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佛珠一颗颗塞进体内&给我挤出一颗樱桃来

2022年7月15日06:29:11把佛珠一颗颗塞进体内&给我挤出一颗樱桃来已关闭评论

      

整个金耀帝国,敢用这种语气和混沌境说话的,只有一人。

把佛珠一颗颗塞进体内&给我挤出一颗樱桃来

        

同为混沌境的超级强者,帝国的统治者,金耀皇帝拜勒川*拿度!

        

这个男人,拥有整个帝国最高的地位、最强的修为,以及最耀眼的金发。

        

说他是整条街,不对,是整个帝国最“亮”的仔,也是绝对实至名归。

        

“拜勒川,少在那给老子扣帽子!”

        

黑化肥眯起眼睛,冷笑着道,“没看见是你这宝贝儿子先以大欺小,仗着魂相境修为对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出手么?既然你这当爹的教不好,那就只好由老子来代为管教了。”

        

“区区一个邪修,也配教训我黄金一族的传人?”

        

拜勒川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冷冰冰地说道,“以我儿的无上天资,等到这一次进入混沌之门后,到底谁教训谁,还真不一定呢。”

        

“哦?你儿子这么厉害?”

        

黑化肥仿佛听见了世上最滑稽的笑话一般,肥硕的身躯前仰后合,颤抖个不停,“那还要你这当爹的来出头做什么?”

        

“逞口舌之快又有什么意义?”

        

拜勒川似乎并没有心情与他做口舌之争,而是干脆利落道,“咱们手底下见真章,换地方罢!”

        

“这里是你的帝都,动起手来遭殃的也都是你的子民。”

        

黑化肥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要打就在这儿打,老子凭什么要换地方?”

        

“若是不能在你我动手的余波中生存下来,这样的废物活着又有什么用处?死就死好了。”

        

不料面对黑化肥的威胁,拜勒川竟是丝毫不为所动,反而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珠玛,意味深长道,“倒是你悄悄潜入我金耀帝国图谋不轨,却为了这小丫头暴露了行踪,足见她在你心中极为重要,若是被你我的战斗波及,不慎殒命于此,但愿你莫要太过伤心才好。”

        

“从前听闻拜勒川*拿度是整个黄金一族历史上最冷血、最无情的皇帝。”

        

黑化肥面色一沉,好半晌才缓缓吐出一句,“如今看来,还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这些普通百姓上辈子也不知造了多少孽,才能投胎到你的治下。”

        

“少在那里假惺惺了,修为到了你我这样的境界,和普通人早已是天地之别,根本算不得同一个种族。”

        

拜勒川面不改色,淡淡地答道,“你有见过大象行走间踩死了一只蝼蚁,会停下来悲伤忏悔的么?”

        

“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没几个朋友吧?”黑化肥凝视着他冷漠的双瞳,“真是可怜的紧。”

        

“区区一个隐居山林的野人,没资格对寡人说三道四。”

        

拜勒川话锋一转,眸中满是嘲讽之色,“倒是你从前一直独来独往,如今竟然会为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孤身犯险,莫非是想要老牛吃嫩草么?那还真是癞蛤蟆睡青蛙,长得丑玩得花。”

        

“放你娘的狗屁!”黑化肥闻言勃然大怒,破口骂道。

        

“咦?老黑,原来你之所以跟来,是馋我的身子么?”

        

更让他胸闷的是,珠玛在听了拜勒川的话之后,竟然花容失色,本能地后退两步,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那可不行,咱们不合适,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良心的臭丫头!”

        

好半晌,黑化肥才哭笑不得地骂了一句,“老子才不管你死活哩!”

        

话虽如此,他还是脚下一晃,瞬间消失得不知所踪。

        

同样不见了身影的,还有金耀皇帝拜勒川,两人离开得这样突兀,这样干脆,就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显然,这两位混沌境最终还是决心换个地方一决雌雄。

        

居然撇下姑奶奶自己跑了!

        

死大粪,臭大粪!

        

即便这一路上对黑化肥爱答不理,可在对方当真离开的一瞬间,珠玛却还是莫名生出些许惊慌与不舍,心中暗自抱怨个不停。

        

“如果你还有别的靠山,不妨趁早搬出来。”

        

眼见黑化肥被拜勒川引走,腓特烈微微松了口气,很快便再次转头看向珠玛,眸中闪烁着凌厉寒光,一字一句道,“等到死在我手上,可就来不及了。”

        

“笑话!”

        

珠玛冷笑一声道,“对付你还需要靠山?”

        

话音未落,她体内陡然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黑色煞气,朝着四面疯狂扩散,很快就将整片街区完全笼罩在内。

        

毒龙母子、小花、小谢、小吴……

        

一头又一头毒物在她面前凭空浮现,体型各异,形貌狰狞,犹如来自天外的怪物军团,每一头体内无不释放出凌厉杀意,端的是可谓可怖,令人望之胆寒。

        

“啊!!!”

