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子农场配种怀孕生子&bl从小养成开发身体

2022年7月16日11:56:12美子农场配种怀孕生子&bl从小养成开发身体已关闭评论

        

灰原哀欣然同意,把相机放到茶几上,拿出自己的手机,先拍着屋子的照片。

美子农场配种怀孕生子&bl从小养成开发身体

        

壁炉前,茶几和单人皮质沙发被火光映亮的照片………

        

从窗户前拍出去,外面雨后石板路的照片……

        

置物柜上,各种装饰品和花瓶插花的照片………

        

用手机拍照要方便一些,也能够随意一些,灰原哀拍了一堆照片后,见池真之介和池非迟还在看晨板,就和池加奈坐在沙发上,剔除一些拍得不够清晰的照片,其他全部上传到UL空间的新相册中。

        

在灰原哀休息了一下,去餐厅准备拍照时,柯南的电话打了进来

        

灰原哀接了电话,“江户川?你打电话过来……"

        

“灰原,你是在贝克街吗?”柯南激动打断,连声追问,“你们去看福尔摩斯博物馆了吗?"

        

“不是贝克街,”灰原哀回头看向跟到门口的池加奈,“是菲尔德家在伦敦的房子,我们现在住在这里……"

        

池加亲对灰原哀微微笑了笑,转身回客厅。

        

“这一条街和贝克街一样,保留着十九世纪的建造风格,"灰原哀收回视线,对通话那头的柯南说着,心里却在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回头那一眼让池加奈误会了,她跟江户川打电话也没什么不能被人听到的大事,其实池加奈可以不用回避的,"但没有像贝克街一样商业化,房子基本都有人住……” 

        

“原来不是贝克街啊,”柯南声音有些失落,很快又兴奋起来,“不过,能够住在这条街上也很不错啊,看到这种十九世纪风格的街道,我总是开始想象,福尔摩斯会从某一道门后走出来……对了,你们那里下雨了吗?那我想,福尔摩斯一定是手里拿着一把黑色雨伞,小雨会沾湿他的裤腿和鞋子,他也在注意着路人的裤腿和鞋子,来判断那些人在雨中走了多久,甚至能够看出对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是从自己家出来还是去拜访完朋友……"

        

灰原哀:“.….."

        

喂喂……

        

名侦探真是兴奋得像小孩子一样啊,都开始脑补小剧场了,

        

虽然她看到这条街道,也忍不住会想到福尔摩斯和莫里亚带教授,但她可没江户川这么兴奋。

        

.....

        

客厅里,池加亲回到沙发前坐下,见低头看报纸的池真之介抬眼看来,笑着解释,“小哀在和朋友打电话,好像是她班里那个姓江户川的小男孩。"

        

“男孩?”池真之介看向餐厅门口,心里第一次有了老父亲的担忧和防备,“他们关系很好吗?"

        

"应该是柯南,”池非迟看着报纸上的案件报道,“暂时借住在毛利老师家里,和阿笠博士关系也很好,和小哀关系当然也算好,我们经常一起出去旅行。"

        

“你感觉那孩子性格怎么样?"池真之介又问道,

        

池非迟评价道,“聪明,早熟,观察力敏说,像一个小侦探,对朋友几乎没有发脾气的时候。"

        

池真之介点了点头,“属于那种对于小女生来说很危险的男孩子……"

        

“等等……”池加亲笑得无奈,压低声音提醒,“真之介,不要孩子背后八卦她的朋友啦,把“危险’这种用在小男孩身上,也不礼貌哦。”

        

“抱歉,”池真之介顿了顿,“不过我觉得对孩子有所了解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年纪太小的女孩子。"

        

"是吗……"

        

一直放养儿子的池加奈陷入了沉思。

        

非迟小时候的朋友和同字,我们都听他说过,不是吗"非识小时候的朋友和同学,我们都近他说过,不是吗?"被直今合低事果油池真之介他声眼池

        

亲交流想法,着重说了某某家小女儿被臭小子带坏的故事、某某家小女儿被臭小子迷得要死要活的传闻。

        

池非迟看报纸也看不下去了,抬眼看着池真之介,等池真之介说完,面无表情地开口道,“真之介先生,请你不要传播焦虑,柯南不是坏孩子,小哀也有分寸。"

        

"很多焦虑源自于对别人,对自己的认知不够,我对他们了解不够,当然会焦虑,”池真之介说着,重新拿起放在膝上的报纸,“不过既然伱这么说了,那暂时就这样吧。"

        

"说到这个,我还以为非迟会带那个女孩子过来呢……”池加亲看向池非迟,尽量让自己显得不是很八卦,不过眼里还是带着诡异的期待,"就是千影说的,那个跟你关系很好的女孩子。"

        

对于一家人坐在一起谈这种家庭话题,池非迟哪怕昨晚到今天早上话应了一些还是觉得怪怪的,决定长话短说,“越水她说晚几天再过来。"

        

池真之介投以关注目光,“是你喜欢的女孩子吗?"

