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经的女人是处吗&性奴女友小兰

2022年7月16日07:02:15痛经的女人是处吗&性奴女友小兰已关闭评论

       

唐以宁不想跟慕容南纠缠。

痛经的女人是处吗&性奴女友小兰

        

她脱开他的触碰,望着他一脸疏离道:

        

“慕容先生,你若真想当演员,有的是渠道去演戏,何必来求助我。

        

我明白你的那点心思,别白费功夫了,我说的放弃,可不是说说而已。”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

        

有些东西不属于她的,她再也不去肖想奢望。

        

现在的她,只想好好工作,努力赚钱。

        

带更多的小鲜肉出圈。

        

而慕容南这个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又何必强行凑一块儿。

        

“以宁,你别这样。”

        

又一次被她拒绝,慕容南感觉心里像喝进了一瓶醋那么酸。 

        

他双眸深邃阴郁,仿佛受了极大伤害一样可怜地望着她。

        

唐以宁受不了他那眼神,转身背对他。

        

她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心软,一定不要心软。

        

“我知道之前的我让你很失望,我也不想狡辩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对你来说错了就是错了。

        

我不奢望你马上回头对我喜笑颜开,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工作,每天都看着你,陪着你就好。”

        

“……”

        

“以宁,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这一次你什么都不要做,也不用管我,你只允许我留在你身边就好。

        

其余的我自己来,如果到时候你还是没办法对我动心,没办法选择跟我走下去,我会尊重你的。”

        

这样也算是给彼此最后的一次机会。

        

也只有试过了,他们将来才不会后悔。

        

唐以宁不否认,她动容了。

        

这样的慕容南,让她没办法抗拒。

        

可又害怕自己到最后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她挺直腰板背对他,沉声说:

        

“你既然那么想做演员,回头我拟一份合约出来,以后你我之间按合约走吧。”

        

慕容南见她答应了,俊脸上瞬间浮起了笑意,忙应道:

        

“好,一切听你的。”

        

“我先走了。”

        

不想让他看到此时自己脸上动容的表情,她赶忙离开。

        

慕容南望着她的背影,满目里都是温柔。

        

只要能正大光明地留在她身边,不管是做什么工作,签什么合约,他都无条件服从。

        

……

        

晚上。

        

叶彻的视频准时打到了叶声声的手机上。

        

看着小女人那一脸灿烂的笑,叶彻习惯性想抬手捏她,却又什么都捏不到。

        

没看到女儿,他问:

        

“恋恋是不是睡着了?”

        

“没有啊,早上我送去你妈那里了,那边有几个哥哥姐姐陪着,她玩得开心些,我最近也在忙,等忙完再去接她过来。”

        

“嗯,我也尽快把合同签了回去,不然声声没有我抱着睡不着。”

        

叶声声无语。

        

朝他翻了个白眼,“谁说的,你不在我睡得可香了。”

        

“呵,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你怎么还抢我台词啊。”

        

那句话明明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叶彻轻笑,看了一眼时间,因为有时差的缘故,他这边是白天,晚点还要去见合作伙伴。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小女人,他柔声说:

        

“声声早些休息,我尽量赶紧把事情做了就回去陪你们。”

        

“好,你可记得吃药啊,别忙起来什么都给忘了。”

        

“遵命。”

        

“那挂了吧,mua~~”

        

叶声声也不想耽误他工作,对着手机屏幕猛亲了一口后,她就迅速把视频给掐断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可能她跟女儿一样,一直有那个男人陪着睡的时候,习惯了。

        

他忽然不在,她就像缺了什么似的,心里不踏实。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她下楼的时候慕容南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叶声声走到餐桌前坐下,问他,“你跟以宁姐怎么样了?”

        

慕容南端了牛奶过来,在她对面坐下。

        

“还好,我准备去当演员,妹妹觉得我进娱乐圈可以吗?”

        

叶声声头顶冒出几个问号:???

        

慕容南轻笑,“妹妹是不是也觉得我年纪大了,不适合混那个圈子?”

        

“不是,你是因为以宁姐的缘故才去混娱乐圈呢,还是真想当演员啊?”

        

慕容南笑而不语。

        

他的目的,还不够明显吗?

