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嫩小屁股耸动/好想男人又曰又添AV

2022年7月19日12:25:26稚嫩小屁股耸动/好想男人又曰又添AV已关闭评论

        

“轰!”

稚嫩小屁股耸动/好想男人又曰又添AV

        

“轰!”

        

“轰!”

        

沈七夜横死的当天晚上,四路大军全面突入了光城。

        

铁木无月和叶凡更是带着人一马当先冲到了沈家堡。

        

随着几十枚火焰倾泻过去,沈家堡顿时变成一片火海。

        

厚重万斤的精钢大门也向内跌飞出去。

        

在士气低落的沈家堡拉响警报时,一身黑衣的叶凡轻轻挥手。

        

身后一百辆装甲车引擎声同时轰鸣,悍不畏死向前冲了过去。

        

横挡在前面的物体全部被撞飞,几十名对抗的铁木精锐全都跌飞。

        

装甲车也没有理会他们的死活,只是冲击着视野中的障碍和活人。

        

当一百辆装甲车分成五批窜入庄园的道路时,一批批身穿黑衣的联军纷纷跳了出来。

        

他们抓手里搂着一挺热武器向四周扫射。

        

车顶也探出一支支长枪,向视野中的目标射击。

        

近百名冲过来的铁木精锐,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

        

接着车上又嗖嗖嗖飞出火焰轰炸建筑。

        

一番惊天动地的爆炸过后,很多躲在门窗、楼顶和暗堡的敌人摔了出来。

        

火光冲天,枪炮阵阵。

        

占地极广的沈家堡再度变成了战场。

        

相比上一次的沈家堡决战,今晚更加惨烈和疯狂。

        

沈七夜带着大部队去了前线,留在沈家堡的基本是铁木精锐。

        

他们虽然知道前线失利,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凡和铁木无月推进这么快。

        

而且金布衣带着铁木金回来后就躲入了地堡,到现在都没有露面主持大局。

        

这让他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战火四起,叶凡和铁木无月他们气势如虹。

        

不过这批留守沈家堡都是铁木金嫡系。

        

所以横死五百多人后,剩下的铁木子弟作出了反应。

        

他们不仅迅速丢弃前面两道防线,还借助沈家堡暗道顽强对抗。

        

凭着地形和制高点的优势,他们慢慢稳住了阵脚。

        

看着由零星人员渐渐汇聚成长龙的稳固防线,铁木无月眼里划过一抹欣赏道:

        

“铁木金还不算太废物啊。”

        

“我们攻击如此迅,火力如此凶猛,他们却只是乱了五分钟。”

        

“我还以为沈七夜挂了,铁木金不堪一击了!”

        

“薛无踪,你负责左边区域,那里有十个火力点,想法子轰了他。”

        

“阿塔古,你负责右边区域,那边有三个暗堡和六个狙击手,干掉他!”

        

“孙东良,你从中间穿插进去,占据六个制高点,压制两侧敌人。”

        

“薛清幽,你带人守住大门和广场,不要让铁木金跑了。”

        

“金旋风,你带神龙子弟潜入地道,切断铁木精锐的通道,让他们无法神出鬼没。”

        

“西不落,你想要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铁木无月对着十几个战将发出了指令,还明确了他们任务。

        

话音落下,金旋风和阿塔古他们迅速带人行动。

        

两千号人像是一把把利剑刺向了沈家堡的心脏。

        

随着他们的行动,沈家堡的枪声、吼叫声、厮杀声,越发激烈起来。

        

铁木无月拿过一把长枪,随后对叶凡浅浅一笑:

        

“这么好的夜晚,这么好的一战,不热身可惜了!”

        

“心里有没有惆怅?”

        

“当初你拼死拼活以一敌百保护的沈家堡,如今要亲手毁灭会不会很难受?”

        

她饶有兴趣看着叶凡:“心里会不会有世事无常的无奈?”

        

叶凡淡淡一笑:“你对铁木金什么心境,我就什么心境。”

        

铁木无月绽放一个笑容,对着叶凡轻轻摇头:

        

“那不一样。”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没有道德没有感情,而且铁木刺华父子跟我有仇。”

        

“我现在杀他,毁灭天下商会,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她反问一声:“对了,待会遇见沈楚歌了,你会怎么样?”

        

叶凡沉思,随后叹道:“放她一条生路,她终究还是善良的,只是身不由己。”

        

铁木无月苦笑一声:“你竟然要放她,又为何给沈七夜补刀?”

