开始跟江朝歌介绍起白石村的情况。

        

按照王大森的说法,大白石村的日子过得算是相当的不错,吃得饱饭,有衣服穿,同时,他还向江朝哥和姬如雪发出邀请。

        

想让他们在白石村中多逗留一些时日。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

        

在这个时代。

        

稍微富裕一些的村子会招揽一些过路的青壮汉子,留在村中用以劳动,甚至以后就定居在了村子中。

        

王大森此番举动,倒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江朝歌就委婉的向王大森道谢,又说明了自己兄妹二人投亲的目的,意思就是我们明日便要离开。

        

王大森看说不动,就没有再多说,只是让江朝歌和姬如雪到收拾出来的屋子住下,又拿了一些粗粮过来。

        

江朝歌便给了一钱银子作为报酬。

        

随即,王大森离去。

        

至始至终,都未见到收拾屋子的“丫头”。

        

……

        

客舍的屋子非常简单。

        

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再就没有其它的东西。

        

时辰未到夜晚。

        

姬如雪自然是不会休息的。

        

她看向江朝歌:“二郎,觉得这村子如何?”

        

“还不错,挺适合居住的。”江朝歌笑了笑,又补了一句:“就是那黑泥雕有些古怪,不知是什么东西。”

        

姬如雪就同样回以嫣然一笑:“单以泥雕而论,民间供奉泥雕一般有三种可能,一、土地山神;二、安家镇灾;三、养鬼求财;”

        

这算是直接给出了三个选项。

        

江朝歌想了想后回道:“这黑泥雕看起来并不像当地的山神土地。”

        

“嗯,若是安家镇灾的话,造型同样不对,一般安家镇灾多是以门神为主,可门神威严,此物却是孩童,并不像门客。”姬如雪又说道。

        

“所以,姬姑娘的意思是……这黑泥雕是养鬼求财用的?”

        

“不,养鬼求财属于偏门,一般会放在更隐蔽的位置,比如房梁上,或者是院子里的某个角落,并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叩拜。”

        

好家伙,三个选项全部否定了。

        

江朝歌知道,姬如雪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

        

果然,姬如雪很快又再次开口:“白石村的村民们头发皆白,但这个白发和他们的年龄并不相符,我个人猜测或许是他们失了两魄。”

        

“两魄?”

        

“嗯,人有三魂七魄,第四魄名为‘非毒’,如果失了此魄,体内的毒素无法排出;而第五魄名为‘除秽’,掌管的是人的妄念和邪念。”

        

“这两魄和头发皆白,有什么关系呢?”江朝歌又问。

        

“失了第四魄,人体内的毒素便会长年积压在体内,造成某种病变,而失了第五魄,人的大脑中会充满了妄想和邪念。”

        

姬如雪说完,又补充道:“当一个人的大脑中时刻充斥着妄想和邪念时,他的精神消耗便会比常人要快,长此以往,头上就会生出白发,而在第四魄同样失去,这种现象便会加剧到更厉害的程度,是有可能造成了少年白头的。”

        

“原来如此。”江朝歌明白了。

        

这就好比一个人用脑过度,会变成秃头一样的道理。

        

在他的前世,身边就有一些以写作为生的朋友,虽然赚了不少钱,但赚着赚着就发现头发没有了。

        

正所谓,你秃了自然就强了,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而白头其实也是一样。

        

不过,江朝歌刚才在黑泥雕中看到了王大森的影子,自然觉得这件事情或许不止是姬如雪说的这般的简单。

        

当然,姬如雪会如此轻易的把“答案”说出来,十有八九是在考验他。

        

于是,江朝歌想了想后道:“这个猜测本身并没有问题的,只是,现在整个村子的头发都白了,显然就不会如此简单了,毕竟,一个村子的人都失去了两魄,这件事情肯定不是正常现象。”

        

“二郎,还是聪明的。”姬如雪似乎很满意:“那二郎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一个村子的人都失去了二魄呢?”

        

“应该是在黑泥雕的身上,如果能找出黑泥雕是什么人给王大森的,或许,便可以解开白石村失去二魄的原因了。”

        

“不错,很精准的判断,还有吗?”

        

“有,路上一直有人问我要不要娃娃,之前我没有想明白,但现在我猜测,所谓的娃娃应该便是黑泥雕。”

        

“嗯,这样一来便有一个问题了,如果黑泥雕并不由一个专门的人来给予,而是所有村民都可以给予,我们又要如何找出真正的‘幕后之物’呢?”

        

姬如雪在这里用了‘幕后之物’四个字,显然是在告诉江朝歌,即使是她也无法准确的判断出,操控这一切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或者是某种物件。

        

于是,江朝歌回道:“不如试试,用打草惊蛇?”

