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睿车上日纪小佳&两个手指捏着一直转的玩具

2022年7月15日12:08:10刘睿车上日纪小佳&两个手指捏着一直转的玩具已关闭评论

        

琴丝在拖延、在等待。

刘睿车上日纪小佳&两个手指捏着一直转的玩具

        

她叙说着曾经的事情,在等待着都子俊进一步的行动。

        

水轻梦想到这里,不由质问道,“琴丝,你不知道先发制人的道理吗?你不想救萧楚了?你同情都子俊我不反对,但你有什么理由让方腊这些人的命运、任由都子俊摆布?”

        

真正向往自由、追随自主的人,自然不会摆布别人的命运。

        

她不懂琴丝为何一定要等都子俊的发动。

        

琴丝默然片刻才道,“我一直在解释理由,我想沉约会懂的。”

        

水轻梦才待反驳,沉约突然道,“我隐约懂得,但需要你……说的更多。”

        

琴丝喃喃道,“极限程序虽然无法推知你的行为,可你却像可以推知一切极限。”

        

轻吁一口气,琴丝轻声道,“水轻梦,你恐怕想不到,极限程序能够推知你加入的结果!”

        

沉约微凛。

        

不用琴丝多说,他知道水轻梦加入的结果似乎是――水轻梦消失不见了。

        

水轻梦倒是坦然道,“看来沉约比我要高明太多?”

        

极限程序无法推知沉约加入的结果,却能算出水轻梦加入的结局,在聪明人眼中,原因自然明显――沉约更加深不可测。

        

水轻梦说出结论的时候,居然是很开心的表情。

        

琴丝略有奇怪道,“你为什么这么开心?”

        

水轻梦笑道:“虽说为道日损,可事实却是,损方能增,损是为了更有效的增。我修行多年,常觉寂寞。”

        

说到这里,她感受到空无边处笼外同门的担忧,暗想柳无眉她们虽是同门,可对她却没什么帮助。

        

魏若愚呢,早在多年前,她就发现师尊的能力有了局限,可她不忍说出。

        

尊重不仅是因为对方的能力,还因为自己的德行。

        

高处不止不胜寒,也少了一起向更高处攀登的同伴。

        

“有沉约一同探讨宇宙玄奥,人生幸事。”

        

水轻梦说的自然而然。

        

无嫉妒,只有为同行证道的欢欣,期冀自己也能领悟。

        

琴丝默然片刻,终于道:“你不想知道你在这场变数中的结果是什么?”

        

水轻梦摇头道,“不想,也不必!”

        

琴丝反倒诧异,“为什么?你害怕?”

        

她是从常理推断。

        

当一个人有机会知道自身命运的结局,会选择知晓吗?

        

听起来是个根本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很多人自然想早知道结局,但结局如果是好的、提早知道结局会提前预知快乐,这倒没有问题,可如果知道结局是悲惨的呢?那不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不想知道自身结局的人,更因为想的远、想的透彻。

        

水轻梦给了琴丝一个意外的答桉,“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能承受我所为引发的一切结果。”

        

她回答的时候,平静、自若且坚定。

        

沉约都不由赞道,“心如霁月明,意似金刚行。这般知行……”

        

他说到这里,内心剧烈的跳动下,蓦地住口不言。

        

“怎么了?”水轻梦、琴丝先后问道。

        

沉约脸色极为奇特。

        

半晌,他才回应道,“如果水轻梦不反对的话,我很想听听极限程序对水轻梦的加入,有了什么结论。”

        

水轻梦暗自奇怪。

        

她从沉约心如霁月明两句明白了沉约的心意。

        

真正证道之人,心意是相若的,因为彼此知道对光明的向往、前行意志的坚定。

        

沉约赞她水轻梦坚定明行的时候,她何尝不佩服沉约一如既往的正行?

        

那沉约不安什么?

        

沉约脑海中闪过暖玉的画面――他和暖玉联手救将军的情形。

        

那是曾经过往的一件事情!

        

当初他在东瀛、和暖玉联手救将军时,他看到暖玉念大明咒帮助将军恢复清醒时,脑海中就闪过心如霁月明这句话。

        

那是他对暖玉的评价。

        

这个评价放在水轻梦身上,并无不可,可是,他在评价水轻梦的时候,脑海中为何会闪过暖玉的身影?

        

难道说?

        

沉约脑海中光电连闪,倏然勾勒出一个事件循环,极为讶异。他实在震惊于自己所想,这才请琴丝讲明水轻梦的结局。

        

琴丝沉默片刻才道,“根据极限程序的推论,都子俊计划的成功机率有七成。”

        

沉约暗想,这个几率绝对不低,或许这也是天柱山众人赞同都子俊的原因。

        

这些末世人经历了太多挫折、失败,哪怕重新来过,仍旧没有太多的希望。如今都子俊的计划居然有七成希望,那就怪不得他们会放手一搏。

        

“而在你水轻梦加入后,计划成功率是在九成!”琴丝又道。

        

水轻梦极为诧异,“我的加入,会让你们的计划更有希望成功?”她着实没想到这点。

        

沉约沉吟道,“就因为这样,你们才始终未尽全力的对付水轻梦?你们所为、只是让她莫要干扰你们的行动?”

        

琴丝轻吁道,“你说中了。”

        

水轻梦突然道,“那都子俊的计划究竟是什么?”她虽然从沉约那面得到大量信息,可到现在仍不太明确都子俊的目的。

        

琴丝反倒有些奇怪,“你猜不到?”随即低声道,“那你如何会增加计划成功的几率?”

        

水轻梦沉思道,“我只想到大概。你们眼下要刺探黄帝他们遗留的秘密,通过这个秘密改进超体变异。”顿了下,水轻梦补充道,“要做到这点,你们必须到达八百年前,破除汉末的空间锁,你们需要利用众妙之门。”

        

琴丝缓声道,“众妙之门始终都在……”

        

沉约忽然道,“一直以来,你们只能利用纹镜、通过众妙之门,观察到汉末那段历史,却不足以让你们获取更多的秘密。你们缺了一把密钥。”

        

微有心季,沉约缓缓道,“你们一直在制造这个密钥。”

        

“密钥是什么?”水轻梦不解道。

        

沉约肯定道,“密钥就是夜浮生!”

        

琴丝轻吁一口气,不知道是释然还是怅然。

        

沉约随即道,“都子俊大费周章,制造宫中的所有的戏份,都是为了……这个密钥。”

        

终于睁开眼睛,看着崔奴儿的杀气笼罩、方腊的凛然以待,沉约再向水轻梦传递思想道,“在我想来,都子俊做出前生今世的这出戏,用意就是……激活密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