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全文阅读86章&丝祙欲妇白爽全文阅读

2022年7月15日15:07:30少妇白洁全文阅读86章&丝祙欲妇白爽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知画没有怪过你。”

少妇白洁全文阅读86章&丝祙欲妇白爽全文阅读

        

傅盛年收回手,将她拉向自己。

        

“别再胡思乱想了。”

        

简瑶点了点头,“多安排点人。”

        

“我们在和警方合作,到时候特警都会出动。”

        

“陈警官暂时回不来是吗?”

        

“他有他的事要忙。”

        

傅盛年还有话想说,手机突然响起。

        

来电显示是他的一个下属,负责保护汪洋一家的。

        

他接听。

        

下属声音听起来很急:“傅总,汪洋要带老婆孩子离开。”

        

傅盛年眉头皱了下,语气很重,“让他听电话。”

        

“好。”

        

下属将手机交到汪洋手中,汪洋这会已经出了公寓的门,同住的两名警察拦着他们一家三口,过道上还有傅盛年的人拦着,他们想走都走不成。

        

他接起电话,很不耐烦:“傅先生,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们现在不能回去。”

        

“我老婆孩子已经没事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走?你一直关着我们,对我们不公平,这都算非法监禁了吧?”

        

傅盛年耐着性子把利害关系给他讲清楚,“洛九还没有落网,你想让老婆孩子再陷入危险?”

        

“她背后的人不是被抓了吗?”

        

“我说的是洛九还没有落网,你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问题?”

        

“她一个女人还能把我们全家杀了不成?”

        

“她确实有这个本事。”

        

“……”

        

汪洋忽然间哽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在洛九没有拿到她想要的备份之前,你们仍然是她的目标。”

        

听筒中没声了。

        

汪洋一家三口被强行带回屋内。

        

他沉默了好一会,问傅盛年:“如果我把备份和血样交给你呢?”

        

“你先告诉我,你把东西放哪了?”

        

“在一间没人住的客房里,床板底下有个保险柜,你可以派人过去,把床垫拿开,用螺丝刀把床板上的螺丝拆掉,掀开床板就可以看到下面的保险柜。”

        

傅盛年都听愣了。

        

“你每次往保险柜里放东西,都要拆床板?”

        

“是。”

        

“……”

        

真不嫌麻烦。

        

不过,保险柜藏得这么隐蔽,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难怪他的家被人翻过那么多次,都没人找到他藏的东西。

        

“你要派人过去取吗?或者联系当地警方,让他们送一下。”汪洋急切地说。

        

他太想带着老婆孩子回家了,他已经一个多月没去医院,不知道自己的医院是否还正常开着。

        

“东西先放着吧,等我们抓到洛九,你们就可以安全回家,到时候我会联系当地警方,让他们把备份和血样送过来。”

        

傅盛年是很冷静的,现在洛九不知所踪,他不会冒着风险让人送备份资料和血样,洛九有可能半路截胡。

        

那些东西继续放在保险柜中反而更安全。

        

人落网,再拿到备份和血样就可以直接定洛九的罪,这是眼下最稳妥的办法。

        

“我们还要等多久?什么时候才能抓到那个女人?”

        

傅盛年有点失了耐性,“那就要看洛九什么时候上钩了。”

        

“你们在设法抓她?”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老实待着,如果不听劝偷跑出去,出了任何问题后果自负。”

        

挂掉电话,傅盛年拉着简瑶回了餐厅,继续吃饭。

        

萧甜怀里抱着娃,孩子有点闹腾,她吃不好。

        

唐战胃口比较小,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他伸手把小哲接过去,让萧甜踏踏实实地用餐。

        

“傅先生,咱们两家走得这么近,给小哲和小艾订个娃娃亲怎么样?”

        

萧甜突然问。

        

傅盛年一口水呛在喉咙,差点喷出来。

        

他俊脸憋红了,努力压下想咳嗽的冲动,咽下那口水,抬眼看着萧甜,“你刚刚说什么?”

        

“两个孩子订了亲,咱们两家亲上加亲。”

        

“我家小艾还小。”

        

“我家小哲也不大。”

        

“都还小订什么娃娃亲。”

        

“傅先生,娃娃亲就是要小的时候订的,不然怎么叫娃娃亲呢,你看我家小哲,唇红齿白,越长越像阿战,长大了肯定很英俊。”

        

“……”

        

“阿战你说句话呀。”

        

萧甜用手臂轻轻碰了下唐战的手肘。

        

唐战表情不太自然,“傅先生不想让孩子们订亲,不要勉强。”

        

“他没说不想啊。”

        

“这种事情顺其自然比较好。”

        

傅盛年很同意唐战的这句话,“没错,顺其自然。”

        

他的宝贝女儿还没满一岁,居然已经被人惦记上要订娃娃亲了,他心里有点不爽。

        

没过多久,童知画拽着沈奕进来。

        

“我们先回去了。”

        

简瑶很诧异地看向童知画,“你们不吃了吗?”

        

“不吃了,要回去安排一下回医院上班的事。”

        

他们都知道沈奕不想让童知画做诱饵,尤其这会沈奕的脸色还十分难看,只好由着他们离开。

        

回沈家的路上,沈奕一直看着车窗外面,冰着一张脸。

        

童知画往他旁边靠了靠,挽住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肩膀上。

        

“你不想早点抓住洛九,替我们的孩子讨回公道吗?”

        

“我当然想。”

        

“那就别担心了。”

        

沈奕无话可说,他知道他改变不了傅盛年的决定,更加左右不了童知画。

        

她铁了心要去冒这个险。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调动更多的人手,做好随时支援的准备。

        

当天童知画给医院打了电话,下午亲自过去把假消了,第二天一早她就正式回去上班。

        

连着三天,她开着红色甲壳虫,走的都是同一条路线,她故意绕开容易堵车的路线,选的路线有点偏僻,没出什么事。

        

下班到家,她吃完晚饭,休息片刻就会被叶子带到楼上的房间训练。

        

知道她要应付洛九,叶子把强度加大,接下来的一周开始了魔鬼般的训练。

        

童知画身上疼了好几天,疼痛感慢慢减轻的时候,才算彻底进入状态。

        

两周就这么过去了,她每天独自一人开着车上下班,走着相同的路线,还没引得洛九上钩。

        

但她进出医院的时候隐约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这种感觉让她背后发凉,毛骨悚然。

        

这天早上,沈奕照常送她出门。

        

他帮她整理好衣领,会把她拉进怀里抱一会。

        

童知画上下班穿的短靴里有警方安装的跟踪器,到了医院,她会换工作服,鞋也会换掉,保险起见,工作时穿的鞋已被装好跟踪器,怕的就是她在工作时间被洛九掳走。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医院里的摄像头太多,洛九应该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