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在她的乳沟间来回摩擦

2022年7月20日06:05:34校长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在她的乳沟间来回摩擦已关闭评论

        

等人走了,纪小小将叶无言拉着在身边坐好,试探的问他,“谢连深说摄政王的时候你有什么特殊感觉没有?”

校长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在她的乳沟间来回摩擦

        

纪小小双眼认真的观察叶无言,最后啥变化也没发现,看来叶无言真的一点也想不起以前的事情,这倒是是好事还是坏事,纪小小一时间也拿不准,要是恢复记忆,发现自己的爹可能没有了,也不知她家夫君能不能接受。

        

叶无言不解的看着她,“我需要什么感觉,我都不认识这人,听他说也没有任何印象。”

        

说完叶无言又好笑的看着她,“娘子不会觉得我和摄政王有什么关系吧?”

        

叶无言现在也反应过来,自从上次和谢连深说起过摄政王,谢连深说他和摄政王的眼睛很像之后,纪小小的反应就很古怪,刚刚的时候也是,现在这么问很明显是以为他跟那什么摄政王有关联。

        

叶无言哑然,“我说你的脑袋瓜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呢?我要真和皇城里权势滔天的摄政王有关系,现在还能在这,这么多年了,只有花了心思再怎么样也能找过来吧。”

        

闻言纪小小一边觉得很有道理,一边又觉得万一真的像刚才自己的猜测一样,摄政王出了问题,根本顾不上寻找叶无言也有可能啊?

        

纪小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算了,她在这里想半天也想不出头绪来,懒得想这么多。

        

不过纪小小拿眼神瞟叶无言,见他满脸的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会和摄政王有关系的表情,纪小小一时有些无言,难道真是她想多了,没看当时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吗,就算真的记不起从前,听见熟悉的消息总该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吧。

        

叶无言见她一张小脸都纠结成团子,失笑不已,“好了,别多想,记不起从前,想不起前事也没关系,我们活在当下就好,我有你,过几个月后还有属于我们的孩子,这样过一生也很好。”

        

纪小小挠了挠头,这样也行吗,没有前面人生的记忆真的无所谓吗,还是叶无言只是在安慰自己,纪小小认真的看着叶无言的眼睛,最终发现叶无言好像没有以前听说的没了记忆就没有安全感之类的情绪,他好像很稳定啊,纪小小心中竖起大拇指,她夫君就是不一样。

        

……

        

纪家村

        

暗一和暗三看着面前竖立的大石上写着的纪家村三个字,他们的王爷很有可能就在这里,三年多了,终于有了王爷的消息,两人眼里都控制不住的浮现激动之色。

        

纪洪推着板车走来,看着两个陌生人,一人脸上带着面具,一人脸上全是笑嘻嘻的神色,可他一个也没见过,纪洪的眼里出现了警惕之色,想了想还是上前问:“两位是哪里来,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来我们村是有什么事吗?”

        

纪洪越看这两人越觉得不像什么好人,虽然其中一人在笑,但纪洪总觉得这笑容贱兮兮的。

        

暗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觉得充满善意的笑容被纪洪认为有些贱兮兮,要是知道纪洪心中所想肯定会气得跳脚,想他好歹也算是个俊俏郎君,怎么就贱兮兮的了,这是污蔑!

        

暗三不知道自己的形象被人如此想,看见纪洪上来搭话,他本来就在想怎么打听王爷的消息,现在这人不就是送上门来的情报人员吗,想到此暗三笑得跟灿烂。

        

暗三:“这就是纪家村吧,看起来真是山清水秀的地方。”

        

纪洪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暗三,这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不俗啊,就他们村现在破破烂烂的模样,也能被夸成山清水秀,肯定是有所图谋。

        

纪洪双眼警惕的盯着暗三,声音中带有几分不耐,“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暗三如何看不出纪洪的警惕和对他们的不耐,笑容微微僵硬,他应该表现得不差吧,暗三伸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他长得不像坏人吧。

        

暗一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将暗三拉到身后,声音显得有些冷,“我们是来找人的,你们村里有没有一个异瞳的男子,二十岁上下。”

        

纪洪眼睛微睁,瞳孔缩了缩,脑海中突然想到叶无言,这两人不会是冲着无言来的吧,看起来也不像是好人,想到当年无言身上的伤,这两人不会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凶恶之徒吧。

        

纪洪心中涌起了害怕的情绪,握在板车柄上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指尖微微泛白,面上却又强自镇定不敢露怯,“没有,什么异瞳见都没见过,你们快走,不然我叫人了。”

        

暗一面具下的眉宇紧皱,不要以为他看不出来这人在说谎,以他的经验来看,这人似乎在害怕他们,不过就算在害怕,居然也对他们说了谎,真是奇奇怪怪。

        

暗三看着紧张的纪洪,笑着拱手,“大哥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

        

暗三还未说完就被纪洪打断,“坏人从来不说他是坏人,你要真是好人就赶紧离开,不要在我们村口晃悠。”

        

纪洪说完心中猛然提起一口气,生怕这两人怒起动手,纪洪暗地里将他和这两人对比一番,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任何胜算,纪洪暗自握紧了拳头,打算一旦发现这两人有动手的迹象就反击回去,打不过又如何,他们村人多着呢。

        

暗三满头黑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哥,我们是来找我们主子的,刚刚所说的异瞳男子是我们的主子,只不过之前失去了他的消息,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消息,我们急急忙忙来验证,绝对没有坏心思。”

        

纪洪满是怀疑的看着他,“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说不定你就是个骗子。”他又不是傻子,这人说两句话就信,再加上无言根本没有以前的记忆,要是这两人包藏祸心,他把无言的消息说给他们,真害了无言他得后悔一辈子,

        

暗三抽了抽嘴角,这人怎么这么轴,“要不你给那人说说,那人要是愿意见我们,我和我朋友再进去怎么样。”

        

纪洪摆摆手,“说什么说,我们这没这个人,你们快走吧。”

        

暗三简直想抽这人一顿,怎么就讲不通呢,算了,他不行让老大上吧,暗三默默的退回暗一身后,“老大你上,我说不通。”

        

暗一微微偏头往身后看了一眼,最后看向纪洪,“你们这真没有?”

        

纪洪沉默半秒,斩钉截铁的道:“没有。”

        

“我们知道了,打扰了。”暗一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纪洪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手中的板车直接脱手,“还好,还好走了,吓死我了,不行,我得跟爹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