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涨醒的早晨H/人妻无奈被迫屈辱1-9

2022年7月16日12:12:54被涨醒的早晨H/人妻无奈被迫屈辱1-9已关闭评论

      

玛丽乔亚。

被涨醒的早晨H/人妻无奈被迫屈辱1-9

        

“真是麻烦,这种事情也要惊动我们?”

        

大胡子的五老星揉着额头,“但是为了区区几个奴隶就和鱼人岛闹翻未免也太不划算。”

        

“天龙人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

        

金发的五老星道,“会用设备问题的原因暂时搪塞他们,希望那混蛋动作快一点吧,真是,居然敢威胁我们。”

        

“但是我觉得,如果天龙人真的过去发生了冲突的话,布莱特那家伙恐怕不会有什么犹豫顾忌。”

        

秃头的五老星冷声道,“到时候的事态才会更难看。”

        

“说到底,还是太纵容那些家伙了。”大胡子的五老星摇摇头,“除了拖后腿,什么忙都帮不上。”

        

“但是,他们却就是我们权力的来源。”

        

长胡子的五老星平静的道。

        

五老星们默然。

        

八百年来组建世界政府的二十位王的后裔就是天龙人,为了表彰先王的功绩,才有了现在天龙人们主导世界的格局。

        

“对了,让海军别去自找没趣,这一次,那小子可是有正当理由的。”

        

“说起来,那间人口贩卖所,好像是多弗朗明哥那混蛋的产业吧?”

        

香波地群岛。

        

布莱特久违的站在了这座岛的土地上,上一次还是太阳海贼团出航的时候。

        

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岸边人们的注意,毕竟布莱特的外貌和人类很接近。

        

“等下,好像这家伙是鱼人啊!!”

        

有人注意到了布莱特的不同,“看他的脖子,有腮!!”

        

“鱼人?哈哈哈,虽然是鱼人不是很值钱,但是——”有个人立马怪笑着朝着布莱特靠近。

        

这人的笑声持续了一半,他的胸膛被打穿了一个窟窿。

        

布莱特甩了甩手上的水,“吵死了。”

        

“那,那家伙是!!”

        

终于,有人认出了布莱特。

        

“去年干掉了拉德利和奥瑞尔的鱼人!!那个鱼人岛的深海之灾!!”

        

毕竟布莱特也是上过报纸的人,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

        

布莱特往前弹射,一把抓住了一个战战兢兢的人类,“问个问题,人口贩卖所在什么地方?”

        

“在,在那边——”

        

这人惊恐万分,颤巍巍的抬手指路。

        

“很好,那就麻烦你给我带路了。”

        

布莱特提着这个那人直接弹射而出。

        

他的身上微弱的电光缠绕,让他的速度飙升到了极限,像是一道光芒一样的径直窜入了巨大红树森林之中。

        

一边往前飞驰,布莱特一边掏出了电话拨了过去。

        

“布莱特局长,您现在到哪了?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唐纳德的声音,“不过距离人鱼们被拍卖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她们是压轴的。”

        

“如果您实在来不及了也没关系,我和朋友们借了不少钱,这次运气好没有天龙人过来,我可以试着竞拍一下。”

        

“我马上就到人口贩卖所,你先从里面出来。”

        

布莱特这么说。

        

“额,好的,我明白了。”

        

唐纳德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被布莱特提在手上的男人瞪大了双眼。

        

这家伙,是为了解救被抓捕的人鱼而来的吗?

        

他怎么敢的啊,即使没有天龙人光临,现在去参加拍卖会的也是各国的贵族富豪们啊。

        

疯子,真是个疯子!

        

布莱特听得到这家伙的声音,但是没有在意的必要。

        

他只是在加速,不断的加速,甚至给双腿附加上了武装色,电流推动全力运转,让他的身影简直像是在林中闪烁一样,上一秒还在这里,下一秒就只能勉强看到背影。

        

已经很近了。

        

唐纳德很听布莱特的话,马上拎着两个大箱子从拍卖所出来,不过他也没有离开,依然等在拍卖所的门外。

        

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做足了,最后的刷好感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然后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哦?已经找到了吗?在酒馆里面喝酒?好,先稳住他们,我很快就带布莱特局长过来。”

        

