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水激情(h)&欲望妹妹

2022年7月16日07:04:54奶水激情(h)&欲望妹妹已关闭评论

      

修武,不一定代表没前途。

奶水激情(h)&欲望妹妹

        

郭靖只是差了一个适合的机会和平台。

        

怎么说,郭靖都是一界之才,比他和白秀珠最初的资质强上的不是一丁半点。只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未尝不能鱼跃龙门,成为真龙。

        

白贵内视灵台,看了一眼昆仑镜,暗道。

        

他们还没交谈几句,刚才被白贵乾坤大挪移送走的众人又再一次回来。

        

“赤练仙子李莫愁,你还没走?”

        

“靖儿动手,她杀了陆员外,多少武林正道惨死在她手上……”

        

柯镇恶闻声辨人。尽管李莫愁未曾出声,但她一举一动所展露的古墓派武学已经将她的身份暴露。

        

“老瞎子。”

        

“多嘴……” 

        

李莫愁朝柯镇恶甩出几根冰魄银针,向后急退,远离了郭靖夫妇数百步。等她站到陆府院墙之上时,定定的看了几眼白贵,“我李莫愁,向来是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刚才妖魔来袭,幸亏……”

        

她说话之时,这才突兀想起,她和白贵相处数日,竟然不知道此人的姓名。

        

当时她只以为白贵是个随手可杀之人,自不会记下姓名。

        

“白贵。”

        

白贵善解人意,主动提醒道。

        

他对李莫愁谈不上好感,心里甚至还有一点恶感。毕竟李莫愁杀人如麻,是不顾青红皂白的杀人,倘若他没有转世,这一世之躯就会被李莫愁所残杀。就如船舱里的另外四个像陆展元之人。

        

不过眼下李莫愁专门冒着危险赶来给他道谢,也算其人心里有一点良知。

        

故此,他也不介意告知李莫愁他的真实姓名。

        

“白贵?白贵?”

        

李莫愁念了两次这个名字,心中暗暗点头,对白贵道:“名字我记下了,日后定有回报,我李莫愁绝不欠你的恩情。”

        

说罢,她衣袂飘飘,带着洪凌波从墙头一跃而下,眨眼变不见了踪影。

        

等李莫愁这个敌对之人离去,在场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白侍卫,你和这女魔头认识?”

        

见李莫愁看待白贵的眸光不仅蕴含感激之色,似乎还带了一丝情意,黄蓉心中一紧,上前问道。

        

赤练仙子李莫愁是魔道中人。

        

那么,与之相识的白贵,亦可能是魔道中人。

        

固然白贵是刚才救了他们一行人,但行走江湖,万事需得小心谨慎。她此行可不仅是只有一个人,还有她女儿郭芙一同在侧。

        

“这……”

        

白贵叹了口气。

        

“他……长得好像叔叔。”

        

一旁的陆无双开口替白贵解了围:“这个女魔头杀我父母之时,提及过我爹的兄弟,也就是我叔叔陆展元,我叔叔和这位白叔叔面容很相似,应该是因此故,她……看待白叔叔与常人不太一样。”

        

“事实也是如此。”

        

白贵点头,“在下身负皇恩,听闻武三通要来嘉兴,为了不使其看穿我大内侍卫的身份,所以暗中以普通人的身份追查武三通的下落,谁知……因为我这张脸被李莫愁掳掠而走……”

        

有了刚才陆无双这小姑娘的话,黄蓉对白贵的身份再无质疑。

        

“白侍卫,对不起。”

        

她致歉了一声,并道:“赤练仙子李莫愁杀人无数……,为防止万一,我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有冒犯之处,还请白侍卫不要在意。”

        

眼前的白贵不是蠢人,能在李莫愁手底下那么长时间没有暴露,心性可想而知,她这点小手段,能瞒过郭靖,可却瞒不过同属聪明人的白贵。

        

“无妨。”

        

“妖魔之事为大……”

        

白贵脸色严肃了一些,沉声道:“下次妖魔来袭的时间还不知道,此妖魔名为黑山老妖,据他自述,地底的阴曹地府也被他所霸占。此妖魔能有如此本领,天下危矣……”

        

相比蒙元来袭的担忧,显然黑山老妖的事更大。

        

蒙元是亡汉人衣冠,而黑山老妖可能导致整个天下都为之倾覆。

        

“我柯镇恶就是豁出这条老命。”

        

“也要阻止他。”

        

柯镇恶杵了一下手中的拐杖。

        

白贵虽感慨柯镇恶的侠义心肠,但还是对其略感无语。

        