        

“何谓打草惊蛇?”姬如雪投来疑惑的目光。

        

江朝歌愣了一下。

        

好家伙,他倒是给忘了。

        

打草惊蛇这个成语,出自于北宋,现在还没有。

        

想到这里,他就解释道:“意思就是,如果不知道哪处草丛里面有蛇,便用木棍四处捅一捅,蛇自然会被惊动,自己跑出来。”

        

姬如雪欣赏的看了江朝歌一眼,似乎是准备再说点什么。

        

可突然间,她的眼睛眯了起来,脑袋不由自主的往左边歪了一下。

        

同时,她的口里又一次唱起了歌。

        

“夜侦司里有了一个江二郎哟……嘿哟……我轻松了很多哟……真是高兴哟……越发觉得离不开他了哟……”

        

“???”江朝歌。

        

这一次,江朝歌没有马上打断姬如雪。

        

他在等着她继续唱。

        

其实,姬如雪唱得还蛮好听的,声音清亮,语调悠扬,即使是现编的小曲,也能让人如痴如醉。

        

不过,很快,姬如雪又恢复了正常。

        

她的脑袋重新摆正,眼睛也再次睁开:“二郎是想出去外面逛一逛?引对方出手?”

        

“姬姑娘觉得如何?”江朝歌点了点头。

        

“办法倒是不错,只是二郎想要如何做呢?”姬如雪再次问道。

        

“来的时候不是有人要送我娃娃吗?那我就去要个娃娃,如果一个不够,我就要两个,再不行我就把村里的娃娃都要过来。”

        

“都要过来……那你恐怕会被打吧?”

        

“我来的时候看了一下,白石村的村民大概只有不到两百人,应该不够姬姑娘一个人打的。”江朝歌很自信。

        

“呵呵,没想到二郎竟会如此心细,既如此,你便去吧。”姬如雪再次笑了起来。

        

“好的,不过,在我走之前,姬姑娘能再给我唱首歌吗?”

        

“唱什么歌?”姬如雪的眉头微微一皱。

        

“就唱:夜侦司里有了江二郎哟……嘿哟……我轻松了很多哟……真是高兴哟……越发觉得离不开他了哟……”

        

江朝歌学着姬如雪的腔调唱了起来。

        

然后……

        

他就被无情的一脚踢了出去。

        

疼倒是不疼。

        

只是,有点儿伤心,难过。

        

……

        

门口。

        

江朝歌一脸的委屈。

        

明明是姬如雪自己编的歌,怎么就打人呢?

        

看来……

        

姬如雪确实病得不轻?

        

“莫名其妙的唱歌,这算是一种什么病?病娇喘?又或者是,间歇性的……某类精神失控?”

        

如果是这样的话,有没有可能出现,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姬如雪突然狂性大发,把他按在地上一顿啪啪……

        

那么,到时候自己要如何反抗呢?

        

是用佛门的金刚身,还是用墨家的大傀儡术?

        

正想着,他就听到屋里传来“咚”的一声。

        

江朝歌立即就冲了进去。

        

随即,他就看到姬如雪倒在了地上。

        

“姬姑娘,姬姑娘,你怎么啦?”江朝歌走了上去,用一只手轻轻的探到姬如雪的鼻息处。

        

还好,有气!

        

应该不是被自己给气死了!

        

不过,姬如雪为什么会晕过去呢?

        

这显然不太科学。

        

江朝歌四处查看,屋内并没有什么东西,以他的视线,如果真的有什么鬼物,是不可能看不到的。

        

而且,以姬如雪的实力,一般的鬼物也不可能伤到他。

        

“屋内并无鬼物,可是,姬如雪却突然一下晕过去了……这是为什么?难道……是睡着了?”

        

不会吧?

        

说睡就睡的吗?

        

江朝歌又查看了一下,发现好像还真是睡着了。

        

因为,姬如雪的呼吸非常的平缓,而且,胸口的起伏也非常的均匀,跟睡觉的状态完全一致。

        

没有办法。

        

他只能将姬如雪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接着,又盖上了被子。

        

到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如果他现在离开……姬如雪的安全好像就有了一些问题。

        

白子和黑子到底去哪了?

        

江朝歌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姬如雪的胸口,他记得姬如雪提起过,白子和黑子就在她的……

        

“啪!”

        

江朝歌给自己甩了一个耳光。

        

想什么呢?

        

这是你上司!

        

未来你还要在夜侦司里抓鬼降妖还得靠她呢,岂能有什么非份之想?就算真要想,也等修成了鬼仙再说。

        

现在,你是一只鬼,能干嘛?

        

想到这里,江朝歌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心如止水,再无一丝波澜。

        

“反正我也不赶时间,姬如雪的安全更重要!”他准备等到晚一些的时候,或者姬如雪醒了再出去。

        

这样更稳妥!

        

于是,他开始坐在旁边开始修炼。

        

炼着炼着……

        

便炼了一个时辰。

        

天色渐晚。

        

姬如雪依旧在睡着觉,只是,渐渐的,嘴巴开始微微的发出一些古怪的声音,似乎是在说梦话。

        

江朝歌有些好奇,便停下了修炼,坐到床边开始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