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尖揉捏h&直顶花心

2022年7月15日07:56:26乳尖揉捏h&直顶花心已关闭评论

        

到了晚些时候,维安一左一右两张床的病友都返回了,这两人一个是泌尿系统出了问题,另一个是尿结石。

乳尖揉捏h&直顶花心

        

看来住进这里的人大多是这方面有了病症,维安听这两位室友说起原本自己这张床上的宋大爷的死因,据说是膀胱癌。

        

反正不管怎么说,自从住进这家医院后,维安就一直感觉胯下有些冰凉,这应该是属于一个正常男人本能的畏惧吧,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夜晚降临很快,医院食堂有人推了一个小推车,里面在卖营养盒饭,一间间病房的走动询问病人是否要买。

        

在怪谈里参与者是感觉不到饿的,当然维安也可以按时吃东西,即使到时间不进食,也不会出任何问题。

        

前提是参与者知道这是怪谈,像那种不知不觉中陷入“日常系怪谈”的参与者就不会有这种认识了,他们只会认为这是正常的世界,所以同样会按时吃饭睡觉。

        

两名病友都各自买了一盒营养盒饭,维安说自己胃口不好,没有买。

        

他总感觉这所谓的营养饭应该被叫做阴阳饭,吃下去怕会有什么不妥。

        

期间维安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手机已经停止运行,且不知什么时候关的机。

        

与同病房的这两名病友吹了一会儿牛,护士过来让家属离开病房,准备关灯休息。

        

这间病房只有包括维安在内的三个病人,并没有家属在场,所以病房门一关,三人分别去了趟靠近门口的一间逼仄的卫生间,回来后都不再说话。 

        

靠近门口最近的病友去把灯给关了,很快就有人响起了沉重的呼吸声,应该是睡着了。

        

维安一直保持着警觉,并没有睡,虽然此刻四周太过于安静,实在很适合睡觉。

        

他猜想那回来讨要阳气的宋大爷应该在周围环境安静下来后,很快会出现。

        

哪知这一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维安是在装睡的,隔壁两个病友早就睡熟了,其中一人还模模糊糊不时说着梦话,看不到现在时间到底是几点,维安只是觉得应该很晚了,怕是凌晨两三点都有可能。

        

但他还是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不过不管怎样,演戏得演全套,他依旧闭着眼睛直至又过去了好一会儿,意识不知不觉地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陡然间,维安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他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眯了一会儿,时间应该不长,但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毫无防备,顿时脊背渗出了一层冷汗。

        

眼睛睁开的瞬间,维安连呼吸都快停止,因为就在自己的眼前距离不足一个拳头的位置,一张陌生苍老的面孔凑在那里,似乎正在盯着自己。

        

这人应该就是在他眯睡着的那段时间出现的,悄无声息,这个面容维安从来没有见过,应该就是那白天才死去的宋大爷。

        

不过虽然维安眼睛睁开,但对方依旧没有发觉,仍是凑得很近,那双眼睛看似好像在盯着维安,其实眼瞳的表面蒙上了一层白膜,就好像患了白内障的感觉。

        

这老人应该什么都看不见,他是通过其他方式在确定床上躺着的人。

        

维安没有移动,也没有出声,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对方。

        

片刻后,老人缓缓直起了身体,可以发现他的身体很瘦弱,个子也不高,一头稀疏白发,穿着病服,对着病房最里面那张床上躺着人走了过去。

        

随即老人做出相同的动作,弯腰仿佛在察看那熟睡的病友。

        

维安认认真真的瞧着,此时外面天色仍旧一片漆黑,应该是到了凌晨四点左右,不过依旧有些许月光透进病房里,使得他能够看清楚老人的动作。

        

不知道老人为什么没有对自己讨要那口阳气,反而跑到隔壁病床去了。

        

维安推测可能是因为老人的眼睛有问题,他看不清楚或是彻底看不见自己的位置,只能通过近距离感知的方式确定目标。

        

不多时,诡异的一幕发生。

        

就见老人再次将他的脸靠近那熟睡的病友,连鼻尖都几乎快要碰到对方,随即他的嘴张开,越张越大,已经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幅度。

        

即便如此,这张嘴的嘴角却没有撕裂,看上去异常恐怖。

        

下一秒,就见那熟睡的病友嘴巴缓缓跟着张开,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撬动。

        

“宋大爷在吸阳气。”

        

这一幕让维安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电影中黑山老妖吸阳气的一幕,只不过宋大爷吸的并不是所有人的阳气,而应该是他自己在临死前最后的那口阳气。

        

不过按照接龙规则中说,那口阳气在自己这里,这大爷怎么会跑到其他人那里吸取去了,不是问自己要吗?

        

没想明白,就见一道浅白色的气息从那病友张开的嘴中缓缓飘出,一丝不落的被宋大爷吸入进去。

        

随即那病友身体一软,没了动静。

        

维安一惊,感觉这人应该是凉了,这情节和那黑山老妖吸取路人的阳气后,反应一模一样。

        

再一看宋大爷,直起身子转过身又对着自己走来。

        

不用多想,刚才没吸到自己的阳气,现在应该是要再试一次。

        

而至于维安左侧那张病床上的病友,应该是在他眯睡的那一会儿已经被吸了,现在比刚才那位病友还要凉。

        

“这个规则不对啊!”

        

维安心里嘀咕,暗道如果被吸了这口阳气的人会立刻嗝屁,那自己为什么还要让宋大爷吸?这不找死吗?

        

在宋大爷那僵硬的身体挪到维安的病床之前,维安闭着眼睛,装着在睡梦中翻了个身。

        

同时看了一眼左面这张病床上的病友,发现对方全身瘫软,躺在床上,那姿势果然不是睡着的样子。

        

确定已经凉了。

        

此时维安能感觉到宋大爷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但一直没有其他动作,应该是自己忽然翻身,将原本还自信满满的大爷给整不会了。

        

身后传来一片凉意,也不知道大爷还要不要吸自己的阳气,对方一直站在身后,不知道在干什么。

        

不多时,脚步移动的轻微声音响起,宋大爷还是移动了,绕过了床尾,再次往维安的正面走了过来。

        

维安此时一边回忆这个接龙游戏的规则,一边认真分析,按理说宋大爷只是回来讨要他自己的一口阳气,可人都死了,要阳气来干什么?

        

难道说这大爷想要还阳?!

        

刚才那两病友都吃了营养饭,只有自己没吃,现在想来,会不会这营养饭还真的就是阴阳饭,吃了的人会吸引宋大爷的注意,给对方提供这口阳气,所以宋大爷才会在出现后优先选择吸那两人。

        

如此一来,这就不是讨要最后一口阳气那么简单了,这恐怕是要吸走在场所有活人的最后一口阳气,让宋大爷他自己能够还阳续命。

        

想到这里的时候,维安眯着眼睛,就见宋大爷缓缓走到了自己面前,嘴巴微微张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死气蔓延而来。

        

“他身上现在竟然有死气了!”维安惊讶。

        

他记得刚才的宋大爷看起来除了像一具尸体以外,并没有这么浓郁的死气环绕,身上只是带了一缕残魂,且吸了一口第一个病友的阳气。

        

后来宋大爷又吸走了第二个病友的那口阳气后,现在整个人变得与刚才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