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校园类型全文阅读目录&少爷,不要咬

2022年7月19日07:46:28性奴校园类型全文阅读目录&少爷,不要咬已关闭评论

     

叶声声做了一场梦。

性奴校园类型全文阅读目录&少爷,不要咬

        

梦里,她身着一袭洁白纱裙,头戴皇冠,妆容精致。

        

脚上是一双定制的水晶高跟鞋。

        

她气质脱俗,挽着家人的胳膊,一步一步走向聚光灯下的男人。

        

叶彻一身量身定制的白色西装礼服,挺身玉立,矜贵雅致。

        

众目睽睽之下,他手捧鲜花,浅笑如风。

        

叶声声望着他,满眼里都是喜悦。

        

没错,今天是她跟叶彻的盛世婚礼。

        

她穿上婚纱,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将要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她很开心。

        

想要迫切地赶紧走完眼前这条铺满鲜花的舞台,想要迫切地接过他递来的戒指,迫切地接过牧师的话,大声地告诉他: 

        

我愿意。

        

可还不等她走近那个男人,她的身侧忽然冒出来一个小女孩,比她率先一步奔向了叶彻。

        

叶声声看着那个小女孩。

        

是她的女儿。

        

她叫叶怀恋,今年才三岁。

        

今天她的任务,是给爸爸妈妈送戒指。

        

见女儿提前出来了,叶声声喊住她,“恋恋,还没到你出场呢。”

        

小恋恋回头对着妈妈甜甜一笑,却没管她,径直走向了爸爸。

        

她将装着戒指的盒子递给爸爸。

        

叶彻接过来,取出里面的戒指,单膝下跪将戒指戴在了女儿的小手指上。

        

而后亲了女儿的额头一口,便牵起她的小手,父女俩转过身,背对所有人远去。

        

看着眼前的一幕,叶声声忽然有些急。

        

她定在那儿,张口喊他们父女。

        

“恋恋,叶彻,你们去哪儿啊?我们的婚礼还没完成呢。”

        

女儿只是回头对着她笑,却没有说一个字。

        

叶彻也只是回头跟她挥手,没有回一句话。

        

前方忽然开启了一道被雾气笼罩,白光刺眼的大门。

        

他们父女俩就那样手牵着手,众目睽睽之下地径直走了进去。

        

叶声声眼看着他们很快就要消失,她忙脱开家人的胳膊,提着裙摆朝他们追过去。

        

“不要,叶彻,恋恋你们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你们回来,不要走……”

        

高跟鞋被地毯绊到,叶声声摔在了地上。

        

还不等她起身将他们父女拉回来,那道白光之门就被关上了。

        

紧接着门消失,连带着他们父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趴在地上的叶声声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泪如雨下,痛苦地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丢下我?”

        

“恋恋,叶彻,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你们回来,带上我一起好不好?”

        

“你们走了,我怎么办?”

        

“恋恋,叶彻,没有你们,我该怎么办?你们回来,回来啊……”

        

“声声,声声……”

        

“妹妹你醒醒……”

        

“叶声声,你醒醒……”

        

恍惚间,耳边传来了好多人呼唤她的声音。

        

叶声声吃力的翻过身,躺在地上的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她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地方。

        

只觉得自己心脏好痛。

        

她没办法呼吸,她感觉她快要死了。

        

她好难受。

        

身体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浑身冰凉,无法动弹。

        

“妹妹你醒醒,你不要吓唬我们,你醒过来好不好?”

        

“声声,你不可以这样,你没了叶彻跟小恋恋,你还有我们。”

        

“叶彻要是知道你这样,他也会难过的。”

        

“声声醒过来好不好?声声……”

        

耳边还在不断的响着叶声声熟悉的声音。

        

她还听到了叶彻跟恋恋的名字。

        

她这是在哪儿啊,为什么她这么痛苦。

        

为什么她什么都看不见。

        

她拼命地让自己恢复意识,拼命地睁开眼。

        

迷迷糊糊间,她终于看到了一束光。

        

紧接着,她看到有张熟悉的面孔,对着她焦急地呼唤着:

        

“声声,声声……”

        

躺在病床上的叶声声,终于还是苏醒了过来,她赤红又湿润的眼眶里,眼神无法聚焦,

        

看上去是那样的呆滞,空洞,又充满了绝望。

        

床边的人见她醒来了,各个红着眼凑上前,对她嘘寒问暖。

        

“妹妹你终于醒来了。”

        

“声声,你没事吧?”