他道:“众位可知,武道一流之上为何等境界?此境界为天人之境。天人境又分为种道、心相、龙虎。”

        

“恐怕到了龙虎境后,才有和黑山老妖一博的势力。”

        

他认真看向众人。

        

这个世界缺少一个天才,缺少一个如张三丰一样的天才。

        

郭靖虽然跻身了天下高手的行列,但实则他的境界仍在一流,并未达到种道境。或许以郭靖的实力,打败同处此境界的武当七子不是难事。但境界就是境界,说到死,郭靖仍是一流境界。

        

而突破种道境的宋远桥,驾驭道韵,可以轻易击败一流境界的郭靖。

        

“这三境?”

        

众人闻言吃惊。

        

若是其他武林中人倒也罢了。但黄蓉是五绝之一黄药师的女儿,郭靖是五绝之一洪七公的弟子,两人都家学渊源,论及武林的秘密,就属他们最清楚。可事关更上一层的天人三境,这还是他们头一次听说。

        

“天人三境?种道,心相,龙虎?”

        

忽的,一个似在天外缥缈的声音传来,音还在远处,但人已经到了众人面前。此人正是黄药师,他打量了几眼白贵,“小兄弟,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郭靖夫妇之所以前来嘉兴,是因为在此听到了黄药师的消息,于是赶过来一看。而黄药师故意躲着女儿女婿二人,不肯出来。只不过刚才黑山老妖的出现,让他担心女儿的安危,于是偷偷潜伏前来。

        

然而让他惊诧的不仅是黑山老妖这个妖魔,而是白贵说出的武学前路。

        

“小兄弟?”

        

“我年龄比你大得多……”

        

白贵暗暗吐槽。

        

他将脑袋里的杂念甩干净,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正是皇宫所记载的秘闻。只不过皇室敝帚自珍,一直不肯将这些秘事告知武林,毕竟侠以武犯禁。白某深受皇恩,本……不打算说出这些秘闻,但眼下妖魔出世,为了证就天下苍生,不得以才如实道出……”

        

他将天人武境的事,甩锅给赵宋皇室。

        

自古以来,拥有最强武力的只有可能是最大的势力。而赵宋皇室能坐稳江山,不看五绝的眼色,那么显而易见,赵宋皇室的高端武力,绝对不可小觑。

        

“我这里有一本突破种道境的功法。”

        

“前辈你记下,可以尝试尝试……”

        

白贵讲明缘由后,看向黄药师,说道。

        

五绝已经老迈,可能战力上比不上郭靖,但他们无论哪一个,都浸淫武学不知多少年,比郭靖更容易突破天人境。

        

而五绝之中,除了已经身死的王重阳外,最先可能突破种道境的,无疑就是黄药师和南帝了。

        

黄药师才情无量,桃花岛武功多是他所创。

        

南帝亦是明悟禅学真谛,在道之领悟上远高同级不知多少。

        

另外两绝。欧阳锋成了疯子,一个疯子怎么可能纳道韵入体。而洪七公虽说能和其他四绝不相上下,但战力强不意味着悟性高……。

        

众人闻言再一次惊骇。

        

突破天人境的功法,想想都知道,绝对是天下独一份的机密。

        

白贵这就毫无保留的传给外人?

        

“黄药师亦正亦邪,但白某心知,黄岛主不会弃天下苍生而不顾。况且即使黄岛主不愿出手对付妖魔,但……这等功夫,除了对黄岛主这样的高人有用外,也无他人了。”

        

白贵解释了一句道。

        

众人为之释然。

        

东西珍贵不珍贵,是看所处环境。沙漠中的一瓶水远比等量的黄金更珍贵。如今天下危难在即,保密的功夫再私藏也无太大意义。其外,也如白贵所说一样,突破天人境的功夫,天下亦只有寥寥几人可用。

        

“郭大侠,小心隔墙有耳。”

        

“还请郭大侠为黄岛主护法……”

        

白贵没着急说出功法,先让郭靖将一些无关人士驱赶走。

        

“靖哥哥。”

        

黄蓉喊了一声。

        

郭靖点头,以无形内力将附近围观而来的江湖人、百姓、官府中人等等,都逼退到了四五十米之远。

        

“还请各位给郭某一个面子。”

        

“暂退十丈……”

        

他道。

        

附近之人并没听到白贵刚才虽说之话。他们虽认为郭靖此举有点古怪,但郭靖郭大侠极有名气,众人亦慑于他的实力,愿意卖给他这个面子。

        