        

“怪物,好多怪物!”

        

“妖女,她是个妖女!”

        

“腓特烈殿下救命!”

        

“杀了她,殿下,杀了这妖女!”

        

就在毒物军团登场的一刹那,四周的百姓无不吓得魂飞魄散,心胆俱寒,惊呼声与哀求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或许是小花小吴这些毒物的外貌太过可怕,民众们的态度竟然大多站在了漠视生命的腓特烈一边,反倒是对于仗义出手救下小女孩的珠玛表现出了极大的敌意和排斥。

        

“杀了她!杀了她!”

        

身后传来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嗓音。

        

珠玛闻声回头,却惊愕地发现,说话之人,竟然正是那个被自己从金狮军手中救下的女童。

        

此时的女童正一脸惊恐地凝视着自己,脸上充满了惧怕与厌恶。

        

短短一瞬,她那如同看待怪物一般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珠玛的心。

        

她默默地回过头来,再也不看女童一眼,而是瞪视着腓特烈,眸中燃烧着熊熊火焰,仿佛要把心中的郁闷和不爽化作利箭,将这个英武不凡的金发男子狠狠刺穿。

        

“妖女,这就是你的倚仗么?”

        

面对气势汹汹的怪物大军,腓特烈一脸平静,神识微微一扫,随即冷笑着道,“数量虽多,却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不值一提!”

        

每说一个字,他便向前迈出一步,身上的金色光芒越来越亮,竟然比先前愈发耀眼,愈发璀璨。

        

眼见他如此嚣张,众毒物如何能忍,纷纷使出绝技,各种毒烟、毒刺、毒丝、毒液仿佛不要钱似地倾泻而出,暴雨梨花般射向这位大皇子殿下。

        

奈何它们的招数看似花里胡哨,结果却与先前的狼蛛和文太并没有什么差别,依旧无法突破腓特烈周身的金色光芒,根本就没能给他带来丝毫伤害。

        

反倒是腓特烈一边前进,一边挥拳,每一次出手,便有一头毒物惨叫着倒地不起,当真是一拳一个小朋友,根本没有一合之敌。

        

短短十数息,他便一路过关斩将,轻而易举地突破至距离珠玛不足一丈位置。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少女纤柔的身躯被一拳轰飞,狠狠撞在不远处的房屋之上,直接将外墙砸得轰然倒塌。

        

“不错!”

        

腓特烈对着自己的拳头凝视片刻,随即抬头看向倒在地上的珠玛,脸上流露出赞许之色,“小小年纪便将煞气铠甲修炼得如此凝实,倒也不易。”

        

“花、花拳绣腿!”

        

珠玛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裹在身上的外衫早已支离破碎,露出里面的彩色贴身劲装,以及那前凸后翘,无比火辣的傲人身材,娇艳动人的脸蛋惨白一片,眼神之中却充满了倔强和不屈,带血的樱唇微微勾起,“一、一点都不疼。”

        

话音未落,她便“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娇躯微微一晃,险些站立不稳。

        

“希望待会你还能这么精神。”腓特烈步步紧逼,再次抬起右臂。

        

“皇兄。”

        

凝视着这个身材火辣,貌比花娇的绝色少女,已经缓过神来的兰德尔突然开口道,“能不能把她交给小弟来处置?”

        

“兰德尔,你身为拿度家族的一员,身份何等尊贵?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何必要自甘堕落?”

        

腓特烈愣了一愣,脸上很快流露出恍然之色,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若是与邪修有染,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皇兄误会了。”

        

兰德尔表情一尬,很快又恢复过来,眼珠一转,振振有词道,“小弟只是觉得此女并不简单,很可能会牵扯到一场针对咱们金耀帝国的阴谋,所以想将她带回去严加审讯罢了。”

        

“好罢!”

        

腓特烈对着他的眼睛凝视良久,终于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随你!”

        

“多谢皇兄!”

        

得到了腓特烈的许可,兰德尔心头狂喜,脸上却依旧平静如水。

        

一想到很快就可以将这个沉鱼落雁,却又桀骜不驯的小魔女带回去为所欲为,慢慢调教,他只觉血行加速,心跳都在不知不觉中快了几分。

        

腓特烈脚下一动,瞬间出现在珠玛跟前,出手如电,果断抓向少女光洁的粉颈。

        

“噗!”

        

然而,不等他这一招得手,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脆响。

        

腓特烈神情一变,骤然回头看去,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了一惊。

        

只见一只手掌从兰德尔的胸前钻了出来,将他的身体从后到前捅了个对穿。

        

掌心抓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