        

“声声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

        

“我的乖女儿,你可吓死我们了。”

        

叶声声,“……”

        

她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这些人都围着她啊。

        

眼珠子无神地转动了一下,她方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而刚才她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既然是梦,那她为什么会在医院?

        

叶声声闭了闭眼,努力地回想着前一刻发生的事。

        

脑子里,不自觉地就想起了大哥跟她说的话。

        

他说:恋恋跟叶彻再也回不来了。

        

他们死了,永远地离开她了。

        

叶彻死了?

        

她的女儿也死了?

        

不!

        

不会的。

        

老天不会对她这么残忍的。

        

吃力的坐起身来,叶声声胸口起伏得厉害。

        

她抓过床边的人,哭到哑声地追问:

        

“叶彻跟恋恋呢,怎么你们都在,他们父女却不在?”

        

“你们帮我把恋恋跟叶彻叫来好不好?”

        

“我求你们了,我想要见他们,拜托你们帮我喊他们父女来可以吗?”

        

唐以宁心疼地一把将她抱紧在怀里,哭着道:

        

“声声,声声你接受事实吧,叶彻回不来了,他跟恋恋都回不来了。”

        

接到叶彻跟小恋恋离开的消息,她当场就没忍住眼泪夺眶。

        

她没办法接受叶彻跟小恋恋死去的事实。

        

可当慕容南拿着叶彻跟小恋恋的遗物,和她一起赶去叶家的时候,看着叶家所有人哭得那么崩溃绝望,她才接受事实。

        

叶彻跟小恋恋真的死了。

        

而得知这个消息的叶声声,也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

        

在这三天里,叶声声没有任何病症,却好几次都差点心脏骤停。

        

他们所有人好不容易盼着她醒过来,此时看着她哭着要见叶彻跟小恋恋,每个人的心都仿佛被揪了起来。

        

叶声声还被唐以宁紧紧地抱着。

        

她无暇顾及身边都有些什么人。

        

脑子里一直在盘旋慕容南跟唐以宁对她说的话。

        

他们都说叶彻跟小恋恋回不来了。

        

怎么会呢!

        

叶彻不会丢下她离开的。

        

强撑着自己的那点意识,叶声声在唐以宁怀里哭着请求。

        

“以宁姐,你不要吓唬我好不好,我的心好痛。

        

你们快让叶彻来见我,还有我的恋恋,她才三岁啊。

        

他们父女都是我的命,他们怎么可以丢下我离开。

        

你们骗我的对不对,我的恋恋跟叶彻没有死对不对?”

        

唐以宁看着她无法接受现实的样子,心疼不已。

        

她也难忍自己悲痛的情绪,推开叶声声站在了一边。

        

慕容南马上接过妹妹的手,将她拉抱怀里。

        

“妹妹,对不起,是哥哥无能,没能帮你把叶彻跟小恋恋平安带回来,对不起。”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也不是你的错,我只想见我的恋恋跟叶彻,他们肯定不会有事的。”

        

她精神恍惚,吃力的推着慕容南。

        

“放开我,我自己出去找,你们不知道我的恋恋才三岁啊,她还那么小,她离不开妈妈的。”

        

慕容南哪儿敢放开她。

        

她这个状态随时都会有危险。

        

他抱紧她不放,“妹妹我们知道你很痛苦,你放声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我不哭,我要我的恋恋。”

        

她开始在慕容南怀里挣扎。

        

“大哥,你放开我,我要去叶公馆接我的恋恋。

        

我答应她的,等她在那里玩两天我就过去接她。

        

她肯定还在叶公馆等着我,你放开我好不好。”

        

“妹妹,妹妹恋恋已经死了,她跟叶彻都死了。”

        

“你骗人,放开我。”

        

叶声声终于没忍住发了脾气,她奋力地将慕容南推开,红着眼瞪着他喊:

        

“不许你诅咒他们父女,叶彻答应我会帮我把恋恋平安送回来的。”

        

她无视病房里的所有人,撑着颤抖的身子下床,想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