        

叶声声猜也能猜得出来。

        

她笑着说:

        

“不管你选择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加油吧,希望早日抱得美人归。”

        

“谢谢妹妹。”

        

有了妹妹的支持,他就更有动力了。

        

只是想到这次去见父母回来,父母让做他的事,他还得尽早说服一下妹妹。

        

希望他们一家人早点团聚。

        

用过早餐以后,叶声声主动给连翘和慕容起送吃的过去。

        

而慕容南得去找唐以宁签合约。

        

以后他就是以宁工作室的艺人了,他们俩终于能每天朝夕相处了。

        

想想慕容南就觉得心里特别舒畅。

        

叶声声把早餐送到医院以后,想着不打扰连翘跟慕容起的二人世界,她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又去分店监工。

        

连着两天她都是医院,火锅分店两头跑。

        

第三天的时候,叶声声联系了邱知书,问她恋恋在那里怎么样,要不要去接她回来。

        

邱知书把小恋恋跟哥哥姐姐们玩的视频拍给叶声声,让她有事的话先忙,她会帮忙带好孩子的。

        

想着长辈爱孙心切,多留孩子几日也正常。

        

再加上女儿也没有哭闹,叶声声就允了。

        

她继续按部就班地工作。

        

第四天下午的时候,她人还在分店里监工,手机忽然响了。

        

叶声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叶彻的来电。

        

她寻了个安静的地方按下接听。

        

“喂,你终于休息啦?”

        

“出来。”

        

对方言简意赅。

        

叶声声有些懵,“出来什么?”

        

“我在你店门口,马路边。”

        

叶声声震惊,赶忙跑出店往不远处的马路上寻。

        

果然,她看到了一辆昂贵的轿车。

        

但她还是不相信叶彻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明明说的是一个星期啊。

        

这才四天呢。

        

还是说那个男人哄她的?

        

“你真回来了?骗人的吧,还是说你让扬沉给我送东西过来?”

        

叶声声边通着电话,边朝路边的轿车而去。

        

还不等她靠近轿车,车门就被推开。

        

男人一身藏青色西装,儒雅矜贵,怀里还抱着一束向日葵。

        

叶声声见真是他,她放下耳边的手机直接朝他冲了过去。

        

叶彻把花拿开,张开双臂。

        

等小女人冲过来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整个小身子抱起来挂在了腰间。

        

叶声声搂住他的脖子,没管这是在路边,旁若无人一般盯着男人的俊脸,毫不羞涩地直接吻上他的唇。

        

叶彻哪儿知道她这么生猛。

        

但他很配合。

        

一手垫着她的屁股,一手扶着她的后背,毫不避讳一般就那样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拥吻着。

        

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扬沉看着,心里那个羡慕啊。

        

想想自己被绿,还让公司损失了那么多的钱,他又愧疚不已。

        

也幸得总裁不怪他。

        

不然他就算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

        

“你们看那俩人,不害臊的。”

        

这时,有路人发话了。

        

叶声声唇角噙着笑,捧着男人的俊脸移开了那个吻。

        

她瞥了一眼周围,好几个路人在盯着她这边看。

        

她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赶忙示意叶彻,“放我下来。”

        

“不放。”

        

叶彻舍不得,干脆将她直接抱上车。

        

叶声声没拒绝。

        

反正她也准备回家的,这个男人突然出现过来接她,真是给了她一个莫大的惊喜。

        

见他跟着上车来,她又主动牵起他的手,抱过他递来的花,笑着问:

        

“你不是去一个星期吗?怎么才几天就回来了。”

        

“工作做完就回来了。”

        

叶彻让扬沉开车。

        

叶声声一边欣赏怀里的花,一边又问:

        

“那公司的情况有好转了吗?”

        

“嗯,这次的签约很顺利,有了这次出国合作的机会,公司的危机也算是解除了。”

        

叶声声主动往男人怀里靠,“那太好了,叶彻,你真棒。”

        

他真的太厉害了。

        

不要身边的人出一分钱,自己硬生生地将濒临破产的公司,转危为安。

        

男人搂着她的腰,笑得眼里都是对她的宠爱。

        

“我哪里棒?”

