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婕子做了&被合租糙汉室友cao到哭h

2022年7月18日12:56:31和大婕子做了&被合租糙汉室友cao到哭h已关闭评论

        

尽管联盟和白帝城都没有离婚冷静期,  离婚也就是签字然后扫个码的事;但结婚这种事还是宜早不宜迟,免得宋白回来棒打鸳鸯。

和大婕子做了&被合租糙汉室友cao到哭h

        

季思成转身,去另一个小房间给季楚尧打了电话。

        

司辰没仔细听季思成在说什么,  他翻了翻面前这份婚前协议,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结婚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个东西。

        

但很快,  司辰变得不是那么确信了。

        

他从来不写日记,  但是现在觉得写日记或许是个好习惯。起码不会让他在经历过镜像世界后感觉到茫然。

        

片刻后,季思成道“小辰,季楚尧说他正在路上了。我们先把协议签了吧。”

        

司辰集中精神,  去看手里这份协议书。

        

去掉那些看上去昂贵、实际用处不那么大的聘礼,这份婚前协议就一个中心思想希望司辰可以在婚姻续存期间,  庇护季楚尧。

        

季思成是甲方,  司辰是乙方。

        

“庇护”,  这个词显得不那么确切,标准也很是模糊,  全看乙方的人品。 

        

除此外,违约的代价也很低。

        

司辰觉得,  自己是愿意的。

        

因此,  他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过去科技不那么发达的时候,  合同签订还需要公章或者身份证等等。但在现在,只需要一个电子签约设备,  进行面部认证和dna采集。

        

在所有流程都走完后,季思成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轻松的笑意。

        

镜子里。

        

几位评委小声商量着“感觉这还不够。”

        

“不够刺激。”

        

“是的,小7,你是不是不行。”

        

评委7出离地愤怒了“这个剧本涉及到的人太多了,  又有图灵又有宋白,  修正起来很费劲的啊——”

        

同样是想把司辰留在镜子里,  但评委们的方法论也分两个派别。

        

第一是让司辰的复活次数用光,彻底死亡。

        

第二是让司辰彻底忘记现实世界,消磨掉原本的意志。

        

评委们本来打算走第一条路,投射自己的意识进去杀死司辰,但是碎裂的镜子逼迫它们更改了主意。

        

只是就算选了第二条路,司辰的心理防线依然比它们设想的更加牢固。

        

评委7喃喃“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问题不大……我们什么时候输过。”

        

……

        

……

        

司辰和季思成实在不熟,他也没什么聊天的兴致。好在后厨送来的下午茶小甜点,缓和了一下气氛。

        

下午三点,会议室的大门终于有人敲响。

        

只是来的不是季楚尧。

        

沈雁行冷着一张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据说,沈雁行是宋白选好的下一任白帝城区长。白帝城虽然名字里带个“城”字,但行政等级和各大安全区持平,明面上的大领导也叫“区长”。

        

季思成咳嗽了一声,端起茶盏,掩饰着内心的尴尬。

        

在面对这个联盟第一人时,沈雁行的态度很是不卑不亢“季董,不知您大驾光临,实在有失远迎。我是白帝城外交办副主任沈雁行,这是我的工作证。”

        

说着,沈雁行递过了自己的证件“请您过目。”

        

他继续道“除此外,白帝大人还安排我作为司辰的代理人。”

        

沈雁行的目光瞥到了茶几上刚签好的合同。

        

“恕我直言——”

        

一个个专业名词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大概意思是司辰并非完全民事能力人,签的合同不具有法律效应。

        

尽管在双方面前,“法律”都不是那么重要,只是一个看上去正规一些的名头;但背后的含义却很重要。

        

司辰安静地听了一会,制止了他“沈雁行。”

        

正在和季思成辩驳的沈雁行转身,微微低下头“您有什么吩咐?”

        

司辰“就这样吧。”

        

说完,他抿起了唇。

        

沈雁行有些想反驳,但司辰已经侧过了头。

        

这是一个很标准的不想沟通,拒绝交谈的动作。

        

司辰是个很聪明的人,聪明往往带来了另一个副作用,那就是固执;固执地坚信自己的选择才是正确。

        

沈雁行的手握成拳,最后缓缓松开“是。但这件事我没办法瞒着白帝大人,请您理解。”

        

司辰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失望。

        

莫名的,这种感觉像是尖刺一样,在他的心口扎了那么一下。

        

沈雁行拉开门时,季楚尧刚好赶来,胳膊已经抬起,马上就能碰到门把手。

        

沈雁行冷冷瞥了季楚尧一眼,十分粗暴地撞开他的肩,扬长而去。

        

季楚尧的表情很是莫名,不过这种情绪并没有影响他太久。

        

他走进来,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

        

司辰打量着这张脸。他的眼睛像是坏掉的摄像头,只能看见一个虚焦过度的影像,季楚尧变得模糊一片。

        

