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干陪嫁丫鬟/揉捏娇喘抵在浴室

2022年7月16日07:13:32将军干陪嫁丫鬟/揉捏娇喘抵在浴室已关闭评论

乔希希的心情激动不已。

将军干陪嫁丫鬟/揉捏娇喘抵在浴室

        

这才只是第二个疗程……

        

等全部的疗程都做完,她的团子,就可以彻底和别的孩子一样,恢复正常,健健康康的。

        

蕊蕊看到自家弟弟的口吃好转,心底里又是高兴,又是好奇。

        

她立马拉着团子,好奇的问了起来,“团子,你现在说话和以前比起来,有什么区别吗?”

        

团子认真想了想,回复说道,“以前说话比较吃力,话到嘴边说不出来,现在……流畅许多。”

        

蕊蕊听到这话,眼睛也是都不由一下子亮了起来。

        

“还真的是,徐伯伯好厉害啊,用不了多久团子你就可以完全的康复了!”

        

到时候,她看谁敢瞧不起他的弟弟!!!

        

团子也很期待彻底康复的那一天,用力的点了点头。

        

“嗯嗯。”

        

乔希希抬起了眸子,目光中透露出了感激的光芒。

        

“徐医生,真的谢谢你!!!”

        

要不是他的话,团子绝对不会好的这么快……

        

徐茂低头,看了眼团子白嫩的脸颊,眸间更多了几分柔和。

        

他勾起了薄唇,笑容如同清风明月般高洁,说道,“不用客气,能够看到小婉的孙子好起来,我的心里面也很开心。”

        

乔希希一愣,反应了几秒钟,这才明白他口中的小婉,正是秦亦寒他们的母亲。

        

秦景衍坐在轮椅上,听到这话,后背不禁明显一怔。

        

他的眸底发沉,忍不住多看了徐茂几眼,目光意味深长。

        

“徐医生和我母亲的关系很好?”

        

徐茂没有否认,大方承认了下来。

        

“我们是发小,一起长大的,算是……最好的朋友吧。”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追忆,感慨说道,“其实你们三个小时候,我都抱过……只是当时你们的年纪太小,没有印象罢了!”

        

秦景衍对于小时候的事,也全部都记的不太真切,想不太起来。

        

秦星辰坐在旁边,听到了这话后,眸间升起了一抹期冀的光芒。

        

他忍不住的开口,“徐医生,你和我妈关系这么好,那你能多给我讲一讲她的事吗?”

        

秦星辰出生最晚,记忆中对母亲回忆稀少的可怜。

        

所以,他急切的想要多知道一些有关何婉的事。

        

徐茂也是可以理解,看向他的目光中,满是对后辈的宠爱。

        

“当然可以。”

        

秦星辰的心情一下子都大好了起来,立马就派人准备了丰盛的茶点过来。

        

他还给徐茂亲自沏茶,将他当成了最重要的客人来看待。

        

秦亦寒和秦景衍也是不禁好奇了起来,倾耳细听。

        

徐茂追溯起了遥远的以前,说了很多他们母亲少女时代的事……

        

他的口才很好,讲的栩栩如生。

        

将何婉的天真灵动讲了出来,似乎拉着众人回到了那段记忆中。

        

后面说到她结婚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秦星辰听的正起劲,现在看到他突然停下来,眼中微愣,轻微蹙了下眉头,“徐医生,我母亲结婚之后呢?”

        

秦亦寒深邃的眸间一暗,心底里其实已经猜测到了后面的事。

        

何婉和秦正书是商业联姻,婚姻本身就是一场交易,自然是不会有太多的感情……

        

徐茂的眼中惋惜,叹了一口气,“结婚之后,小婉……过得并不幸福,我只能说,她为了你们的父亲,真的付出了很多!”

        

说这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看了秦景衍一眼。

        

“不过,她也说过,能够拥有你们三个孩子,是她这辈子最高兴的事。”

        

秦景衍是长子,是三人之中对于母亲的印象最多的。

        

小时候,他看到最多的,就是何婉一个人默默流泪的画面。

        

但是她还是会温柔安抚自己,笑着对他说没事。

        

秦景衍毫不质疑母亲对他的爱。

        

可是秦正书那边,他是真的想不通……

        

所以才会怀疑自己的身份。

        

这一瞬间,秦景衍的脑海中升起了无数个问题,全部都找不到答案。

        

他的眸底露出困惑,忍不住的问道,“徐医生,我母亲,为什么这么喜欢父亲?”

        

秦亦寒也奇怪这点。

        

商业联姻,按道理来说,母亲对父亲应该是没什么太深的感情。

        

为什么,会像徐茂口中的那般,她为了父亲付出很多呢……

        

徐茂沉默了几秒钟后,才说道,“你母亲,和秦正书是大学同学……”

        

秦正书年轻的时候,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又一表人才,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何婉早就芳心暗许,所以,在听说要和他联姻的时候,没有拒绝。

        

徐茂觉得何婉哪里都好,就是眼光不太好。

        

不然,怎么会喜欢上秦正书这个渣男!

        

甚至,还为了他……

        

三兄弟得知真相,心中的情绪都复杂到了极点。

        

徐茂提起这些事,心情都跟着抑郁了许多,不愿意再继续多言说什么。

        

他淡淡道,“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秦亦寒愣了一下,立马起身,“徐医生,我送你。”

        

徐茂一顿,答应了下来。

        

剩下的人也要送他,但被徐茂给婉拒了。

        

他只是离开,没必要有这么多人来送。

        

众人也就只好作罢。

        

他们两个人在前面走着,医助跟在了后面。

        

秦亦寒真诚感谢说道,“徐医生,团子的事真的是谢谢您了。”

        

看到团子能够好起来,他的心底里真的非常开心。

        

闻言,徐茂愣了一下,眸底多了几分试探,缓缓开口,“据我所知,团子不是你的亲生孩子,怎么感觉,你似乎比他的父亲还要更上心……”

        

秦亦寒微顿,眸间深邃如海一般,深不可测。

        

“可能是徐医生你说,团子长得比较像我小时候,所以心底里就不受控制的多了几分亲近……”

        

徐茂看着他,欲言又止,眸间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芒。

        

“团子……也许不仅只是长得像你。”

        

此话一出,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

        

秦亦寒的脸色微变,眸光都不由变得犀利。

        

徐茂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想要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