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第一次/被俘绳驯服的女侠

2022年7月19日12:53:06花怜第一次/被俘绳驯服的女侠已关闭评论

      

白西月刚开完主任例会,回到科里正好碰见吕晨。

花怜第一次/被俘绳驯服的女侠

        

“主任。”吕晨很随意地把盒子递过去:“给您的。”

        

白西月没接:“这会儿不饿,给他们分了吧。”

        

“他们都有。”吕晨跟着白西月进了办公室,放在她办公桌上:“主任,三十六床昨天查的血常规……”

        

他一说病人去看,果然,白西月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等他离开,放在办公桌上的甜点,直接被白西月忽略了。

        

她忙完,给花生打了个电话:“检查完了吗?”

        

花生已经陪着木木到家,木木睡着了,他悄悄出了卧室,才说:“一切正常,医生说就这一周左右的事。”

        

“好,我知道了。”

        

“妈晚上早点回来?木木想吃烤肉。”

        

“好。” 

        

白西月刚挂了电话,办公室门就被敲响了。

        

她说了进,眼睛都没抬,还在低头看资料。

        

脚步声传来,来人却没说话。

        

她奇怪地抬眼,看见了自己的男人。

        

季连城唇角含笑,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上半身前倾,和她四目相对:“白主任,我来看病。”

        

白西月忍不住笑了:“看病不去挂门诊?”

        

“白主任的门诊可太难挂了。”男人目光透着无辜和可怜:“所以啊,我只能来办公室找人。”

        

“你这样不合规矩啊。”白西月推开病历本,笑着看他:“都像你这样,不乱套了?”

        

“可是我的病,只有白主任可以治啊。”

        

“让我猜猜,”白西月托着下巴,抬脸看他:“我看季总满脸春色,目光含情,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啊。”

        

“病了,”季连城忍不住压低身子,凑近她:“相思病,病入膏肓了,一会儿看不见白主任,就抓心挠肝,浑身难受。”

        

白西月笑得眼睛眯起来。

        

温如星有个高中同学,大学学的生物制药专业,后来又读了博士,自己开了家化妆品公司。

        

郁屏风专门投资了一条生产线,不大批量生产,只针对家里人制定配方,生产一些化妆品。

        

从王瑞珍用的老年霜,到小念青的宝宝霜,应有尽有。

        

每隔三个月,研究化妆品的专家会根据每个人的皮肤变化调整化妆品成分。

        

都是纯植物草本配方,绝对不添加其他成分。

        

可能是因为这个,家里人皮肤都很好。

        

甚至男士都有专用的化妆品。

        

江折柳倒是不在意这个。

        

本来季连城郁屏风也不在意。

        

可看着自己老婆好像越来越年轻,皮肤也越来越好。

        

男人不免会有危机感。

        

甚至怕自己站在老婆旁边,不像老公,倒像老爹。

        

所以都老老实实往脸上擦东西。

        

不过给他们用的,算是三合一,只擦一样就行,挺简单的。

        

虽然简单,效果是很好的。

        

白西月的这张脸,就像是冻龄一样,季连城觉得,自己二十多年前认识她,她是这个模样,如今还是那个模样。

        

甚至,她通身的气质更加耀眼,叫人着迷。

        

季连城忍不住亲亲她:“白主任,给我治治?”

        

白西月赶紧推他:“别闹,这里是办公室。”

        

“好。”季连城直起身子:“那我等白主任下班?”

        

他说完准备坐到旁边的长椅上,一眼看见精致的食品袋:“你吃的?什么时候买的?”

        

白西月随口道:“科里医生买的。”

        

季连城一听,敏感雷达立即上线:“专门给你买的?哪个医生?男的女的?”

        

白西月好笑地看着他:“上中班的医生,经常会买点小零食,怎么是专门给我买的,科里医生护士都有的。”

        

“这个……不便宜呢。”季连城眼熟,因为他给白西月买过。

        

“我们挣的是不如季总多,可薪资和奖金,也是不少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季连城看她一眼,意犹未尽。

        

白西月无奈开口:“我都快五十了,你是不是没有这个概念?四十八岁了,在别人眼里,都是老太太了,OK?”

        

季连城直接把手机当镜面,放她面前;“你照照镜子,看有没有你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太太。”

        

“行行行,如花似玉,不过呢,再如花似玉,那也是老太太。放心,现在啊,只有你对我这个老太太感兴趣了。”

        

“是,所以,白主任赶紧下班,给我治相思病。”

        

白西月忙完下班的时候,季连城随手拿起那包甜点,经过护士站的时候,随手放在那里,对值班护士说:“辛苦了。”

        

护士笑道;“谢谢白主任,谢谢季总。”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要白西月上班,季连城风雨无阻每天都来接。

        

医院里谁不认识他?

        

出了病房,下楼,上车,白西月才说:“小心眼。”

        

“嗯。”季连城也不否认,直接道:“这辈子,就在这一点上小心眼了,我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