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校出来的女生没有干净的吗_高辣慎入Hh

2022年7月15日15:25:05卫校出来的女生没有干净的吗_高辣慎入Hh已关闭评论

哥俩坐在桌子边上,桌子正中间摆着两个盆子,一个稍小的盆子里摆的是卤,另外一个盆子里摆的是过水的面条。

卫校出来的女生没有干净的吗_高辣慎入Hh

        

“洋葱烧的有点过了,土豆粒也不够脆生,牛肉粒太小……”。

        

章武一边大口大口的刨着面,腾出嘴来便会评价一下堂弟的卤做的是一沓糊涂,用章武的话这玩意连猪都不太乐意吃,堂弟这手艺真是差了去了。

        

味道其实不错,但章武的心情不好,就是要刺挠一下堂弟,不挑刺不舒服斯基。

        

章驰在一旁笑眯眯,堂哥说什么他都点头,不敢反驳一句,生怕自己没伺候好这位爷,这位给自己撂挑子,下午的活不干了,那他可就没地方哭了。

        

“您批评的是,小的以后一定注意,再来一碗?”

        

章驰拿起了勺子冲着堂哥的碗里示意一下。

        

“再来一碗,我也是真饿了,要不然这玩意打死我也不吃”章武自己又来了一大碗面,然后把碗伸到卤盆子旁边,示意堂弟给自己加卤。

        

面不好吃还硬吃了三大碗?

        

这不是扯淡么。

        

“鹌鹑蛋不行,煮在没入味,白蛋!下一次做的时候也卤一下,蛋要入点味,你看,现在吃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这叫什么事儿?” 

        

章武夹了一个鸟蛋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又开始吐糟。

        

“好咧!我注意,我注意”。

        

章驰没好意思说这不是鹌鹑蛋,是自己上午向鸟儿们收的鸟蛋税。

        

只要堂哥下午肯继续给他割草,现在的章驰就没什么节操,反正你说就说呗,身上又不掉肉。

        

章驰正听着呢,突然间见章武弯腰,伸手在桌子下面捋了几下,直接把二狗从桌子底下给捞到了桌子上。

        

夹了一个蛋给二狗,二狗便歪头斜脑的吃起了蛋。

        

“你看,猫不太乐意吃这蛋”章武说道。

        

章驰很想冲着堂哥说你给我把猫扔桌底下去,一直上桌子吃饭吃惯了,这玩意儿天天就要上桌那还不是闹反了天!

        

不过现在他不敢,怕失去了堂哥这么优良的苦力,最主要是不花钱,不花钱是重点。

        

“是,是,我的错”章驰回道。

        

正听着堂哥唠叨呢,手机救了章驰一命。

        

拿起手机,章驰冲着堂哥来了一句:“我接个电话”。

        

说完便跑到了屋子外面,坐到了廊架的沙发上。

        

电话是坎农打过来的。

        

“章,什么事情,刚才我在工作手机没在身边”坎农说道。

        

章驰道:“你那边的活怎么样,我这边想找个牛仔过来帮忙,你要是空闲的话不如来我这边试试,我现在能出的价是一个月八百美金,吃什么的还是按着正常来”。

        

这边的牛仔如果不是美国人或者有美国签证的话,一个月的工钱就是七八百美元,就算有的话,像是一个美国牛仔,一个月也就在九百到一千,牧场活儿多的时候,牧场主可能加上一两百美元,但是这事一般都发生在冬日,牧场的活相当多的时候。

        

平常像是现在,牧草丰美的时候,大多数临时牛仔九百正常,驻场牛仔可能会高一些,但也高不到哪里去。

        

章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不是章驰不想给一千,而是他给了,那别的牧场主心里会怎么想,这是破坏周围的安定团结,拉高市场价格,这种人是最不受人家待见的。

        

章驰可不想当这出头鸟,原本他一个中国人在这边就已经挺出挑了,办事还出挑,那你不是招人恨么。

        

牛仔恨你通常无所谓,因为大家都给这价,也不是章驰一个人要给的,但作为牧场主的一员,牧场主们恨你那可不好。

        

还是那句话,影响团结,像是这种大局观,章驰一百个乐意遵守。

        

坎农听了说道:“那还真是太巧了,我这边的活还有一周就完了,正想着找个活呢,你那边就要找人手了”。

        

对于坎农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作为没工作签证的黑户牛仔来说,八百美金一个月着实是不低了,别说八百美金,现在牧场的活儿不多,像他这样的黑户牛仔,一个月六百的活儿都难找。

        

如果想找到八九百的工作,那要到十月份,因为那时候这边牧场里的牲口都要进棚,一直到开春,所有的牛仔一天几乎就是十二小时的工作,从头忙到尾。

        

冬天如果是美国牛仔的话,这时候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是一千二左右,这是驻场牛仔,不是他们这些过来打黑工的人可以拿的到的价格。

        

现在章驰这八百一个月,对于坎农这样的牛仔吸引力相当大。

        

“那咱们就说定了”。

        

章驰也不多话,坎农这边既然答应来了,那这事就定下了。

        

坎农道:“好的,BOSS!”

