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香艳双飞&用胡萝卜干自己

2022年7月16日09:18:50第章香艳双飞&用胡萝卜干自己已关闭评论

     

“少主,这……”洪世玉皱起眉头,眼神警惕,警觉性十足。

第章香艳双飞&用胡萝卜干自己

        

全身状态紧绷,进可攻退可守。

        

如果陈不凡对他出手,第一时间可以反击,也可以迅速撤离。

        

一双眼睛偷偷瞄了一眼看着门外,为自己找后路。

        

“不用多管。”

        

陈不凡风轻云淡,夹了一口菜塞入口中。

        

到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的吃,也是稳如狗啊。

        

“少主,你暗中下了毒?”

        

洪世玉忍不住问道。

        

“不错!” 

        

陈不凡承认的相当痛快。

        

不狡辩,不撒谎。

        

“为什么?

        

他俩犯了错?

        

还是哪里对不起少主。”

        

洪世玉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他处于懵逼状态,一切都不明白,局势被蒙上一层薄纱,看不透,摸不清。

        

无关自己,翻脸不行。

        

“双圣门不团结永远起不来,勾心斗角,两面三刀,尔虞我诈,不能容忍。”

        

陈不凡说的朦朦胧胧,不清不楚。

        

“同僚之间,门派之内,分好几个派系了吧?”

        

“本少主虽然才来尚武界不多久,进入双圣门时日有限,也可一眼看出。”

        

“尤其对我这个少主打心眼里不服气,更是存在私心。”

        

“这样的人,本少主抓住一个处理一个,绝不姑息。”

        

“最重要的是,我想把双圣门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只有自己的东西用起来才放心,也无后顾之忧,你说呢?

        

洪长老?”

        

陈不凡斜视一眼,阴阳怪气。

        

“少主……少主说的对。”

        

洪世玉恭维道。

        

“酒,你是喝与不喝呢?”

        

陈不凡微微一笑。

        

“属下对少主,对老门主,对双圣门忠心不二,至死不渝,绝不会有不该起的心思。”

        

洪世玉倒退两步,单膝跪地。

        

实际,他撤了两步距离门口更近了。

        

“我也认为洪长老是个忠诚之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也怪我这个人生性多疑,不爱相信任何人。”

        

“这是缺点,以后我会慢慢改正。”

        

洪世玉心中暗骂不已。

        

以后改?

        

咋不现在改。

        

净说些有的没的,无非是想让老夫喝掉毒酒。

        

喝了之后还能活吗?

        

就算给解药活下去,以后将受制于人,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没有反驳的权利。

        

说句难听的,让你吃屎都能干。

        

不吃就是死。

        

瞧瞧地上的两位长老,那种痛苦,简直不堪入目,痛彻心扉。

        

身为武帝境,还鬼哭狼嚎,可以想象毒性有多么强烈,多么可怕。

        

“所以,洪长老是喝?

        

还是不喝呢?”

        

陈不凡问道。

        

“少主,属下给您提个建议。”

        

“请讲。”

        

两人聊上天了,可怜其余两位长老了。

        

那叫一个生不如死。

        

其中一个齐长老,拿着脑袋一直哐哐撞地,头皮血流。

        

“少主,治理一个门派,管理一方势力,应该以德服人,让人打内心折服,承认您的优秀,佩服您的人品。”

        

“这样才能让您的地位更加牢固,更加稳固。”

        

“强硬手段不可取,只会让人的心思更加活络,叛逆发了疯的生长。”

        

洪世玉给出自己见解。

        

“试问,哪个暴君可以长时间统治江山?

        

坐稳皇位?”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唯有得到下面的人支持和敬仰,人人说好,才可让江山更加固若金汤。”

        

“圣明之君永是王道。”

        

“是吗?”

        

陈不凡反问道。

        

“老夫不会欺骗少主。”

        

洪世玉万分肯定道。

        

“那为什么每个朝代都灭亡了?

        

没有一个可以持续千古。”

        

“再则,双圣门不是某一个朝代,我也不是什么皇帝,你的说辞我不敢苟同。”

        

“我有我的规矩,我有我的想法。”

        

“该铁血的时候,绝不手软,更不会仁慈。”

        

“一句话,酒喝是不喝!!!”

        

陈不凡一拍桌子,硬气十足。

        

同时几女也站了起来,磨刀霍霍,准备一言不合就动手。

        

不对,林之平不算女人……

        

“少主,您听老夫一言。”

        

“闭嘴!小爷在问你话,如何做决定,全看你自己。”

        

“只有三息考虑时间,我不会多给。”

        

“一!”

        

“二!”

        

“三!”

        

在喊三时,洪世玉极速转身朝门外掠去。

        

身法极快,犹如闪电,所有人没反应过来,他已到了门外。

        

喝酒是不可能喝酒的,一辈子都不可能。

        

“追!”

        

南宫笑笑娇喝一声。

        

陈不凡抬起手,微微一笑,“不用。”

        

“嗯?”

        

所有人看向了他。

        

“他出不了府邸。”

        

陈不凡言辞凿凿,自信满满,“小爷不傻,难道只会在酒中下毒?”

        

“那样岂不是太单一?”

        

“不仅酒里面有,菜里面也有,无色无味,而且用银针单一的试毒,起不到任何效果。”

        

“只要吃了三种菜,毒素自会起反应。”

        

“这是一种需要综合的毒,制造过程繁杂,也就是二师娘在山上闲的蛋疼,不对……闲的无事可做,才制造出这么个玩意。”

        

“小师弟,你刚刚骂师娘了。”

        

四师姐实诚道。

        

“一不小心说秃噜嘴了。”

        

陈不凡嘿嘿一笑。

        

“公子啊,门口倒下了一个人,老朽过去一看,你猜是谁,洪长老啊。”

        

一个老者走了过来,汇报情况。

        

这个老人是这座府邸的管家,也是陈不凡刚来之初安排进来的,府中大小事务,都由他处理。

        

比如厨房需要买多少菜,每月的开支多少,天冷需要多少煤炭,西边的墙倒了一半,需要找人修补,都是他在管。

        

别人都喊他老徐,徐管家。

        

“徐老,让人把他抬过来吧。”

        

“谁敢抬啊,洪长老在地上打滚呢,啊啊啊的大叫,好像吃了疯狗比,不知道发什么疯呢。”

        

噗,这个老头说话诙谐有意思。

        

“我去。”

        

林之平自告奋勇,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现在是个女孩子又忘了吗?

        

步伐迈的小一点,夹着一些。

        

屋内惨绝人寰,两大长老深受折磨,倍感痛楚。

        

一个个叫喊,万般求饶。

        

“少主,求求你放我一马,啊!!!”

        

“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对天发誓,拿祖宗立誓都行。”

        

“以后老夫唯你是从,像条狗一样,一辈子护在主人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