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鲤鱼乡腰软

2022年7月18日09:29:13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鲤鱼乡腰软已关闭评论

    

南昭雪看着胡老先生一脸八卦的样儿,把事情如实告诉他。

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鲤鱼乡腰软

        

“这个好,等着我,我回去装扮一下,必须等我啊。”

        

他又一溜烟儿跑了。

        

封天极把南昭雪拥入怀中:“我知道你有把握,但凡事总有万一,如果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事发生,你也不必忧心,我在外面,必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能治好便罢,若是治不好,他死就由他死,不用有什么负担。”

        

南昭雪想笑又觉得暖心,用力抱紧他的腰:“好,我知道了。”

        

小太监办事效率挺快,这次请来的是明旨,上面明确说,让南昭雪去给齐王治伤,尽力而为,不必承担后果。

        

“王爷,王妃,兰妃娘娘也已经出宫,娘娘说,她直接去齐王府,在那里给王爷王妃道谢。”

        

南昭雪接过圣旨:“这还好,省得本王妃先担心自己的生死。”

        

小太监:……您是真敢说。

        

封天极陪着南昭雪,带上易过装胡老先生,一起去齐王府。 

        

百胜驾车,野风跟在后面,闫罗刀留下看护王府。

        

南昭雪总觉得,这个齐王一进京,好像哪哪都不舒畅。

        

封天极轻握她手:“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和这个齐王气场不大合,不知道为什么。”

        

“没关系,你要不想去,我来想办法。”

        

“不必,”南昭雪指尖在他掌心调皮的动,“这也是我自己要去的,必须得知己知彼,就是觉得……说不好。”

        

“我已经通知江南那边的人,用不了两日,关于他的一切会送回京。”

        

“王爷在他身边安排了人手?”南昭雪惊讶,“什么时候?”

        

“在他往咱们府里安插人手的时候,一直有人,只不过消息暂时没有送回。他不在京中,我也懒得理会。”

        

封天极低声说:“现在他回来了,还让你不痛快,自然不能不理。”

        

“他是个什么人?大概说说。”

        

封天极略一思索:“太子骄傲,雍王贤德,齐王……要非得说的话,那就是平庸。”

        

“哎哎,”胡老先生坐在马车门口,一手捂着耳朵,一边回头看,“还有别人在,是不是得顾忌点?

        

这等皇室秘辛,是我等普通百姓能听的吗?”

        

南昭雪浅笑:“这不是什么秘辛,了解患者的情况,对治病也有利。”

        

封天极继续说:“有太子和雍王,齐王之前在京中时,根本不显眼,有什么事父皇也想不起他来。

        

我记得我刚开始病的时候,他也例行公事般地来看过,跟在太子和雍王身后。

        

他走了之后,我才恍惚觉得他来过。”

        

南昭雪心想,存在感这么低?

        

“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犯那么大错,被驱逐出京?”

        

“这事儿现在想起来也是匪夷所思,齐王妃送礼给太子妃后,不久太子妃就小产,查出与她送的东西有关。

        

东宫一口咬定,与齐王府有关。

        

父皇那时候对太子的孩子十分重视,又听说兰妃娘娘伺候父皇的时候,也引得父皇不太高兴,双重作用之下,导致后来的结果。”

        

“怎么个……不高兴法?”

        

“这不太清楚,”封天极脸色微薄红。

        

南昭雪狐疑,但没细问:“那齐王妃呢?是个什么样的人?”

        

封天极浅笑:“那我就不太清楚,毕竟是女子,我对其它女子没什么印象。”

        

南昭雪:“……王爷还真是纯情。”

        

“那当然。”

        

此时百胜在外面道:“王爷,王妃,马上就到了。”

        

封天极低声道:“安心做你的事,想怎样便怎样。”

        

“好。”

        

马车停住,南昭雪一眼瞧见,那个中年管家等着台阶下,齐王府中门大开,场面倒是给得足。

        

再往里看,兰妃也来了。

        

她穿着浅色衣裙,乌发随意一挽,几缕发丝垂落,在微光里显得脸色尤其苍白,没有血色。

        

但面对她,南昭雪早没有了最初相见时的感觉。

        

现在兰妃如何,南昭雪都觉得她是惺惺作态。

        

兰妃看到他们,上前迎了两步,挽冬扶着她,还小声提醒她要小心。

        

南昭雪浅浅福身:“兰妃娘娘。”

        

兰妃赶紧伸手扶她:“快别多礼。昭雪……”

        

手还没碰到南昭雪,南昭雪已经起身,手微微一抬,避开她的手。

        

兰妃一愣,手微僵,手中帕子差点落地。

        

“齐王在哪呢?救人如救火,先去看看他。”

        

“在这边,随我来吧。”

        

南昭雪看一眼那个管家:“你带路吧,速度快些,娘娘身子不好,还是不要奔波,慢慢走吧。”

        

管家飞快看兰妃,封天极道:“怎么?王妃的话听不懂吗?”

        

“小人不敢,王妃,这边请。”

        

南昭雪和封天极一行人迅速离去。

        

挽冬扶着兰妃,撅着嘴道:“王妃怎么这样?难怪人家都说她是商户女出身,真是不懂规矩。”

        

“别胡说,她就是这种性子。”兰妃轻声说。

        

“什么性子,哼,依奴婢看,她就是故意,以前去咱们宫里,可没这样。”

        

兰妃轻叹一声:“算了,本宫也不是全对,她有性子也是应该。”

        

“娘娘,您是长辈,又是一宫之主,只比珍贵妃差一级而已。

        

现在齐王殿下也回京了,您无需再让着任何人。”

        

兰妃抿抿唇,没再说话。

        

南昭雪一到,以沈杏林为首的太医都上前来请安。

        

封天极看得出来,大多数太医虽然不太相信南昭雪能治伤,但也因为她的到来而松一口气。

        

看来,齐王的情况的确不怎么乐观,他们以为找到背锅的了。

        

封天极目光瞥过他们,语气冷淡:“各位先别急着走,在这儿等着。

        

王妃若治得好,你们也开开眼;若是有什么差池,你们也好商量商量怎么办。”

        

众人错愕抬头,神情各异。

        

封天极懒得与他们费唇舌,一指廊下:“那边凉快,出去透透气吧。”

        

南昭雪忍住笑:“沈太医,劳烦你把情况介绍一下,与本王妃帮帮忙。”

        

“下官遵命。”

        

沈杏林求之不得,上回南昭雪给国公治伤,他没赶上,这回算是要开眼了。

        

“王妃,请随下官来。”

        

胡老先生提着药箱,也跟着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