        

坎农角色转换相当快。

        

就这么着,把这事给定了下来,又和坎农聊了几句,章驰挂了电话回到屋里,这时候章武已经吃好了,碗一推哼着小曲儿,自在的跟个神仙似的。

        

“大爷吃好了?”章驰笑眯眯不像个好东西。

        

“吃好了,把碗筷收拾一下,爷我要小睡一会儿”。

        

“您休息,这事杂事我来就行了”章驰也不管堂哥睡到几点,反正只要他肯干活那就没问题。

        

把碗筷收拾了一下,章驰便准备出去大采购,干活的大爷想吃的东西可不少,都得一一列出来,要是不让大爷满意了,章驰哪里去找这样的苦力去?

        

再说家里的大冰箱也有了,不把冰箱塞足一周的吃食,章驰还不得费油再跑一趟?所以这采购肯定少不了。

        

抓耳挠腮的列出个单子,章驰揣着单子开上皮卡出了门。

        

先去伯娘家里转转,看看家里有什么秋风好打,同时把堂哥回来的消息嗅告诉他们一声。

        

到了餐馆,发现大伯和伯娘两人正在休息,旁边不远的桌上还有一个年青的白人,约二十岁左右。

        

一开始章驰还以为是客人呢。

        

“大伯,伯娘!”

        

“大驰来了啊,快点坐”。

        

见到章驰两人很开心,招呼章驰坐下来便问了一下牧场的事情。

        

“挺好的,小武哥回来了,现在正住在我的牧场里,我过来和你们说一声”章驰说道。

        

章友良听了一点也不奇怪说道:“我知道了,你大哥跟我说他回来了,我们一猜就住你那边去了”。

        

“这孩子,也不回来,生怕我们让他干活,现在不用他了,我们请了一个小伙子帮忙”伯娘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白人青年。

        

这下章驰才知道大伯家里雇了新人手。

        

这小伙还是个高中生,过来干活是赚点零花钱,属于小时工,也就是放学的时候过来干活,到了上课的时候就去上课。

        

这种事情在这边算是很正常的。

        

很多牧场主的孩子也都会在外面干点兼职赚点零花钱。

        

不是说这些孩子家没钱,而是有钱的家庭中也有不少乐意让孩子出来锻炼一下,他们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别人家干活,这样的话更早接触到社会,体会到生活的艰辛。

        

当然了,也有的家庭孩子是完全不工作的,标准的富二代,只不过小镇上这类家庭比较少见一些。

        

冲着这位笑了笑,章驰便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下。

        

“去园子里摘,想吃什么摘什么”伯娘说道。

        

有了伯娘的话,章驰去了农场摘了一大包东西,放到车厢里再去华人超市。

        

这一通大采购,等回来的时候,章驰发现堂哥已经开始干活了。

        

虽然兄弟俩扯来扯去的,平常也没个正形,但是论帮忙这事其实都是尽力的,章武也就是拿话刺一下堂弟,但是帮着干活那是真卖力气,也没有像平常那样,床上一躺两三个小时,今天只睡了半个小时,消消乏便开始干起活来。

        

按着堂哥的要求,章驰晚上做了一大桌的菜,兄弟俩吃饭自然少不了磨嘴皮子。

        

晚上,章驰上了机器,开了灯继续割草,章武则是休息,第二天白天,章武干活,章驰负责后勤工作,晚上的时候又轮到章驰。

        

在兄弟俩的努力下,花了几天时间终于把几百英亩的草场给收拾了一遍。

        

割下来打成捆的草,还是青草,不能收到库里,等放在地里晒干然后才能进库,不过这事儿就不是章武可以帮上忙的了。

        

还机器,付了钱,章武也到了要走的时候。

        

“真是亏大了,原本来你这里是躲清闲的,没想到被你小子给逮住了,白干了这么多天的活”。

        

章驰送章武回大伯餐馆的路上,章武还不住提这事儿。

        

现在章驰可不怕他了,活都干完了,还担心他撂挑子?

        

“就当你健身了,平常都不怎么运动,现在干点活,算起来还是你占了便宜”章驰说道。

        

这话把章武给干愣住了。

        

“这还算我占了便宜?”

        

“啊,怎么不算啊,你到健身房还要交钱,我这边不光不收你钱,还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当然占便宜了”。

        

章武一听伸出手卡住了弟弟的脖子:“我掐死你!”

        

“别闹,开车呢”章驰笑着说道。

        

“欠我工钱”

        

“一百块钱,多了没有”章驰道。

        

章武一听:“算了,不够丢人的”。

        

“又省一百块”章驰美滋滋。

        

章武道:“你也就适合赚点小钱”。

        

正说着呢,手机响了,章驰掏出来一看,不由愣了一下。

        

“谁啊?”

        

“梅丽卡这小娘们”章驰说道。

        

章武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梅丽卡是谁,好奇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谁知道她抽什么疯”章驰也奇怪。

        

“找你拍广告?”

        

“我那点热度,早就不知道消散到哪去了,拍个毛线广告”章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