        

叶声声娇羞一笑,“哪里都很棒。”

        

“嗯,那么……今晚奖励一下?”

        

他贴在她耳边蛊惑。

        

叶声声拐开他,低声说:“扬沉还在呢,别这样。”

        

“他又不是没见过我疼你的样子,声声今晚一定要好好补偿我,几天不见,甚是想念。”

        

叶声声假装拒绝,“你既然回来了,那我们晚上去接恋恋。”

        

“明天一早再过去,今晚谁都别想打扰我跟声声过二人世界。”

        

他低头摩挲进她的脖颈里,完全不顾及开车的扬沉,情难自控地开始亲吻她。

        

叶声声感觉好羞耻。

        

但身体又很诚实,舍不得将他推开。

        

回到家以后,明明没吃晚饭,没到天黑,一进家叶彻就迫不及待地把人抱挂在腰间,亲吻着往楼上走。

        

几个小时的激战后,俩人都相当满足。

        

叶声声依偎在男人怀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点。

        

她问他:“饿吗?”

        

“有点。”

        

叶彻起身来穿衣,“我去做夜宵,声声要是累的话就歇着。”

        

“我还好啦,也不是那么累,要不我们出去吃吧,顺便把恋恋接回来。”

        

叶彻系好最后一颗纽扣,双手撑着床凑近叶声声的小脸,轻笑:

        

“不急,我知道的,声声刚才很累,应该也挺疼的吧?好好休息,我做了宵夜给你端上来。

        

至于恋恋,我们明天一早再去接。”

        

“好吧。”

        

叶声声妥协了。

        

男人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讨好道:

        

“奖励一个吻,我这就去做宵夜。”

        

叶声声允了他,在他好看性感的唇瓣上亲了一口。

        

得到满足的叶彻抬手捏捏她的小脸,穿戴整洁的出了门。

        

叶声声感觉自己确实挺累的。

        

她又倒回床上。

        

想着前一刻跟叶彻缠绵悱恻的那些画面,她小脸通红,羞耻地忙扯了被子捂住自己的脸。

        

这段时间跟叶彻做,他们都没有做安全措施。

        

也不知道连翘给开的药,能不能治好她的不孕之症。

        

要是能再让她怀上,那该有多好啊。

        

叶声声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这一次能怀上。

        

她算了下日期的,刚好是危险期。

        

叶彻的宵夜很快就做好。

        

他端上楼给叶声声吃的时候,问她:

        

“慕容南没回来住了吗?还有连翘,怎么都不在家里?”

        

叶声声端过碗,边吃边说:

        

“你不知道吧,他们俩最近在忙着谈恋爱呢。”

        

“嗯?”

        

叶声声解释,“连翘跟阿起在一起了,至于慕容南嘛,他签了以宁姐的工作室,以后要混娱乐圈了。”

        

叶彻有些不能理解,“慕容南去混娱乐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为了喜欢的人,什么工作他都愿意去做。”

        

就他那个身份,真的不屑去闯什么娱乐圈。

        

可他为了能追到以宁姐,还真舍得花时间去努力。

        

她也希望以宁姐有朝一日,真能成为她的嫂子吧。

        

把宵夜吃了,叶声声起身准备拿碗去洗。

        

叶彻按住她,“我来吧,你休息。”

        

叶声声随了他,去洗了一把脸漱口后又回到了床上。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快十二点了。

        

这么晚了,阿姨应该也休息了吧。

        

尽管有些想女儿,可想到他们明天一早就过去接她了,叶声声又忍住没拨通号码。

        

叶彻回房上了床后,叶声声主动往他怀里扑。

        

“叶彻,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想恋恋是怎么回事?”

        

叶彻抱着她问:

        

“你今天没联系我妈吗?”

        

“我早上给她打电话的,她说恋恋很好。”

        

男人往小女人额头上亲了一口,安慰道:

        

“那没事儿,我们明天一早就过去接她了。”

        

“嗯。”

        

知道现在很晚了,叶彻赶了一天的行程,回来后他们俩又运动了那么久。

        

她不应该再折腾他,非让他去叶公馆把女儿接回来。

        

也就再等几个小时而已。

        

叶声声抬眼看着抱着她的男人,示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