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在学校把我处破了&月月与健健最原始全文

2022年7月15日06:47:27男闺蜜在学校把我处破了&月月与健健最原始全文已关闭评论

     

小萝莉说走就走,第二天带了小尾巴们驾着飞行器留开了留音湖,直奔东北方向。

男闺蜜在学校把我处破了&月月与健健最原始全文

        

雨季之前是小雨季,三五天下场雨,并不影响行程。

        

一行人边走边采集灵植灵果,也捕捉一些低阶的鱼虾蚌蟹和不入品的野鸡野鸭等各种小野兽。

        

也因如此,让暗中保驾护航的十二阶音龟十分不解,完全搞不懂人族小道友怎么与大陆上的人族作风不一样。

        

小萝莉一行人且行且停,一个月后已经距离留音湖一千多万里,当长达近一个半月的小雨季结束,已经相距留音湖二千多万里。

        

乐小同学选择在一个纵横几百公里的小湖泊旁暂停,有湖有河,方便处理妖兽,也能顺便收集水。

        

暗中保护人族小道友一行人的十二阶音龟,也得以潜入了小湖中栖息。

        

雨季不宜外出采集,帅哥和兽兽们、四火兄妹着手处理小妖兽和八脚金星蛛,主要的工作还是处理八脚金星蛛和变异金蝉。

        

猎杀到的章鱼数量庞大,仅雨季才有时间收拾,依那样的速度得好几年才能全部分割完。

        

宣少主和燕少也开启了实战训练,每天都要被章鱼虐一次。 

        

被虐到怀疑人生的燕少,战后以解剖章鱼来报仇,宣少报复的心情也不遑多让,每天变着法样做章鱼灵膳大餐。

        

当然,并不是顿顿吃章鱼,做好了可以存起来,留着以后在旅行的路上吃。

        

宣少每天都要做灵膳,就算是雨季,也难以阻挡香气扩散的脚步。

        

一支队伍在几百里之外闻到了人类才擅长烹调的食物香气,搜寻着香气的方位不断变换路线。

        

在雨季结束前半个月,一个大雨过后小雨淅淅沥沥的半上午时分,经历了艰难跋涉的一支八人队伍抵达了湖泊北面的山峰后。

        

离得近了,人间烟火味也浓郁至极。

        

跋山涉水而至的男女,几乎喜极而泣。

        

“一定是人族,只有人族才会做灵膳。”

        

“敢在妖兽横行的地方做灵膳,必定是高阶真君!”

        

“我们有救了!”

        

狼狈不堪的小队伍看到了希望,用了除尘法术给自己做了清洗,然后才驾着灵舟飞至高空。

        

不论是哪个种族,都讨厌别的生物从自己脑袋上方飞行,是以,各族修士经过其他族的领地,要么就在云层上方飞,要么就低空绕飞。

        

之前,小队伍不敢在丛林河流上方飞,只敢低空飞行。

        

因为附近没有发现高阶妖兽,小队伍才敢让灵舟飞去半空。

        

从空中翻越山峰,山的另一面是湖泊和小平原。

        

湖泊三面环山,仅南面是平原,山峰另一面的湖泊是整个湖最宽的区域,东西横向约有一百余里,南北纵向二百余里。

        

在湖的西端,临近一条河流不远,地势较高的河岸一角被清理出了一片方圆五六里宽的场地,撑起了一个宽约半里的结界。

        

金色光的结界内放着一栋如意屋,临河较近的地方铺了木头镶拼起来的木板,有人在处理妖兽肉。

        

如意屋坐北向南,其东边的前方不远放了厨灶、长案,有人在忙着做饭,结界上方弥漫着灵气雾。

        

湿湿沥沥的雨打在结界表面,沿着光屏流淌,最后在光屏底部开挖的沟渠中汇聚成流,再沿着人工开挖的渠道入河。

        

雨季时节每个湖泊或河流水量暴涨,水位上升会淹没很宽的岸滩,雨季后有些地方就成了涂滩。

        

但岸上有人族停留的湖泊的水位没有上升,湖水还是凉季时的深度,泥沙滩一览无余。

        

湖水水位没有上升,说明结界内的人族手中有能装水的吞湖贝一类的盛水法宝。

        

灵舟内的小队伍看到金色结界内忙碌的人,瞬间涌上了他乡遇故知的狂喜,灵舟的主人驾着灵舟斜着飞向金色结界。

        

阵法结界内,四火兄妹和鹰隼狰豹兽、两人族青年按班就部的处理海蛛,做灵膳,分工明确,条理分明。

        

他们没关注外面,但是,当人族抵达湖泊北面山峰背后时,湖里的琉璃音龟给他们神识传音,告诉他们有支人族的小队来了。

        

小仙子/小萝莉前几天说过,万里之内有另一支人族的队伍,如果哪天她外出收集水不在结界,有人来了也不要慌。

        

