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男朋友想吃我)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7月15日12:59:30第章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男朋友想吃我)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在对罗政委首次出战的一系列反物理表现惊异后,专家们经过激烈的讨论很快从这一系列行为里再次发现了华点。

第章巨龙被她的喉咙包裹着(男朋友想吃我)最新章节列表

        

那就是他的盾牌。

        

宫崎教授是最先提出相关观点的。他认为这盾之勇者表现出的身体素质固然刷新三观,但他最为惊艳的表现——脸接火箭炮和六楼蹦极,这靠的并不完全是强悍的身体素质。

        

尤其是那段漂亮的自由落体。

        

宫崎教授暂停了录像画面,镜头里是菲利克斯站在窗边向地面俯瞰的第一视角。宫崎教授指出,那笑面男人落地时在水泥路面上砸出了相当程度的龟裂,但那持盾的男人着陆后地面上却一丝裂痕都没有。

        

这种让牛顿在棺材板里反复仰卧起坐的现象显然只靠身体素质强大是解释不了的,所以宫崎教授认为问题就出在那面盾上。

        

“也许它能以某种方式消除冲击。”宫崎教授说道,“抵挡炮弹也好,高空坠落也好,那面盾牌都是关键。

        

他着陆时用那面盾牌作了缓冲,冲击力量被盾牌蕴含的特殊力量消除了,所以地面上毫发无损。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持盾抵挡炮弹攻击时完全没有受到动能影响。”

        

与会众人一时没说话,似乎都在消化接受这种说法。

        

很快就有人将视线投向了装备部的史进强部长。

        

“史部长......”

        

“我们没有,我不知道,也没听说。”不等他们问出来史部长直接就是否认三连。

        

史进强也很郁闷。他寻思自己就一管装备部的,这帮人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拿这些见鬼的问题来折磨自己啊?

        

你们特么怎么不去问神奇的海螺呢?

        

这种问题继续讨论也不会有结果,除非能把那面盾牌拿到手里研究才说不准能研究出个门道。

        

本来之前那蝙蝠侠跟法师似地掏出了一堆花里胡哨的小装备后,史进强装备部的各单位就整天在连轴转,一直在对着视频试图研究那堆花哨武器从现代科学上的可行性。

        

那感觉就好比是有人告诉了你数学压轴题的答案让你逆推过程,也许难度其实根本没降低多少,但还会被上级训斥“开卷考试都找不到答案玩NM呢?”,简直全部门的折磨。

        

这回会议刚开始时他还在寻思,这次出的是个战士不是法爷,人走生物路线强化的要折磨也该去折磨宫崎教授,跟自己总算是没关系了。

        

结果这会儿才发现,某些人表面上是战士背地里其实就是一盾牌架子,关键还是在那面盾上,到头来折磨的还是自己。

        

而且蝙蝠侠那些个科技起码从诸如机动性、推进马力、急冻效果等表现效果着手,要研究也起码算是有个切入点。但这玩意儿怎么看都就是一光溜溜的盾牌,抠破了头不知从何下手。

        

史部长裂开。

        

好在众人没继续在盾牌问题上折磨他太久,而是很快继续到了下一个环节。

        

对感染源的讨论问题。

        

这次事件中的主要感染源无疑应该就是徐文瀚。他在感染影响下精神错乱,自己扮演死而复生的女友袭击了中央医院的李医生,还有其他一些随机的受害者——但据调查发现受害者都是和郭晓芸体态相似的女性。

        

不过这次的感染源没有出现明显的感染扩散情况,最多只是同一栋居民楼里的住户反映说近期感觉到有些阴森恐惧,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负面情绪影响,问题不算太大。

        

最后就是那个突然出现的笑脸男人了。

        

从视频影像信息和菲利克斯的描述来看,这次出现的笑脸男人很可能和上次事件那个叫关晔的感染源相关。亦或是说,幕后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笑脸男的身份信息也很快就被查明了。

        