刚刚挂断电话,唐纳德就看到远处光芒闪烁而来,速度快的吓人。

        

唐纳德惊喜的刚刚抬手准备打招呼,那道光芒已经在地上弹射而起直冲半空,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惊魂未定的男人。

        

唐纳德赶紧扭头,就看到了那道光芒从屋顶砸进了拍卖所里面。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唐纳德有些明白为什么布莱特要让他先出来了。

        

突如其来的坠落打断了正在进行之中的拍卖会。

        

烟雾之中,布莱特抖了抖腿,他的脚边已经是一片狼藉,不少的男女已经以为坠落的冲击被吹飞了出去直接昏迷。

        

他能听到很多“发生了什么事?”“屋顶炸开了?”“我好像突然看到有人掉下来了!”这样的声音。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想听的声音。

        

布莱特放开了见闻色。

        

下一瞬,他瞪大双眼。

        

布莱特愣愣的走出了烟雾,他的脚步甚至有些踉跄。

        

前方就是装饰的很精致的舞台,台上是一个一脸惊愕的衣冠楚楚的男人,他拿着话筒,身边跪着一个一丝不挂,容貌美艳的女人,但是她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

        

“你是什么人?”

        

拿着话筒的主持人大声问。

        

布莱特随手一甩,一颗水珠飚射而出,径直贯穿了主持人的胸膛,连带着这个家伙的身体也一并打飞了出去。

        

整个会场有过一个瞬间的寂静。

        

然后。

        

“杀人啦!!”

        

“卫兵!!卫兵呢?”

        

“该死的,快通知海军!别打扰老子买人鱼啊!”

        

“心情全部被败完,把这家伙也抓住吧!看起来有点实力,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奴隶!”

        

“仔细看起来还有点帅气啊,折磨起来一定会很棒吧?”

        

布莱特能够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

        

愤怒,贪婪,惊恐,杀意,从四面八方的座位上传来。

        

但是,更刺耳的声音来自舞台的后面。

        

绝望,恐惧,痛苦,乃至于已经一片死寂。

        

是在嚎哭,是在呐喊。

        

就像是堕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已经远离了所有的光明,所能够听到,也仅仅只是最后一声绝望的哭嚎。

        

泰格大哥,也发出过这样的声音吗?

        

那时候船上的同胞们,也发出过这样的声音吗?

        

甚至,很多的人类,也在发出这样的声音吗?

        

布莱特感觉,自己被一片黑暗包围了。

        

这黑暗,是人类的恶意啊。

        

“吵死了!!!”

        

突然,布莱特怒吼一声。

        

相对封闭的会场之中突然起风了,风以布莱特为中心扩散开去。

        

原本或者还在谩骂,或者准备离开的竞拍者们吹到风的瞬间两眼翻白,口吐白沫的昏死了过去。

        

布莱特喘着粗气。

        

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力量了。

        

但是现在不是在意这个时候。

        

布莱特沿着座位中将的通道往下走,随手解下身上的衣服,扔到了舞台上那个同样昏死过去了的女人的身上。

        

他的胸膛之上,有着火红的太阳图案。

        

跳上舞台,一脚踹开墙壁,布莱特进入了舞台的后方。

        

这里已经安静了下来,很多脖子上戴着项圈,手上戴着手铐脚镣的人们已经同样昏迷了过去。

        

但是还有几个没有昏迷的,他们惊愕的看着布莱特。

        

布莱特没有理他们,在后台一阵寻找,很快就找到了被关在四个大鱼缸里面的人鱼们。

        

四个孩子脸上都还挂着恐惧的表情,她们的脖子上也戴着项圈。

        

小小的,纤细的,瘦弱的身上还有着鞭子留下的痕迹。

        

布莱特抿着嘴。

        

总之,先把她们救出来吧。

        

布莱特伸手准备打碎鱼缸的时候,他突然响起。

        

她们脖子上的项圈好像是会爆炸的。

        

那这该怎么办?

        

先去找钥匙吗?

        

“你好像需要帮忙哦小哥?”

        

身后传来了声音。

        

布莱特回过头去。

        

映入眼中的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子,头发已经白的差不多了,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右眼有着一道竖直的伤疤。

        

布莱特瞪大了双眼。

        

“冥王,雷利?”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