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边吃奶边做爽动态&他的手摸着我大腿内侧

2022年7月16日09:07:15边摸边吃奶边做爽动态&他的手摸着我大腿内侧已关闭评论

        

苏凡被叫住,脚步一顿。

边摸边吃奶边做爽动态&他的手摸着我大腿内侧

        

他背对着那个嚣张的声音,能从周围的人群之中,听到许多议论纷纷。

        

无一不是担忧他的。

        

“哎呦……他怎么就惹上了这个恶棍呀?这个家伙可是在这里已经纵横了好几年的,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管得住他。”

        

“完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看着是挺有钱的,说不定又要被这家伙勒索了,真让人恶心。”

        

“真不得了,有谁能够治一治这家伙得狂妄脾气。”

        

“可别说了,你别忘了他叔叔可是猛虎佣兵团的副团长,要是再说下去被他听到了,到时候你可就没办法在猛虎佣兵团的地盘上接任务了。”

        

“别忘了猛虎佣兵团有多么的护短,虽然他仅仅只是猛虎佣兵团的副团长的侄子,但也沾亲带故呢。”

        

“唉……杀千刀的楚河,真是无语。”

        

“放下你的怀里的蛋,我说话你没听清什么?”

        

楚河,也就是要强买强卖的,贼眉鼠眼的年轻人苏凡转过头看着这个叫楚河的人的脸,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东西现在是属于我的,你要是想要的话也可以,一千枚金币,我就把它给你。”

        

此话一出,不仅四周围观的群众鸦雀无声,对面儿的叫楚河的那个年轻混混,也顿时惊诧的瞪大的眼睛,两只小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是一个计划着偷油的老鼠一样。

        

“你不认识我?”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好像苏凡敢这么跟他说话是天理不容的一样。

        

苏凡不屑的笑了笑。

        

“我应该认识你吗?”

        

“算了,不知者不怪,本少爷今天心情不好,就不多和你计较,记住了,我的名字是楚河,猛虎佣兵团副团长唯一的侄子,而且是亲侄子,现在你认识我了,把你怀里的那个蛋给我,我已经看上了那个蛋,它是属于我的。”

        

楚河说完以后心里还有些感慨。

        

今天自己的脾气确实不错,现在还有心情给这无知又大胆的刁民讲解自己的身份。

        

没有第一时间发火,看来自己的修养和气度,已经做到不错的境界了,就在他的心里还这样美滋滋的想着的时候,就听到苏凡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猛虎佣兵团,小狗佣兵团的副团长?”

        

“你算是什么东西?那又是什么东西?”

        

这种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向来是得不到苏凡的青睐。

        

“哗——”

        

因为苏凡的这一句话,顿时在周围围观的人群之中,起到了把炸弹抛下来的效果,人们顿时为之哗然。

        

为苏凡的大胆,也为苏凡今后的下场感觉到可怜。

        

原本有些人还同情苏凡被这样的一个纨绔子弟盯上,现在却只觉得,苏凡真是好大的胆子,被盯上也不奇怪。

        

在猛虎佣兵团的地盘上,竟然形容猛虎佣兵团,为小狗佣兵团。

        

这不是好大的胆子是什么?

        

简直是把佣兵团的脸面都撕下来扔在地上踩。

        

对面楚河也震惊了。

        

随后就浮现出一脸怒容。

        

“该死,你竟然敢这样侮辱我们佣兵团,今天你不要想离开我们佣兵团的地盘,给我受死!”

        

“上,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他猛的一回头,命令自己身后跟着的人,自己却反而退了两步。

        

看的围观群众之中的人们顿时不屑的翻白眼。

        

不过也没有多少人为苏凡感觉到担忧,毕竟他们都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苏凡自作自受。

        

如果说,苏凡不那样贬低侮辱猛虎佣兵团,说不定现在还能够有回转,可是说出来那样的话,恐怕今天是没办法轻易的离开了。

        

然而,一只手里拖着蛋的苏凡,另一只手空着用四两拨千斤的手势,直接将扑上来的一个打手轻轻的推到一边。

        

没人看到他是怎么动的,只看到那个打手,好像自己投怀送抱一样,撞到了苏凡的手上,又把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被苏凡轻轻的一巴掌往旁边一推,就像演戏一样,狰狞的叫着。身体在半空之中翻了三个滚,才扑通一声落到了地上。

        

刚好砸在了已经溜走的亚麻色头发摊主的摊位地面上,还好他已经走了,否则现在他摊位上的东西肯定都被砸了。

        

“这!”

        

“你在干什么?”楚河暴怒,“你们所有人都快点儿给我一起上,把他抓住了,我重重有赏,否则如果今天让他跑了,我倒是没事儿,就是不知道正团长要怎么处置你们了。”

        

他不悦的吐了一口唾沫,刚好吐到了旁边一个围观群众的鞋子上,别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楚河不耐烦的指指点点。

        

“抓不住他,你们不会去抓他的那两个同伴吗?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呢,真是一群废物东西,还需要我指点你们。”

        

苏凡的身影,在原地不停的闪动——这是只有实力境界颇高的人才能够看出来的。

        

在楚河,还有那群小混混的眼中,苏凡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是其他人自己往苏凡的手上扑。

        

不由得让楚河感觉到更愤懑。

        

于是他提出来了一个特别损的点子,那就是让那些小弟趁着苏凡不防,去抓白夜和祝觉。

        

——越靠近蔚蓝之海,气息也就越充满了海风的味道,也就越宁静安详,连白夜都忍不住摘下了兜帽,只用黑色的袍子遮盖住身体,露出一张脸,感受着这里非常活跃的自然气息。

        

这也就代表她那银白色的头发,粉色的眼睛,还有雪白的肌肤全部都被别人看去了。

        

再加上旁边的祝觉,拥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

        

咱们下一次的先入为主觉得这两个并不是纯种人类。

        

这里并不排斥混血,也不排斥其他的种族,虽然不排斥,但比不上日不落之城。

        

或多或少的,纯种人族还是会对这些混血种族甚至是异族,感觉到厌恶。

        

不过……

        

楚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已经被包围起来的白夜,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幽暗的光芒。

        

这粉色的眼睛,白色的皮肤,如果能够躺在自己的身下,肯定能够好好的享受一番吧……

        

他当机立断:“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尤其是那个女人把她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