当知晓有人族的队伍靠近,他们便知来的应该就是小仙子/小萝莉说得那支修士队伍。

        

在载着人的灵舟翻越山岭朝着湖泊的方向飞下来,湖里的音龟又一次知会了他们,各人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一边抽空观望。

        

冒着雨飞行的灵舟,速度很快,转眼就到了结界的东北方上空。

        

四火兄妹和两人形兽隔着很远就看清了灵舟内的情况,某支队伍的灵舟是篷船式,青色的船身青色的篷,隔离雨水的保护罩是白色的光屏。

        

保护罩是白色光屏的灵舟,主要侧重于飞行,防御性极低,一般用于安全区域的短距离运输。

        

某只队伍在海妖出没的海岛用没什么防御功能的灵舟,要么就是身边有厉害的护道人,要么就是傻。

        

如果还有第三种情况,必然是他们已经没了什么高防御的灵舟,不得不用低防御的飞舟。

        

飞行灵舟的船头聚着两女六男,虽是一个团队,但从微许迹像看出他们分为了三个阵营。

        

其中一位中年的青袍男修与一个穿红色法袍的青年女修是一伙人,另有长相俊秀的两个白袍男修和一个同穿白色法袍裙的女修是同一阵营,另三人年龄略大,都是中年男士。

        

小队伍有四位元婴,红衣女修与她的同伴都是元婴,另两阵营各一个元婴,总体来论实力很弱,让人不明白他们是凭什么自信在海域乱晃,凭长相吗?

        

四火兄妹和鹰声白音的态度一致——知道来的队伍里有什么人就直接无视。

        

宣少燕少修为低,又有雨线遮掩视线,直到飞行灵舟到了他们的结界外才看飞来的灵舟有多少人。

        

修行界俊男美女多,灵舟上的男女长相都不差,目测男士都是二米以上,两女修身高应该超过一米九。

        

大致目测了灵舟上男女的身高,燕少宣少默默地低头干活,云澜界的女性身高跟他们是一个级别,再看下去,他们就得自卑了。

        

斜着飞行的青色灵舟,穿过雨幕,飞至了金色结界的东北方向,在相距数丈远降落。

        

他们以为结界里的人看到人族的飞舟,身为同族,就是出于面上功夫也会问问需不需要帮助,谁知灵舟停了一会儿,竟没人理睬他们。

        

结界内的人冷漠至极,灵舟内的男女面面相覤。

        

连绵的雨打在灵舟撑起的光罩上,声音不算大,但卟卟啪啪的声音着实让人生烦,尤其在最近被妖兽追得如丧家之犬的众人听来更加的心烦意燥。

        

之前奔赴时渴望遇到同族,这当儿,当找到了看似是同族的人族,却没有谁愿意当出头鸟。

        

在满是妖兽的地方扎营,周边还没有高阶妖兽敢靠近,谁都知道这样的修士不简单。

        

这种时刻,出头的人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万一惹恼了对方被对方直接杀了伤了,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若是没惹恼对方,却也没能让己方如愿,有可能遭同行之人的责怨。

        

明知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自然都不肯往身上揽。

        

都不想给自己揽责任,不愿意出头,只希望等金色结界内的人主动关注到自己,然后自己才打蛇随棒上的请求庇护。

        

长久的沉默中,散修中的芮旸真君,望向了嵯峨山弟子的言臻,低声商量:“言道友,如今该如何是好?那边结界里的人会不会并非人族?”

        

言臻原本也是元婴真君,半个月前为救同门身受重伤,根基受损,修为也跌了一境,跌至了金丹境。

        

他们最近都在艰难逃生,言臻没能得到好生休养,修为还在下跌的迹像,十分虚弱,被师妹雨潇潇扶着才能立稳。

        

“高阶真君最不喜欢被打扰,再说,我们就这样接近人家的结界是很失礼的行为,主人没直接驱赶我们已经很好了。

        

对方竟然没有驱赶我们的意思,不如暂时在稍远点的地方停歇,借着余荫庇护也能休养一番,若有变故也能应对得来。

        

芮道友与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言臻身心俱疲,如今前景未明,也只能咬牙硬撑,被芮真君拉出来商量,也没法推脱,说了自己的看法。

        

“言道友芮真君所言极是,我无异议。”以芮旸真君马首是瞻的两人,第一个响应。

        

原本共有五支散修队伍,他们一支有三十多成员,最终就余下他俩和芮真君,也因芮真君护着他们,他们才得以活下来。

        

俩人对嵯峨山弟子言真君也是真心敬服,言真君贵在人品,他对临时搭伙的同伴也尽职尽责,极为维护,危难之际,他也会尽力救护同伴,不会为了自己的安危拉队友当护盾。

        

“言师兄言之有理,路师兄,你说呢?”雨潇潇扶着言师兄,问另一位师兄。

        

“我也无异议。”路烎也附合同门师弟的决策。

        

雨潇潇没问阚氏主仆的意思,驾驶着灵舟往一边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