        

池非迟坦然点头,“目前来说,是。"

        

池真之介觉得自家儿子有点问题,打量着池非迟,“完全看不出来你有害差。"

        

“为什么要害羞?"池非迟平静脸反问。

        

“我那会儿……”池真之介见池加亲看着自己,十分顺畅地接下去,“身边的朋友都会不好意思提及自己的心意,不管对方在不在场,年轻男孩子就是这样的,特别是在长辈面前,更不会承认。"

        

话题逐渐变为池家夫妇讨论自家儿子正不正常。

        

当着池非迟的面说,那就不算八卦。

        

最后,门铃声响起,打断了夫妻俩的交流。

        

池加奈笑着起身去开门,“你们父子俩聊吧。"

        

池非迟看到池真之介看着自己,沉默。

        

老池这种斟的用词、准备开口的目光是……

        

打算教他做事?

        

..…

        

餐厅里,灰原哀还在跟柯南通电话,听柯南说了一通福尔摩斯的事,听得有些头疼,把话题转到现实,“其实这里离贝克街也不远,步行好像只要十多分钟,在三楼房间里,也能看到贝克街建筑的红砖外墙……"

        

柯南持续兴奋,“真的吗?那真是太棒了!"

        

“今天我们要去拜访伊莎贝拉女王,过两天有空的话,应该会去贝克街逛一逛吧。"灰原哀故意语气淡定地刺激名侦探。

        

让名侦探拉着她说了七八分钟的福尔摩斯

        

没有护照的名侦探自己来不了,不会觉得很辛酸吗?

        

柯南持续兴奋,“一定要去!到伦敦不去看看福尔摩斯博物馆的话,实在太可情了!"

        

灰原哀见柯南还是没被刺激到,继续道,“不用刻意去啊,去别的地方也可以从贝克街路过,如果愿意的话,每天可以路过很多次。"

        

柯南:-.”

        

可恶,他好想去!

        

灰原哀听到电话那边沉默,知道自己的恶趣味目标达成了,转移话题,“话说回来,我刚把照片发到UL空间,你就打电话过来,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我在博士这里啊,”柯南闷闷不乐道,“刚跟他聊起你们应该已经睡醒了,我们正在猜你们会去什么地方玩,博士说你更新了UL空间的状态,我就想打电话问问你是不是去贝克街了……你要跟博士说话吗?"

        

灰原哀听到外面有说话声,探头出餐厅看了看,发现池真之介和池非迟坐在一起低语、池加亲站在门口跟莉迪亚说话,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跟阿笠博士聊两句不太好,而她晚一两分钟出去应该也没关系,“那你把手机给博士吧……

        

外面客厅里,池家父子的谈话进入白热化阶段。

        

池真之介试图让自家儿子掌握更多的追女孩子技巧,把这些年听到的见到的、觉得还不错的事例说了一遍。

        

池非迟考虑到'养猪和养白菜的区别’,对池真之介的想法表示理解,对自家便宜老爸的举例也是报以交流探讨的态度。

        

所以……

        

当池真之介说到某某为表白包下公园精心布置、邀请好友见证时,池非迟表示要根据女孩子的性格而定,如果遇到敏感内向的女孩子,可能会让女孩子不知所措:当池真之介说到某某送女孩子精美礼物时,池非迟表示礼物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是能不能让女孩子心里被触动,并且举了两个正反面例子………

        

池真之介沉默了,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池非迟,

        

他儿子是不是有很多事情瞒着他们?

        

比如,不仅混在犯罪组织里,还在背地里瞎霍霍女孩子?

        

“所以礼物不在于多少,在于是否能够给予对方愉悦感,"池非迟面对池真之介的注视,补充道,“菊人说的。"

        

池真之介释然点了点头,如果是森园家那小子,他倒是不意外,“你执行起来应该也没有问题。"

        

那么,这节让他不得劲的小课堂到此结束,简直丝毫没有作为父亲,作为过来人的成就感。

        

“真之介叔叔,非迟哥。"

        

灰原哀打完电话从餐厅里出来,出声打了招呼,坐到沙发上,伸手摸了摸瘫在沙发上的团子,探头看向门口。

        

门外,莉迪亚和池加奈一起看了看左侧的街道,紧绷的神色很快放松下来,一脸歉意对池加奈道,“真是抱歉,昨晚整理衣服的时候有点粗心,没有收拾在一起,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

        

池加奈退回屋里,让出门口。

        

一群男女怀里抱着套了透明防尘袋的衣物,步伐稳健地排队走过窗外的街道,到了莉迪亚身后,微微垂首,向池加奈打招呼,“加奈夫人。”

        

“都进来吧,”池加奈对一群人温和笑了笑,对池非迟出声唤道,"非迟,你快看看是谁来了。"

        

池非迟转头看向门口

        

莉迪亚带着一群人从门外鱼贯而入。

        

其中两个年轻男性是上次他在日本见过的人,只是今天穿得更加正式,和其他两个同伴一样,白衬衫外面套着黑色礼服,手上套着白手套,从头发丝到皮鞋都打理得光可鉴人,抱防尘袋的动作都端正得一致。

        

而上次跟池加亲去过日本的艾玛、另外两个年轻女性,今天同样打量得很正式,一身过膝的深蓝长裙,外面套了宽松的白色围裙,神情乖顺地捧着盒子

        

最后进门的是一个个子高挑的中年女性。

        

女人褐色卷发盘在脑后,高鼻深目,瞳孔灰蓝,眼尾堆着细纹,目光带着恰到好处的柔和,只是因为有些凌厉的下颌线条,让那双眼睛显得没有莉迪亚那么温顺慈爱。

        

那是他和原意识体记忆中同时存在,他绝对不会认错的一张脸……“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