而这个季楚尧上前,紧紧揽住了他的腰,唇落在了他的耳尖“你愿意和我结婚,我很高兴。谢谢你,司辰。”

        

“他”有着季楚尧的脸,季楚尧的声音,季楚尧的气息。

        

但司辰身上几乎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这不是季楚尧。

        

司辰的身体有些僵硬,却没有推开他,而是平静地回答“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季楚尧救了他很多次。

        

司辰自尊心太强,像他这种人,还债向来喜欢连本带利。

        

现实里结婚的时候,司辰开开心心地去楼下打了个戒指。但在这个镜中世界,他甚至不想多看自己的丈夫一眼。

        

他握着玻璃杯,听着季思成和季楚尧商量婚礼宴会,几乎不发一言,只是有些心烦意乱地点头或者摇头。

        

和当初季楚尧一声不吭入赘白帝城不同,这次,季家准备在白帝城举办婚宴,还打算请宋白当证婚人。

        

更恐怖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季楚尧那张模糊不清的脸正在逐渐变得清晰。

        

还是那双碧蓝色的眼眸,司辰却没办法从里面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爱意。

        

司辰熬到了晚上七点,看了眼时间,开口“学校晚上有门禁,我先回去了。”

        

说完,也没等人回答,放下手里的水杯,直接离开了会议室内。

        

司辰走后,父子俩缓缓收起了脸上的笑。

        

季思成的眉头蹙起“如果不是有求于人,我还真不想受这种气。”

        

他习惯了在联盟内呼风唤雨,身份崇高,何曾对一群晚辈这么低三下气过?

        

季楚尧回答“抱歉,父亲。如果不是我的能源核心出了问题,没办法继续进化,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司辰……像是个喂不熟的,你确定这份协议真的管用?”

        

季楚尧垂下眼眸,脸上重新浮现了温柔的笑“我很了解他。养一只流浪猫,只需要给它食物和水,它就能乖乖听话。对司辰来说,‘爱’就是他的食物和水。他想要家人,想要有人爱他。这些我都可以给他。”

        

他太清楚司辰的软肋是什么了,对方远远不如表现出来的这么冷漠和坚硬。

        

只要分出一点点爱,匮乏的人就能为这点东西粉身碎骨。

        

白帝大学因为在岛上,只有一条通往外界的马路,的确有门禁的规矩。

        

不过司辰来白帝城好几天了,还是他第一次赶在门禁前回到宿舍。

        

司辰刚走进宿舍,就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

        

他打开灯,看见宋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老师。”司辰有些意外,还有种莫名的心虚,“你怎么回来了?”

        

宋白之前还说要出趟远门。

        

宋白的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扬了起来“当然是赶来喝你的喜酒,我怕来得慢了只能喝到满月酒。”

        

司辰“只是协议结婚……”

        

话说了一半,他抿住唇“对不起,老师。”

        

司辰明白,季家来联姻多半是冲着他背后的宋白来的,他现在还不值得季家这么费心。

        

宋白挑起眉“我还以为你真觉得季楚尧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呢。”

        

司辰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表情很快变得茫然。

        

宋白把一张储存卡拍到了桌子上“沈雁行说刚录的,季家随身带着信号屏蔽器,所以很放心。陪我看看吧。”

        

司辰接过录像带,把卡盘插进电视的数据接口内。

        

视频没有画面,只能听见声音。

        

是季思成和季楚尧的声音。两人谈论这桩婚事,像是谈论一场买卖。

        

谈话还在继续,只不过说话的人从季思成变成了楚东流。

        

“嗯?姑奶奶让我问一下,谈妥了吗?”

        

“那就好。其实结婚的话,林佳丽也行,但她还是太年轻了点,林胜利也不如宋白。和司辰联姻,你下个月继承人排名应该可以升回去了。”

        

司辰用力的掐住了自己的手掌心,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在确认着什么。

        

司渊不在。

        

是假的。

        

意识到这点后,他的心情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宋白关掉屏幕,脸上已经隐约有了怒气。

        

不得不说,尽管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身边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形,但白帝的人设却一直很稳健。

        

他道“离了吧,我不喜欢他。”

        

司辰“不。”

        

宋白脸上的笑意减淡“……理由?”

        

司辰回答“我要杀了他。在婚房动手会比较方便。”

        

这并不是冲动,而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首先,他不想要这种记忆,覆盖自己原本的回忆,杀了这个季楚尧是最好的选择。

        

其次,司辰猜测,他之前能脱离游戏,和他杀了关键nc菌丝人有关。

        

反正他还有9条命,还有大把的机会,可以尝试。

        

在听到司辰的话后,宋白摸了摸下巴“虽然我觉得季楚尧罪不至死,但也不是不行。去吧,老师会帮你收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