至于剩下的程英、陆无双等陆家遗孤,也被人带走。

        

陆府中,只剩下了白贵、黄药师、黄蓉、柯镇恶。

        

“守天地之虚,存无量法念……”

        

白贵环视一圈,见郭靖已镇住了场子,于是念出了功法。

        

他这突破种道境的功法,是他自己在武当域内所悟,和武当派的功夫无关,所以传出去,也不算破了戒。

        

一言一句之下。

        

黄药师似有所悟,他等白贵念完功法后,吹响了随身携带的玉箫。

        

碧海潮生曲被他奏响。

        

“捂住耳朵。”

        

黄蓉忙道。

        

她爹的碧海潮生曲,听多了,可是会杀人的。

        

围观黄药师的众人顿时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被这一首曲子都差不多吹出了内伤。好在黄药师有意控制,不然在场之人少说也要死上一两个。

        

“好强的内力。”

        

“白侍卫刚才使用乾坤大挪移以损失了不少内力,此刻竟然还能抵御我爹的碧海潮生曲……”

        

黄蓉捂住耳朵之余,朝白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瞬间惊了一下。

        

内力是需不断积蓄的,不是源源不断。

        

她知道白贵的实力不低,但刚才白贵挪移众人之时,必然损失了不少内力,可此刻竟然还有力抵挡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足以看出其的可怕之处。

        

碧海潮生曲乃是以曲音牵动人体内的内力,从而杀敌。

        

但白贵元神极为强大,休说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就是慈航普度的索命梵音,对他也起不了作用。

        

一刻钟后,曲罢。

        

黄药师闭眸深思,衣衫无风自动。

        

不一会,他睁开眼眸,将玉箫别在腰间,看了一眼女儿,笑道;“此境竟是如此简单,可笑黄某一直盲人摸象,不知武学真谛……”

        

在没遇到白贵之前,他也冥冥之中想到下一境界该是何境,该走哪步,但苦无旁人映证,所以一直没敢走。但如今前路既定,他只要往前走就行。

        

他笑了笑,超前推了一掌。

        

刹那间,无尽浪潮从他身上涌现,朝前方灌去。

        

“恭喜黄岛主悟得潮汐道韵。”

        

白贵见此,拱了拱手,给黄药师道喜。

        

黄药师的突破他并不意外。

        

简单说,黄药师纵然比不过张三丰,但他亦是武学宗师,只要勘破前路,境界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多些白侍卫了。”

        

黄药师躬了一身,谢道。

        

他能突破武学前路,仰仗的就是白贵。

        

“不必……”

        

“我也只是为了苍生。”

        

白贵摇了摇头,摆手道。

        

“白侍卫……”

        

“不知此功可有名字?”

        

黄药师想了一会,问道。

        

如果此功有名字的话,说不定他能从古人文献中,按图索骥,找到更多前路的信息。

        

“此功……”

        

白贵沉吟了一下,“此功名为《乾元大道歌》。”

        

他本身就是科举出身,所以在创功法的时候,不免将这一功法写成了一篇好文章,念起来朗朗上口。

        

故此,起个乾元大道歌的名字也不算错。

        

“乾元?”

        

黄药师心中沉思,想要寻找出叫乾元之人的蛛丝马迹。但他想了一会,实在一点头绪也没有。

        

“恭喜爹爹破境,成为武林神话。”

        

黄蓉见黄药师和白贵谈完了话,上前道喜。

        

“不知爹爹破此境可有什么感悟?”

        

她又急着问道。

        

如今郭靖的境界也到了破境的罐头,如果有她爹的经验,定然会事半功倍。

        

之所以着急问,是因为她怕黄药师又一吭不响的离开。

        

“等我回桃花岛后,再细细整理。”

        

“一时半会说不清。”

        

黄药师摇了摇头,“此境太过玄奥,郭靖……,以他的愚钝,不是我点拨一两句就能明白的。”

        

郭靖的资质虽算不错,但比起他差远了。

        

对武学的积累和他亦有差距。

        

黄蓉轻点螓首,她对黄药师的看法也有些认同。只不过她在看黄药师的时候,神色渐渐有点惊奇了。

        

“爹,你年轻了不少。”

        

她惊呼一声。

        

返老还童。

        

她爹竟然返老还童了。

        

“相传突破天人境后可以延年益寿,寿元二百岁。”

        

“黄岛主现在相当于常人的三十岁。”

        

“当然会返老还童。”

        

白贵闻言,解释了一句。

        

内力高手本身就比常人活得年岁久一些,更何况天人境的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