他的真名是长尾克实,被人栽赃陷害入狱,出狱时已妻离子散,找不到工作长期郁郁寡欢,三个月前因病而死。

        

之前事件里的关晔,这次出现的徐文瀚、长尾克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本应是已经死去的人。

        

“上次我就提出过了这个猜想,这次的事件验证了我的想法。”宫崎教授说道,“那个幕后者,我想他应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可以感染濒死或者甚至是已经死去的人。

        

以死者为原料孕育出的感染者会更容易获得强大的力量,并且这种感染者以及被他们所感染的更多人,被消灭后也有更大概率会留下精神体。这些精神体汇聚起来更是有可能变成未知的怪物,就像上次那样。”

        

“你是说,”李昌成沉默了片刻,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拥有强化感染能力的感染者。他能感染死者,还能使死者变成更加恐怖的感染源。”

        

所有人都意识到,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意味着问题的严重性再次升级了。

        

如果说有什么比疯子更可怕,那就是疯子有想法还有实力。再严重点,那就是疯子有钱有势。

        

不过这么说好像就变成了蝙蝠侠......

        

要是说还有什么比一个疯子有钱有势有想法更可怕,那就是他能传染。

        

会议室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每个人都看起来心事重重。菲利克斯思忖了片刻,才开口出声。

        

“我觉得,”

        

他一开口就将所有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那个人......我是说幕后的那个人,他是个扭曲的疯子。他声称自己是人们所害怕的‘无’的化身,他觉得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内心黑暗,并且他也致力于证明这一点。”

        

宫崎教授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内心有强烈负面情绪的人才更容易被感染,这是感染事件的基本定理。

        

所以就算是死者,也只有生前含有强烈怨恨、懊恼、愤怒、恐惧等情绪的死者才更容易被利用。”

        

“是,这就是我要说的。”菲利克斯清了清嗓子,“我听到那个人说,这次事件里他本来希望的是感染遇难的那个女孩......但他发现做不到。

        

因为女孩死去时没有怨恨,没有愤怒,甚至没有恐惧。”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提高音量继续说了下去。

        

“这就是我想说的......那个幕后的人错了。他想证明所有人都像他一样黑暗,但这次事件却恰恰证明他错了。

        

我想,说不定这也是蝙蝠侠,还有在他身后的那个组织试图告诉我们的东西。我们内心的黑暗是感染传播最佳的温床,在当下这个时期尤其如此。某种程度上说恶魔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那既然如此,只要我们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大概就是激发人们心里好的一面,教会他们正视自己的恐惧,去消除所有人心中的那个‘无’,感染自然就会从源头上被掐断。”

        

他说完,想了想,继续补充。

        

“我觉得这也正是他们在做的,他们试图告诉我们的东西......就像那天夜里出现的信号灯的意义。”

        

这番话不仅说得领导们纷纷沉思,连身为“蝙蝠侠幕后组织”唯一代言人的楚诚也愣了下。

        

原来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居然还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

        

格罗夫集团大厦。

        

菲利克斯身边的长腿女仆带着一个掌上电脑走进了办公室。菲利克斯的叔叔加拉丁·格罗夫坐在办公桌后面,伸手接过了女仆递来的电脑。

        

他解锁屏幕,画面里出现的赫然正是菲利克斯在刚刚结束的实战中拍摄的画面。紧身制服的高大英雄手持盾牌,轻而易举碾压了狂笑的感染者,将其击落六楼后顺势跳落完成了补刀。

        

“新的神秘人物吗?有意思。”加拉丁·格罗夫笑了笑。

        

“没想到少爷加入进组织还有这样的便利呢。”女仆欠了下身,“这些都是特勤九处的绝密影像,若非有他在我们不可能看得到。”

        

加拉丁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地笑了。

        

“这可不是幸运。”

        

女仆歪头不解。

        

“菲利克斯以为他是凭自己的意愿向家族争取到了进入九处的权利。但事实是,这是家族从一开始就给他安排好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