        

“那一刀,应该我来补,这样沈楚歌恨的就是我,而不是你。”

        

她眯起眸子:“你也不会心里纠结。”

        

叶凡语气淡漠:“我想要亲手给我和沈七夜的恩怨划上一个句号。”

        

“望北茶楼后我跟沈七夜就是敌人,却拘泥昔日的情分刻意躲避。”

        

“他带着沈氏战兵不遗余力攻打明江,给铁木金卖命稳固破北大营。”

        

“而我念叨当初的交情多次放水。”

        

“这不符合我的作风。”

        

叶凡给出一个理由:“所以我要杀了他来淬炼自己的心。”

        

铁木无月的眸子直透人心:“你啊,一个不合格的上位者。”

        

“上位者就该尽力保持自己的双手干净,就该尽力让手下去处理麻烦。”

        

“我杀了沈七夜,你就不用面对沈氏余孽的报复,不用纠结你跟沈楚歌的感情。”

        

“你面对东狼南鹰他们也不用尴尬。”

        

“结果你亲手了断沈七夜性命。”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沈楚歌会恨你!”

        

“夏秋叶和李太白他们会不择手段报复你。”

        

她红唇张启幽幽一叹:“东狼南鹰他们也会跟你有一丝隔阂。”

        

“我当然清楚这些。”

        

叶凡望向了前方还抓起了一刀:“也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我不能独扛一切。”

        

铁木无月微微一怔,随后柔和一笑:“你疼惜我?”

        

叶凡没好气回应:“我馋你身子。”

        

铁木无月咯咯大笑,伸手一拍叶凡开口:

        

“好,给你机会,你比我先杀了铁木金,我就给你身子。”

        

“我还给你解锁人生中的第一式到第七十二式。”

        

“比我慢半拍,那你要乖乖听我的在下面。”

        

说完之后,铁木无月就要拿着长枪带人冲出去。

        

“呜——”

        

就在这时,背后又响起了一阵汽车轰鸣声。

        

几辆白色悍马飞奔了过来。

        

几十名战兵和神龙子弟荷枪实弹包围了过去。

        

叶凡和铁木无月扭头望去,正见车门打开钻出唐若雪和卧龙他们。

        

焰火吊着一支手臂。

        

卧龙身上也有伤痕。

        

唐若雪更是脸色苍白隐露疼痛。

        

倒是后面十几名唐氏佣兵生龙活虎。

        

叶凡微微吃惊:“唐若雪,你来干吗?”

        

铁木无月则没有说话,但眸子流露玩味。

        

“我来杀铁木金,我来杀铁木金!”

        

唐若雪跌跌撞撞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枪:“我要杀了他?”

        

叶凡扫过女人苍白的脸色一眼开口:

        

“铁木金已经必死无疑,你没必要出来折腾。”

        

“而且你好像受了不小的伤,再闹腾会更加严重。”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叶凡挥手驱赶唐若雪等人离开,虽然诧异这女人重伤,但现在没空追问。

        

当务之急就拿下沈家堡和杀掉铁木金。

        

“我要亲手杀了铁木金!”

        

唐若雪挤出一声:“不杀了铁木金,我是绝不会离开的。”

        

叶凡皱起眉头开口:“唐若雪,不要胡闹了。”

        

“铁木金现在虽然是穷途末路,但他和金布衣等人实力摆着。”

        

“越是走投无路,越容易狗急跳墙。”

        

“你冲上去杀铁木金,只会给他送人头。”

        

叶凡望向了卧龙:“卧龙,带唐总离开吧。”

        

“沈楚歌死了!”

        

“沈楚歌被铁木金杀了!”

        

唐若雪突然怒道:“我答应沈楚歌给她报仇,我就会给她报仇,哪怕搭上我一条命。”

        

她受了伤,全身还剧痛,但听到铁木金被包围,她还是不顾卧龙等人劝阻过来。

        

她要亲手送铁木金一程。

        

她要亲自告慰死去的沈楚歌。

        

铁木无月大吃一惊:“什么?沈楚歌死了?”

        

叶凡也是一怔,心里有些难过和遗憾。

        

接着他问出一声:“铁木金什么时候杀沈楚歌的?”

        

唐若雪呼出一口长气,目光冷冽盯着叶凡喝出一声:

        

“楚歌为了你,为了扭转你对她的好感,为了回到你们过去的情谊,她袭击了铁木金。”

        

“她还救了我!”

        

“铁木金恼怒她的背叛,就一拳打死了他。”

        

“铁木金被我打伤后就狼狈逃回沈家堡。”

        

“他的护卫和高手也被我们灭掉了。”

        

“这也是你们能够迅速打穿江南大营的缘故。”

        

“如不是楚歌跟我们一起重创铁木金,让江南大营没有铁木金坐镇指挥,你们怎么可能这么快推进?”

        

“沈楚歌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却连她已经横死都不知道,你简直是没有良心。”

        

“也是,你已经被身边妖女迷惑了,哪里还看得见楚歌。”

        

“别挡我的路!”

        

“今晚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杀掉铁木金给楚歌报仇!”

        

“你不在乎沈楚歌,不念叨她的情,我在乎,我念叨。”

        

“在我心里,楚歌比你身边妖女好一百倍!”说完之后,唐若雪忍着疼痛带着卧龙等人冲向最后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